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的双关语艺术 让人好奇又困惑的文字游戏

辣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我是一个住在墨西哥的英国人,我发现很多人想知道我是否吃辣。我曾经和一个餐厅服务生聊了很久,他问我从哪里来,说什么语言,英格兰具体在哪里,结束时终于问出了他真正想问的问题:你吃辣吗?

有太多人打听我能吃多少辣,一次我和一群人在瓦哈卡市(Oaxaca)喝酒,一个朋友问我是否喜欢辣椒,我早有准备。我夸张地谈论自己对辣椒的热爱,以及在墨西哥发现的各种各样的辣椒、每种辣椒的辣度和我能承受的辣度。起初大家还忍着笑,后来他们捧腹大笑,有些人几乎要笑出眼泪。

我也跟着紧张地傻笑,就像个没听懂笑话的孩子。同时我快速回忆刚才说过的话,寻找我说的西班牙语中可能成为笑点的地方。一位朋友忍住笑,说:“所以你真的很喜欢墨西哥辣椒,对吗?”全桌人再次爆发出笑声。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辣椒”一定有另一个意思,没多久我猜出了那是什么。我按照这个意思回顾了一下我刚才的话,便面颊涨得通红,我羞红的脸让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这就是我初识双关语的经历,在未来的几年里,这种墨西哥文字游戏让我既好奇又困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作家瑞格在谈论她对辣椒的热爱时第一次遇到双关语,一种墨西哥的文字游戏。

大多数双关语都与性有关。莫洛雷斯自治大学(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orelos)的语言学教授赫拉斯提(Lucille Herrasti)博士说,“这是一种以性作为话题,却又不直接谈论的方式”。墨西哥人认为性是一个禁忌话题,这和其它文化没有什么差别。“如果使用双关语,就可以在避开那些单词,但仍然讲出性的意思”, 赫拉斯提补充说,双关语必须生动有趣,才能让那些禁忌话题更容易被表达和理解。她解释了那些有生殖器特征的物体——比如辣椒——是如何用于构成双关语的。结果是,一个人纯洁地谈论用辣椒制作辣茄酱(salsa,墨西哥常用的辣椒和番茄制成的酱),而另一个人却听出淫荡的内容。

我在英国长大,对双关语并不陌生。英国人很喜欢一语双关,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人们所听到的往往未必是他们想真正表达的意思。我在青少年时期看了许多有性暗示的节目,比如《百货店奇遇记》(Are You Being Served),《黑爵士》(Blackadder)和《法国小馆儿》('Allo 'Allo!),在英国广播公司(BBC)4台的节目《对不起我一点线索也没有》(I'm Sorry I Haven't A Clue)中,听过令人惊叹的语言文字游戏。甚至莎士比亚也在他的作品中也给了我们多种双关语。他的戏剧标题《无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就是一个大胆的文字游戏,其中"无事(no-thing)"暗示女性生殖器。

赫拉斯提解释说,在墨西哥,双关语有多种形式,既可以运用词语的隐藏含义,也可以重新排列词语和短语,创造新的意思。一些更平淡的双关语是用发音相似的词语来替代传统的表达,就像英国人可能会说“噢,糖”(oh sugar, 其英语发音和英语中常用的脏话“oh shit”近似),而不是用一个容易让人情绪激动的脏字。虽然有些人认为双关语是幼稚或者粗俗的,但赫拉斯提认为这是一种艺术形式,使用双关语意味着反应敏捷的讲话者拥有“一种非常好的语言能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墨西哥,双关语是一种幽默形式,可以让通常的禁忌话题更容易被表达和理解。

我喜欢文字游戏——毕竟,我是作家,热爱文字才能胜任工作。学习西班牙语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认识了一种全新的、可以玩文字游戏的语言。然而,和使用母语相比,用第二语言玩文字游戏是更大的挑战,尽管扎实掌握了墨西哥的西班牙语,双关语仍然让我和当地人有巨大差距。

显然,我并不孤单。德斯加内斯(Gregorio Desgarennes)在他的家乡瓦哈卡市向非西班牙语母语人士教授墨西哥俚语。他说外国人不仅要翻译这些词汇,而且还要寻找其背后隐藏的含义,这使得理解双关语,特别是朋友之间的快速应答变得极其困难。除此之外,他解释说,隐藏含义可能被藏得太好,以至于即使是墨西哥人也很难理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对外国人来说,双关语极其难以理解(图为瓦哈卡市街景)。

双关语的起源就像其使用者飞快运动的舌头一样难以确定。赫拉斯提解释说,一直研究双关语起源的学者认为,它来自墨西哥中部的矿井,那里的矿工们以此作为娱乐彼此的方式。然而,我所交谈过的大多数墨西哥人都声称,双关语的历史久远得多,可追溯到西班牙占领时期,土著居民找到了这种方法,用这种强加给他们的语言戏弄西班牙人。

德斯加内斯解释说,在他看来,双关语代表着对"'好好'说话"的反抗和对纲常的背叛。他认为,工人阶级间用双关语这种简短的形式告诉另一个人,“我们都来自下层阶级的街区”,并自动产生一种信任感。双关语传递的意思越复杂,使用者之间就能建立起越多信任。

双关语被公认为是墨西哥文化中的一部分,现在每年都有一场竞赛来寻找墨西哥最好的双关语使用者,或文字游戏大师。每名参赛者都带着一个原创的双关语上场,他们的对手必须在五秒钟内用另一个双关语进行回应。这样来回进行,直到一方无力还击,被淘汰出局。几乎就像在展示男子气概,双关语竞赛长期以来一直由男性主导,直到20年前,来自墨西哥城工薪阶层住宅区特皮托(Tepito)的女性商贩瑞兹(Lourdes Ruiz)赢得了冠军,此后一直没有人可以打败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双关语的起源很难确定,许多人相信它可以追溯到西班牙占领时期。

双关语女王(The Queen of Albur)瑞兹现在引领着这项文字游戏的发展,墨西哥城的居民可以报名参加“精炼双关语”(albur fino)的文凭学习,由瑞兹亲自教授。免费课程吸引了社会各领域的参与者,他们想向最好的双关语大师学习。和瑞兹一起开课的埃尔南德斯(Alfonso Hernández)和纳瓦罗(Rusbel Navarro)认为,双关语不仅是有趣的性委婉语,还是"心理象棋",是掌握语言所必需的。

在墨西哥,对于被边缘化的工人阶级而言,双关语是一种重要的文化认同形式。埃尔南德斯和纳瓦罗解释说,这是利用幽默在权力面前大笑,在面对不愉快的事情时,这尤其重要。“双关语将日常用语转换成另一种超越语言的经历。因此,有了双关语,那些悲惨谋生的人可以与幽默为伴”。这就像一句老话,“如果你不笑,你就会哭”。

在墨西哥这样复杂的国家,这种解释很有道理。墨西哥人每天都在新闻中看到悲剧,但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有欢笑和嬉闹。有人问电影导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是如何协调黑色电影和他一贯快乐的个性的,他的回答很简单:“我是墨西哥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墨西哥语中的巧克力(xocolatl)和辣椒(cilli)源自纳瓦特语(图片来源:ML Harris/Getty Images)

对双关语的看法在墨西哥分成两派:一些人认为双关语是语言艺术,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它是幼稚和不入流的。2014年至2016年间,墨西哥曾广泛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已宣布双关语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明显是假新闻,却在墨西哥人中引发了关于这种讲话形式的辩论。战略通信内阁(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Cabinet)的一项研究表明,只有21%的人认为双关语是墨西哥人聪明才智的体现。

不论是不是聪明才智的体现,双关语会继续让我们外国人感到困惑。尽管我接受了从莎士比亚到《黑爵士》的训练,我还是要乖乖接受这样的事实:在墨西哥,我可能永远不会真正安心和他人谈论我吃辣椒这个话题。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