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沃尔馅饼:失落在墨西哥的不列颠风情

Looking at the sloping red roofs and manicured gardens around us, you'd have thought Symonds and I were somewhere in our native England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当我费力穿过人群的时候,玛丽安·希蒙德(Marion Symonds)正在中央广场忙碌着,此刻她正把一个长4.5米的面皮从一边折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位制作康沃尔馅饼的面包师身上,人们看着她手里拿着充满弹性任其揉捏的面团,用指尖轻轻卷起面团边缘,把包裹在面团中的牛肉、土豆和洋葱封紧。

看着周遭倾斜的红屋顶和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园,你一定会觉得希蒙德和我正身处故乡英格兰。其实我们是在墨西哥中部伊达尔戈州的一个小镇米内拉尔-德尔蒙特(Real del Monte)上。在这个体积庞大的馅饼另一头,一位墨西哥厨师正按照当地的做法将它折起,然后用手掌一侧拍打面饼,将合口处压实。

在墨西哥中部这个英伦风十足的小镇上,一个巨大的馅饼融合了墨西哥和英国康沃尔的烹饪技艺,为了厘清这一切, 我们需要回到两百年前,去听一听墨西哥英国协会(Mexico's British Society)的埃斯塔维略(Bridget Galsworthy Estavillo)给我们讲个故事,其主题是康沃尔的矿工们如何来到了墨西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米内拉尔-德尔蒙特。墨西哥倾斜的红屋顶和修建得整整齐齐的花园让人仿佛置身英伦。

19世纪初叶英国康沃尔的锡矿工人以一流的采矿装备和优秀的采矿技术享誉世界。埃斯塔维略告诉我,正因为如此,康沃尔的矿工们带上他们的先进设备受聘来到位于米内拉尔-德尔蒙特银矿(Mines of Real del Monte)的绅士冒险者公司(Company of Gentleman Adventurers),帮忙开采此地的银矿。

1825年第一批康沃尔矿工在墨西哥东海岸的韦拉克鲁斯州(Veracruz)登陆,向西长途跋涉400公里后来到墨西哥中央高原(Central Highlands of Mexico)。他们在这里开采银矿,同时兴建紧密团结的英国人社区,来迎接每年从康沃尔过来的一批又一批移民,一直持续到1840年为止。

埃斯塔维略很快注意到,“第一批康沃尔矿工来墨西哥并非为生活所迫”,然而之后来墨西哥的矿工到真的是为了生计,因为19世纪玻利维亚和马来西亚发现了锡矿,这直接导致康沃尔的很多锡矿关闭并引发了严重的经济萧条,这让矿工们别无选择,只有远赴重洋投奔那些已经有康沃尔移民聚居的社区,墨西哥就是其中之一。

矿工们在康沃尔移民聚居地安家落户,也把颇具英伦风情的倾斜屋顶和深爱的馅饼也带到了这里,他们的传统文化在伊达尔戈州日渐兴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世纪初叶康沃尔矿工来到墨西哥米内拉尔-德尔蒙特开采银矿。

米内拉尔-德尔蒙特与英国长达数百年的渊源却远远不止于此。埃斯塔维略说“米内拉尔-德尔蒙特的骄傲” 在于Panteón Inglés,这在英语中是指康沃尔墓园(Cornish Cemetery),墓园坐落在一个小山坡上,从那儿可以俯瞰整个小镇。

她告诉我,这片墓园中除了一座坟墓之外其他所有坟墓都朝向东北方的英格兰故乡;这个墓园“别具一格,凄美而悲怆”。埃斯塔维略还告诉我,那座唯一没有朝向东北方,有点歪斜的墓碑,主人是一位生于约克郡的开矿工程师(并不是当地传闻所说的英国丑星里查德·贝尔(Richard Bell)),之所以没有朝向英国故土是一些粗大的树根将碑石扭转了方向。

到20世纪初叶,伊达尔戈州已经成为英国移民最多的墨西哥州份,米内拉尔-德尔蒙特也不再是唯一具有英国色彩的小镇。伊达尔戈州的首府帕丘卡(Pachuca)位于米内拉尔-德尔蒙特以西大约14公里的位置。班科默工商银行(Bancomer bank)大厦就在这里,大楼气势恢弘,是颇具影响力的前康沃尔矿工鲁尔(Francis Rule)出资兴建的诸多大厦之一。

这座大厦的护墙上有六处地方绘有英国国旗图案。之所以选择这样设计据说是因为城市官员不允许鲁尔在大楼外竖起真正的英国国旗。不过鲁尔最为人称道的工程则要数他出资兴建的帕丘卡新古典主义钟楼,这座钟楼非常壮观,其机械装置和伦敦大本钟一样出自同一家奥地利工厂。

还有一项运动在墨西哥经久不衰,那就是足球,这同样要归功于康沃尔矿工。当地有一项传统,即每天下午四点人们会踢一场小足球赛,这项传统很可能是19世纪晚期的矿工们带来的。

民间对于足球运动的热爱催生了20世纪初帕丘卡足球俱乐部的诞生,早期俱乐部的参赛球队很多都以英国康沃尔郡常见姓氏冠名,如彭杰利(Pengelly)或本尼茨(Bennetts)之类。现在帕丘卡被誉为墨西哥足球的诞生摇篮(cuna del fútbol),当地还有一座萨尔曼德拉法马足球博物馆(Salón de la Fama football museum),记载了这项运动在墨西哥的发展历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米内拉尔-德尔蒙特的康沃尔墓园中除了一座墓碑之外其他所有墓碑都朝向英格兰。

让我们把视线再转回到米内拉尔-德尔蒙特和那个康沃尔大馅饼(墨西哥人称之为面饼)。康沃尔移民的生活也许离不开特制的矿工餐,丰盛的肉菜组合用美味可口的贝壳状面饼包起来便可带走,而且质地结实,一路带到隧道里都不会变形。于是矿工们的妻子在伊达尔戈州做起了康沃尔馅饼,后来还教会了当地人。

康沃尔馅饼在墨西哥如此之风行,在馅饼的故乡康沃尔矿井已逐渐关闭的时候,米内拉尔-德尔蒙特的矿工仍然保持在矿井吃馅饼午餐的传统。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在这个拥有全球首个馅饼博物馆的州,本地的馅饼师傅每逢国际面饼节(Festival Internacional del Paste)都会站在街道两旁展示手艺来庆祝康沃尔移民的美味“遗产”。

饶有兴趣的旅客们从墨西哥全国各地赶来抢购成箱的面饼,米字旗和康沃尔黑白十字旗迎风招展。如果不是因为正喝着米谢拉达(michelada:一种混合饮料,以番茄汁为基底,并混合墨西哥啤酒和鸡尾酒,口感辛辣),我真会觉得自己身处8000公里之外的英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墨西哥帕丘卡钟楼的机械装置和伦敦大本钟一样。

希蒙德住在英国康沃尔,不过常常到墨西哥旅游,米内拉尔-德尔蒙特当地人把她称为“馅饼之母”。这个昵称是国际面饼节创始人、“馅饼之父” 阿拉德罗(Aladro)给她取的,因为希蒙德一直致力于在康沃尔举办类似的馅饼庆祝活动。

“康沃尔馅饼里面一定要有土豆、瑞典甘蓝、洋葱和牛肉。面饼要很结实,能够拿在手里不变形,还要放很多胡椒粉”,她告诉我。

200年过去了,如今的墨西哥面饼和200年前的康沃尔面饼仍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馅饼外形两者很相似,不过希蒙德发现墨西哥人是即做即食,而不像康沃尔人那样先把馅饼放上一天。两者最显著的区别是面饼里面的馅。

墨西哥人喜欢更辛辣的口味,而且墨西哥无法种植瑞典甘蓝(康沃尔馅饼中的一种常见成分),因此墨西哥面饼中会放一些墨西哥传统风味的馅,比如说摩尔(mole:一种味道辛辣的巧克力辣椒汁)或者廷加(tinga:腌泡于番茄干红辣椒汁中的碎肉)。甚至经典的土豆肉馅饼吃起来也辛辣刺激,因为添加了钟形青椒粉或者墨西哥胡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馅饼被康沃尔矿工引入米内拉尔-德尔蒙特,成为当地居民至今仍受欢迎的小吃。

今日的米内拉尔-德尔蒙特已纳入墨西哥政府的魔幻小镇(pueblos mágicos)旅游促进计划。小镇周围群山如画,无论我在这里狼吞虎咽地吃掉多少个塞着辣椒的辛辣馅饼,我总会有一种幻觉,仿佛自己正徜徉在古色古香的英国小镇大街上,沉浸其中难以自拔;毕竟这里有倾斜的屋顶,整洁的花园和馅饼店。浓郁的康沃尔色彩一直影响着这片土地。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