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算什么 看看印度古老箭术的赌博游戏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迪尔博彩起源于印度梅加拉亚邦,这里的箭术历史悠久。

走过西隆市(印度东北部梅加拉亚邦省会)的"治安集市"(Police Bazar)购物区,我撞见了几十个好像在卖彩票的小报亭。每个报亭前都不惹眼地挂着一个黑板,上面有白粉笔潦草书写的数字。聚在附近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之情。这一下子就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在一间报亭前驻足,年轻的老板娘问我是不是已经选好了今天迪尔博彩的数字。想想自己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还是算了。

"迪尔"(teer)这个词在印地语中的意思是"箭",是一种看运气的游戏,几乎融入了西隆人民的每日生活。迪尔起源于梅加拉亚邦居民数百年来的一种技艺——箭术。参与赌注的观众在1到99中选一个数字,专业弓箭手朝目标物射箭,如果射中箭靶的箭加起来总数的最后两位数跟你选的数字是一样,那你就赌赢了。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卡西山箭术体育学院(西隆原先的马球场)里门庭若市。这里做博彩生意的小报亭更多,茶点小摊生意也很红火。大约50位弓箭手以蹲踞的姿势,成半圆围着一个半米高竹叶制作的圆柱状箭靶,他们嘴里还嚼着槟榔,露出血红的牙齿。

突然,运动员和观众都安静了下来,气氛很紧张。随着裁判高喊数数,所有弓箭手同时开射,每位要射30箭。一阵箭雨掠过我们眼前,绝大多数精准地射中了圆柱。

对梅加拉亚邦的卡西族(Khasi)人,箭术不仅仅是一种运动,也是几百年来的防御方式。卡西这个词来源于梵语,翻译得唯美点就是"云端"。梅加拉亚邦和印度东北很多邦一样比较偏远,大都是乡野,只有西隆是唯一的城市中心。现代生活方式取代了这里许多传统文化,但卡西族们对箭术的日常爱好倒是留存了下来,即使印度其他地方的人们已经把视线转向了板球。

西隆东北山大学文化与创意研究系主任卡马弗朗(Desmond L Kharmawphlang)教授说:"其实射箭在卡西族群中有悠久的历史根源,关于这项运动,有一些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

在卡马弗朗提到的传说中,箭术是神祇送给此地卡西族的礼物。当地人称为"统治女神"的歇南(Ka Shinam)收下后把圣弓箭传给了自己的儿子仙那(U Shynna)和巴蒂顿(U Batiton),兄弟俩把玩着这些武器,慢慢成了神射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卡西族人坚信箭术是神赐予的礼物。

直到今天这种据说十分神圣的技艺依然长存于梅加拉亚邦,并会在卡西族男孩幼年时候灌输给他们。卡马弗朗解释道,男孩出生时会有一个命名仪式,称之为卡杰卡托(ka jer ka thoh),其中一环就是在孩子面前摆一张弓和三支箭,表明他作为战士和守护者的身份。第一支箭代表他的土地,第二支代表他的部落,第三支代表自己。在他去世时,那张从他出生起就郑重存在家中的弓,就会摆在他的遗体旁,而三支箭则射向天空,以陪伴他的灵魂到达天堂。

在此地,弓箭的近代史可以追溯到部落酋长对英国侵略者的抵抗。1829年4月,战士首领赛伊姆(U Tirot Sing Syiem)率领一只弓箭手组成的军队保护东北领土免遭英国侵略者的入侵,仅凭弓和箭就打退了敌人。虽然最后英国人成功控制整个地区,赛伊姆不幸被俘虏,但他依然被人尊为该地最勇猛的自由斗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射箭仍然是梅加拉亚邦人民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该邦许多村庄都会举办射箭比赛。

随着时间的流逝,梅加拉亚邦逐步融入了独立的印度,弓箭的使用已见衰退,射箭纯粹变成一种休闲活动。西隆和梅加拉亚邦很多村庄经常在节日举办大型比赛,盛况空前、声名远播,参赛者从四面八方赶来比赛。赢家不仅能带走现金大奖,有时候甚至还会收到企业的赞助。

而赌博很快也渗入这些比赛。虽然一开始受到梅加拉亚邦政府的明令禁止,现在它却因对国家经济的贡献而获得支持。迪尔博彩已经深入人心,几乎每天下午都有数百人聚集在西隆马球场观看这一盛况。

据梅加拉亚邦政府估算,全州有5000多人从事博彩行业,光西隆就有1500人。赌徒下注数额随意,从1卢比(大约一角人民币),到500卢比(50人民币不到)皆可。赢家可以坐等筹码翻数番,每投入1卢比,最多可翻番到80卢比。

知名旅行博主达丝(Amrita Das)在西隆长大,每年回乡几次看望父母。她说自己一年下注三四次,而她父亲已经定期玩迪尔博彩很多年了。她说:"小时候我总是看到很小的店子外面挂着黑板,上面写着这些数字,长大后看懂是怎么回事,觉得很有趣,就想试试自己的运气。"

Image copyright Charukesi Ramadurai
Image caption 如今,梅加拉亚邦有5000多人从事博彩行业,光西隆就有1500人。

所有的箭都射出后,我看着人群聚集起来,裁判开始数射中目标的箭加起来有多少。手机铃声此起彼伏,满怀希望的人们在场外甚至西隆市外等待着结果。射中目标的箭总数为766,所以那些给66下注的人估计要欢天喜地了。

卡马弗朗说,迪尔博彩的确让箭术这一传统得以保存。政府规管的射箭俱乐部也让这一技艺能正确地传授和练习。他解释道:"政府开始对迪尔博彩感兴趣,并命令弓箭手要加入规范的俱乐部,这就确保了射箭这一行业有了纪律、多了训练。" 他补充道,现在不仅仅是卡西人,还有其他族裔的一些年轻人也对箭术感兴趣。

而我呢,看着赢家们离开马球场,也感染了他们的兴奋之情。至于那些下注未中的人,则耸耸肩,打定主意明天再来。

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