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领地库纳雅拉:女人当家的岛屿

巴拿马东海岸附近的库纳雅拉群岛住着古纳原住民。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巴拿马东海岸附近的库纳雅拉群岛住着古纳原住民。

我们那艘摇摇晃晃的老帆船轻快地滑行在加勒比海平静的海面上,有种到了天堂的感觉,让我激动不已。在碧蓝的大海上,小岛点缀其间,耀眼的白沙,还有棕榈树和绿色的椰子,这景致美到极致,令人难以置信。

这里是巴拿马东海岸附近的库纳雅拉(Guna Yala),也叫圣布拉斯群岛(San Blas),它由300多个岛屿组成,其中49个居住着库纳原住民。库纳人口超过5万,他们沿袭了祖上留下来的生活方式,住在房顶覆盖着棕榈叶的小木屋里,以木柴生火做饭,吊床是家中唯一的家具。

库纳雅拉的独特性体现在很多方面:这里是一个自治的原住民领地,旗帜上有一个黑色的、面朝左边的万字符,据说它代表的是四个方向和世界的诞生。但在库纳雅拉,最奇怪的传统或许是其天然的性别平等,以及对性别流动的宽容——即使没到举国欢庆的程度,也是值得庆幸的。

“我妈妈教我做这些美丽的镂花织物,这是我们传统的绣花衣,”丽莎一边说,一边向我展示她漂亮的针线活。“有些图案代表鸟类和动物,但有些非常厉害——可以辟邪,”她轻声笑着补充道。

在我这样的旁观者看来,丽莎并没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跟许多库纳女性一样,她坐在小独木舟上,向游船兜售漂亮的手工艺品。特别之处在于,丽莎生下来就是个男孩。在一个女性是主要的食品分配者、财产所有者,以及由女人来拿主意的社会里,男孩可以选择成为Omeggid,字面意思为“像女人一样”,与社区中的其他女性一样行事和工作。

Image copyright Nandín Solís García
Image caption 在岛上,"第三性别",也就是当地所称的Omeggid,是完全正常的现象。

在这里,“第三性别”是一种完全正常的现象。如果一个男孩开始表现出"女性化"的倾向,家庭会坦然接受,允许他这样成长。通常,Omeggid将学习一般与女性有关的技能,比如,住在这些岛上的大多数Omeggid都擅长做复杂的绣花衣。

迪亚斯(Diego Madi Dias)是圣保罗大学的人类学家和博士后研究员,他在库纳文化中生活了两年多,亲眼目睹了该文化中强大的女性族长式的人物对男性的重要影响。

他说,“库纳教会我,孩子应该有足够的自主权,因为他们的'自我'来自内心,来自内在,并且很早就开始显现。因此,如果一个男孩开始表现出跨性别倾向,做自己是不会受到阻拦的。”

加西亚(Nandín Solís García)是巴拿马城的跨性别健康教育者和LGBTQ活动人士,来自库纳雅拉的Aggwanusadub和Yandub岛社区,她告诉我,在这里,一个女性性别酷儿成长为男性同性恋的过程并不艰难,因为她一直有家人、朋友和社区的支持。加西亚解释,男性成为跨性别女性的情况居多,而女性变性为男性的情况则非常罕见,但也同样能为人所接受。

“在历史上,库纳人当中从来不缺少变性人,”她说。

事实上,在库纳雅拉,Omeggid的历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库纳的神话故事。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迪亚斯说:"如果一个男孩开始表现出跨性别倾向,做自己是不会受到阻拦的"。

迪亚斯说,“有一些重要的创世故事,讲述最初的领袖给库纳带来了各种传统、规则和指导方针,供大家遵守。这些领袖包括:一个名叫Ibeorgun的男子,他的姐妹Gigadyriai和弟弟Wigudun——这个人物属于我们所说的‘第三性’。”迪亚斯解释,Wigudun既是女性也是男性。

螃蟹岛(Crab Island)是库纳雅拉旅游区最大的社区之一,走在街头,放眼望去都是女性。她们穿着精美的传统刺绣服装,正在做手工艺品、打理小店、卖食品和饮料。与很多中美洲国家不同,库纳女性似乎更外向、更健谈,在这里与人攀谈比在危地马拉或尼加拉瓜村落里的街头要容易得多。

带我游览螃蟹岛的导游戴维(David)说,女性在库纳雅拉的地位是很高的。传统的库纳婚礼包括仪式性地绑架新郎,而不是新娘;年轻男性结婚后,会搬到新娘家。从那时起,他的劳动成果就属于媳妇家的了,而且由女性决定丈夫能否与自己的父母或兄弟姐妹分享他收获的鱼、椰子或者芭蕉。

戴维说,连这里的社交聚会也是为了纪念女性:库纳雅拉群岛三个最重要的庆典是女孩的出生、成年和结婚。届时,整个社区都会聚集一起,喝着当地的一种烈性啤酒chicha,庆祝少女初长成或者成为了女人。在庆祝青春期到来的时候,会在女孩的鼻中隔打一个洞戴上金鼻环。

一位年长的库纳女性指着自己的金鼻环对我说:“黄金很贵重,所以女人戴金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珍贵和价值。”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库纳雅拉的女性享有很高的地位。

虽然在传统上,打渔、狩猎、种地或者当酋长是男人的事情,但大家认为女人的工作同样重要,有时甚至比男人的工作更重要。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库纳人开始从采椰子、潜水捞龙虾、捕鱼和农事这些祖传行业之外赚钱。库纳女人通过卖精美的绣花衣和一种用玻璃珠子串起来的彩色手镯赚取可观的收入。一件绣花衣可以卖到30~50美元,而男人清理一艘来访的帆船船底,一天下来也就赚20美元。

迪亚斯说,“我并不认为库纳是母系社会,虽然是女主内,但她们却很少从政或者当上酋长。不过,突出的一点是,这里的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在他们眼里,捕鱼和打猎是工作,做饭或照顾孩子也是工作:库纳人不会认为女性的付出‘不重要’,而贬低女性的工作有时在西方还存在。但由于年轻男性入赘,而且由女人来决定食物的分配,阳刚之气有时候会比较难实现。”

戴维承认自己的婚姻是由他和妻子的父母包办的,而且他对家中的财产或食物分配几乎没有发言权。 “我的妻子来决定......总是女人来做决定,”他笑着说,然后就忙着去准备chicha了。今天是他女儿成年的日子,整个螃蟹岛都将庆祝一番。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传统上,打渔、狩猎、种地或者当酋长都是男人的事情,但大家认为女人的工作也同样重要,有时甚至比男人的工作更重要。

不过,虽然女性在库纳社会中有明确的角色,但Omeggid却不一定有。

加西亚说:“很遗憾,随着越来越多的库纳人接触到西方化,我们也开始对多样性、对LGBTQ人群采取歧视的做法。”

据加西亚说,许多Omeggid离开库纳雅拉去了巴拿马城,寻找教育或工作机会。有些人梦想成真,但有些人的情况变得更糟了。

她说,“我们社区里的艾滋病毒问题很严重。库纳雅拉是没有性教育的,人们对性病一无所知。结果,许多男性和Omeggid在城里感染了艾滋病毒,然后,回到家乡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将病毒带回库纳群岛。非政府组织Wigudun Galu正在努力预防艾滋病毒感染,并向Omeggid人群提供性教育。”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库纳女性通过卖精美的绣花衣赚取可观的收入。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那些生活在库纳雅拉的Omeggid群体仍在蓬勃发展。无论是在较大的岛屿社区还是较小的家庭式小岛上,都能看到她们。留着长发的Omeggid跟着母亲学刺绣,而戴着头巾的年长的Omeggid,则在卖绣花衣,或者给游客做导游和翻译。在库纳人家以及整个社区里,她们并不会遭到另眼相看。

迪亚斯说,“我认为,人类学也许应该帮助我们审视自己的传统,而不仅仅是描述原住民是什么样的,或者他们的生活方式怎样。古往今来,在不同的大陆和不同的文化里,性别的流动性和第三性的概念不断出现:印度有海吉拉(hijra),尼泊尔有Meti,萨摩亚有Fa'afafine,北美有‘双灵人’。这些人不是人类的特例,我们也不是。西方传统构建了一个关于性别二元论的科学神话。说到底,与其说性别与生物学、激素和科学有关,还不如说是与自我表达以及一个人的特殊存在方式有关。”

丽莎离开我们的帆船,她的小独木舟在波光粼粼的蓝色大海中徜徉开去,我不禁想到,库纳雅拉似乎是一个充满和平、宽容和理解的奇妙世界。这个位于加勒比地区的小群岛社区,有那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