岩画日历揭秘亚利桑那千年神秘古钟

, Image copyright U.S. Forest Service Coconino National Forest

一整天都多云蔽日,但卓尔(Kenneth Zoll)并不担心。

岩画石板是近一千年前的雕刻艺术,研究员卓尔站在前面,指出蛇、狗和鹿的图案,特别提到几组同心圆。参观团多达百人,他让大家注意他头顶上方,两块石板卡在裂缝中间。

卓尔手臂一挥,说道:"就是这个,这就是计时的方法。"

几分钟后,云层像听从指令一样渐渐散开。13:40时,犹如万分精确的瑞士表,一缕阳光照向岩石,在石板上投下两道阴影。在接下来的六分钟里,投影纹丝不动,刚好覆盖三个圆环。

亚利桑那佛得谷(Verde Valley)正式入春。

这一天,也就是3月20日,从墨西哥的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到马耳他的姆那拉(Mnajdra)巨石神庙,世界各地的考古遗址都出现相似的现象。在春分这天,古代遗迹都与太阳连成一道直线。不论人们注意与否,这些遗迹默默记录着季节的更替。

Image copyright Larry Bleiberg
Image caption 在亚利桑那的科科尼诺国家森林,岩画雕刻记录着时间流逝。

科科尼诺国家森林位于亚利桑那的圣多娜(Sedona)附近,刚刚拨云见日,人们都很兴奋。当地的摄影师里德(Susie Reed)认为,目睹岩画报春的意义非凡,经历了太阳直射赤道的一天。她说,"我们出来观看,感到活力四射。"

千百年来都无人问津,直到十几年前才有人注意到。

2005年,57岁的国家森林佛栏佛(V Bar V)农场遗址的志愿者卓尔发现,阳光有规律的投射在公园巨大的岩画上,映照出数以千计的雕刻图案。

卓尔觉得奇怪,这是不是远古的日历?

他把这一发现告诉林务局考古专家,但并没有得到印象深刻的反馈。考古或风俗天文学研究古人如何观测时间,以及如何认识宇宙,这门学科从来都不受重视。各地的考古遗址与太阳、月亮或恒星成一直线是否纯属巧合,这还难以考证。过去,考古爱好者并未对此投入,认为史前遗址可能来自外星。

Image copyright Larry Bleiberg
Image caption 在佛栏佛农场遗址里,卓尔仔细记录岩画上的光与影。

然而十几年前,有学者认为,原始部落实际在频繁地监测天象,他们所在的天文遗址也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比如新墨西哥洲的查科文化国家历史公园(Chaco Cultur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和英国的巨石阵(Stonehenge)。

与著名的象形艺术相比,佛栏佛的岩画并不高大宏伟,卓尔认为有其原因所在。林务局科学负责人让他观测一年后再来汇报考察成果。

曾经担任计算机系统经理的卓尔毫无畏惧地投入到了观测和记录工作。他说,"我从20世纪的高科技走到了11世纪的高科技。"

卓尔对他的发现感到震惊。

Image copyright U.S. Forest Service Coconino National Forest
Image caption 卓尔认为,西纳瓜人(Sunagua)发明了岩画日历,来记录宗教仪式和农作物的生长季节。

每个月,太阳与岩画交相呼应,岩石仿佛在与日光对话。今年的夏至是6月21日,太阳的投影映射在六个图案上。六个月后,在一年中日照最短的一天,太阳直射两块石板间的槽口。

卓尔说,可能是农耕为所谓的象形日历提供了灵感。据研究人员称,从7世纪到15世纪,西纳瓜人在此生活耕作,播种下了玉米、棉花、南瓜和豆类。霍比人是西纳瓜人的后代,现在住在150英里外的地方。

卓尔从霍比人那里得知,石板用于记录宗教庆典和重要的农时。4月21日开始春播,在这一天,投影落在类似玉米茎的图案上。7月8日这一天发现了一个最激动人心的现象,霍比人结束了为期16天的祈祷和冥想,当天的投影恰好照在形似舞动的图案上。

亚利桑那考古协会的工作人员纽斯(Scott Newth)负责跨区域观测岩画日历,他说,"这是众神的时钟,让你知道何时举行宗教仪式。"

Image copyright U.S. Forest Service Coconino National Forest
Image caption 佛栏佛农场遗址发现了千余个岩画雕刻图案,人们认为这是远古的日历。

65岁的洛玛奎瓦雅(Floyd Lomakuyvaya)是霍比人的族长,他说某些雕刻图案是部落熟知的符号。"祖先留下这些岩画,我感到很骄傲。每个月我们都有不同的活动,做不同的事。这是我们的日历。为我们指引方向。"

今年春分,霍比人全体出动,来到岩画遗址。他们带来一个青年团学习文化遗产,参与庆祝活动,包括泥烤龙舌兰。这一大小可观的沙漠植物是霍比人的主食,是全年的能量补给。

卓尔说,他详细记录了十几个遗址的情况,都在亚利桑那中部佛得谷地区,也都可能当作日历使用,他还考察了凤凰城周围的30多个遗址。大部分是岩画,有同心圆,在一年中的特定时间与投影对齐。"我们总觉得奇怪,为什么刚好落在同一个图案上。"

卓尔说,外人游历此地,教当地人如何搭建日历,这是可作为研究基础的推理之一。人们发现亚利桑那北部的古墓里安葬的人中,有一位可能是游客,因为他的体型较当地人而言更高大,他佩戴奖章,上面刻着同心圆。

研究人员还发现,附近的几处观测点用作观日,部落成员受命观察日出日落。这是霍比部落引以为荣的使命,流传至今,由水氏(Water Clan)的成员负责。的确,龟是水氏的族徽,刻在佛栏佛岩画的顶上。那天下午过得很快,石板上的投影越来越清晰,然后渐渐褪去。

活动正要开始时,天空转晴,卓尔并不感到惊讶。他刚开始做研究时,一次冬至也出现类似的现象。那天是多云,然后突然出起太阳,正是他要记录投影的时候。几分钟后,云就挡住了。

后来他回忆时,一个霍比人说:"造物主希望你看到那个场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据公园管理员格林称,黑鸡鵟的迁徙方式也是一种计时方法。

公园管理员格林(Terrilyn Green)负责春分和秋分的活动。岩画艺术越来越受到关注,她感到很开心,还说计时的方法很多。

每年三月底,黑鸡鵟从冬季的栖息地飞回到亚利桑那的佛得谷。格林说,"很美妙。就像美丽的报春者。"

那天早晨,像时钟报时一样,黑鸡鵟发出响亮的叫声,她听到了一声春的消息。

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