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的卡约萨伊亚:非洲动物的家园

A zebra grazes in Cayo Saetía, Cuba Image copyright Arterra Picture Library

古巴是世界上最后几个还能吃到羚羊排的地方之一,正因如此我们点了一份。出于好玩的心理,我们还点了一份牛排,并让服务员上菜的时候不要告诉我们哪个是哪个。虽然两盘都搭配了一模一样的土豆泥,但差别还是很明显。羚羊排颜色较深,肉更瘦、更熟,味道和口感介于肋排和牛肉干之间。服务员来收拾桌子的时候,知道我们喜欢吃羚羊排后很高兴,还说我们明早一定能在野外看到很多羚羊。于是,我们的古巴动物之旅开始了。

在过去五十年中,古巴向十几个非洲国家提供了援助、人员、军队和便民服务,并在三次非洲叛乱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即使在无力承担的情况下——20世纪80年代,古巴的年度预算有11%花在了它在非洲的65000名士兵和平民身上——古巴政府为自己,以及苏联建立了同非洲的重要友谊。苏联提供了武器支援,为了自身利益阻止安哥拉等国家采取亲近西方的外交政策。

如今,古巴与非洲的连结在卡约萨伊亚(Cayo Saetía)得以延续,这个海湾位于古巴东北端,占地42平方公里,人口稀少。周围茂林丛生,20世纪70年代,古巴党派官员曾在森林里猎猪猎鹿——甚至有传言说这儿曾是卡斯特罗兄弟俩的私人度假胜地。但是自80年代以来,这里成了很多外来动物的家,累日经年,很多动物是从埃塞俄比亚、纳米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非洲国家运过来的,也有来自印度和中国的,都是作为友谊的象征,也是感谢古巴在困难时期所提供的援助。

Image copyright Roseann Lake
Image caption 有人告诉莱克,她会在此次古巴动物之旅中看到成群结队的羚羊。

这些外来动物中最多的要数羚羊。有纳米比亚的伊兰羚羊,也有高大雄壮得多的印度大羚羊,这些羚羊早已适应了当地环境且不断繁殖,多到当地人和卡约萨伊亚别墅酒店(Villa Cayo Saetía)的客人们都常常吃到。酒店是国营,也是岛上唯一一家酒店,建在野外,有12间宽敞的客房和一间餐厅。亲身体验,羚羊排是菜单上最美味的菜品之一,也是这个人迹罕至的古巴海湾上最容易吃到的,这里连黄油、鸡肉或蛋黄酱等基本食品都经常短缺。

虽然酒店餐饮条件一般,但有美景作偿。酒店俯瞰着蔚蓝的海水和郁郁葱葱的雄伟山谷,也有很多棕榈树和芒果树,不失热带风情。大大小小的鬣蜥——有的大如三轮车——在地上窜来窜去,有时与放养的火鸡、孔雀和硬毛鼠为伍(硬毛鼠跟土拨鼠差不多,毛茸茸的,古巴人喜欢炖着吃)。更有苍鹰翱翔于天际,野马在平原上悠闲地吃草,白蚁在树上的巢又黑又大,无毒的小蛇在树林里爬上爬下。

进入卡约大草原之后就更有趣了:游客可以雇位司机开启野生动物之旅。舒舒服服地坐在20世纪80年代俄罗斯产的无窗敞篷吉普车里,伴着轰鸣的马达声,偶而来点刺激,越过泥泞,穿过茂密的树林和连绵起伏的山丘,能看到很多动物,都是你没想到会在古巴见到的。

我们最先看到的是鸵鸟。她从一棵树后面冲出来,沿着我们驾驶的土路狂奔,身后扬起一阵尘土和橙色羽毛。超过我们大约200米时,她又转身奔向另一个方向,我们又能完整看一次鸵鸟奔跑。鸵鸟跑起来的速度最高能达到每小时65公里,这只差不多达到了这个记录。我们听说她最近下了三颗蛋,可能产后有些体力不足。通常雌雄鸵鸟会共同孵化幼崽,我们也看到了。为了避开鸵鸟巢我们稍微绕了点路,看到她的雄伴正尽职尽责地蹲在那三颗蛋上,不过还是没经住我们的香蕉诱惑起了身,我们才瞥见两眼鸵鸟蛋。

Image copyright Roseann Lake
Image caption 距卡约萨伊亚别墅酒店不远有几处白沙滩。

再往深处走,我们来到一个山谷,看见六头中国来的水牛正在一个泥泞的湖中纳凉。听说几只暂时住在哈瓦那动物园的犀牛和河马很快也要送来这里。在弯道附近,毛茸茸的白尾鹿从吉普车旁飞奔而去(它们可以把尾巴当苍蝇拍使,很方便,也很搞笑),而羚羊似乎不受访客的影响,该怎样就还怎样。

卡约还有几只骆驼,年龄不小了,但因为都是雄性,相互时常打斗。一对曾经生活在卡约的长颈鹿却没有适应好新环境,但也不确定它们的死因。我们的向导说是因为喂得太多,但有位酒店员工说是因为雌鹿不想和雄鹿交配,所以被雄鹿弄死了,还有一位野外警卫说是自然老死的。显然那30匹漂亮的斑马对古巴环境的适应力更强。它们成群结对安安静静地穿过平原,身上的条纹和所啃食青草的鲜绿色形成鲜明对比。

卡约的所有动物都来去自由,除了那几只阿尔法骆驼之外,其余的都和平共处。因为它们都是食草动物,除了一条生活在个封闭池塘里的鳄鱼。(河马的暴力名声也远扬在外,来到这里也会被隔离。)动物们得自己觅食,自己照顾自己,如同身处真正的大自然一样。但也有一小队兽医和饲养员会轮流关注它们的营养和健康,如有需要,也会帮助动物分娩。

卡约萨伊亚别墅酒店隶属古巴海鸥集团,这是一个由古巴军方控制的旅游企业。酒店两边是“先锋”们的营地,也就是古巴的童子军,他们戴着鲜红色或蓝色的领巾,被教导“要成为像切·格瓦拉那样的共产主义的先驱”,正如他们的座右铭一样。 酒店入口的安保非常严格,即使是送客人的司机也必须将国民身份证交给军官。

酒店历史也很难查到官方资料,一个常见说法是关于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他出生在附近的比兰镇(Birán),家里经营甘蔗园(你可以参观他童年的家和学校),是他想要建个国家公园,将其他国家赠送的动物养在里面。在某种程度上,卡约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但是大多数古巴人和古巴游客都不知道这个地方,也是很奇怪。可能是因为住宿条件有限,卡约与岛上其他地方交通又不方便,增加了这种偏远和隔绝感。

从山林小屋走5分钟有一处隐蔽的小沙滩,周围环绕着红树林、白沙和湛蓝的海水。看上去鬣蜥倒是比人来得多。开车15分钟左右有一个大些的沙滩,附近古尔达拉瓦卡(Guardalavaca)度假区的游客可以坐上轰隆隆的双体船到沙滩来个一日游。他们通常下午三点前就走了(吃完海滨餐厅供应的午餐),而沙滩又恢复了安宁和神秘。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