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的克里特岛如何改变了二战进程

Sitia harbour Crete

我们的车停在一条尘土飞扬的路边,旁边是片橄榄林。导游特里帕利塔基斯(SteliosTripalitakis)下了车,在苍老遒劲的橄榄树之间轻快穿行。每隔几米,他就停下来研究在地上发现的东西。我跟在他身后,拼命地想在克里特岛的热浪中不掉队。

“啊,只是截栅栏”,他一边查看一块生锈的金属,一边失望地说。

在克里特岛,四处寻找战争遗留物的人为数众多,35岁的特里帕利塔基斯便是其中之一。他花了大量时间,搜寻岛上每一寸土地,寻找二战期间纳粹入侵的军事遗迹。过去20年里,他收集到了4万多件战时遗留物,把自家起居室变成了个临时博物馆。

我们为他的博物馆寻找着新藏品,特里帕利塔基斯告诉我,这块不起眼的农田曾经埋葬着大约70名被当地村民杀死的德国伞兵。尽管遗骸在20世纪60年代被转移到了邻村马拉姆(Malame)的一处官方墓地,但留下了很多个人物品,比如头盔以及重力刀。他说:“农民前不久刚清理过这块农田,兴许我会发现点新东西。”

Image copyright Louiza Vradi
Image caption 特里帕利塔基斯一直在克里特岛上寻找二战遗留下来的军事物品。

在克里特岛,过去与现在相互交织。地处地中海战略要位导致克里特岛被多次入侵,侵略者包括威尼斯人和奥斯曼人,最近一次是纳粹。

1941年5月,在占领希腊一个月后,希特勒的军队把目光投向克里特岛,利用滑翔机和伞兵部队向克里特岛发起空袭。岛上的居民与4万名英国、希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士兵并肩作战,保卫家园,多次用步枪击落了降落伞。然而,盟军误判了这场进攻,经过8天激战,克里特岛沦陷,盟军撤退。

感到被抛弃的克里特岛居民走出家门,继续用能找到的一切武器挑战希特勒的部队。这是德军首次遭到当地民众的强烈反抗。此时距克里特岛居民通过斗争赢得独立,结束奥斯曼帝国长达250年的占领仅过去了40年。希腊的英文报纸《国家先驱报》(National Herald)指出,克里特岛抵抗运动是导致纳粹致命性地推迟入侵苏联的因素之一,同时也减少了德国在中东和非洲战场上可调动的军队数量。尽管纳粹对当地村庄和社区发起了多次攻击,但克里特岛抵抗运动依然活跃,直到4年后1945年德国投降。

这段历史极大地塑造了克里特岛人的身份,即使是最小的村庄也建有纪念碑。“克里特岛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解放自己。所有人都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战,”特里帕利塔基斯对我说。

Image copyright Louiza Vradi
Image caption 特里帕利塔基斯的藏品超过40000件,可预约参观。

坐落于克里特岛西北岸的哈尼亚(Chania)是岛上的主要城市,特里帕利塔基斯的家乡加拉塔斯(Galatas)就位于哈尼亚的郊区。战斗打响的第6天,加拉塔斯被德军占领。“我12岁的时候,加拉塔斯市政府出版了一份介绍这场战役的小杂志,免费发放给所有小学生,”他回忆说:“我于是着了迷。”

仍散落在岛上的军事物品也激起了他的兴趣。“每个人手里都有那场战争遗留下来的物件。克里特岛人当时物资短缺,只能找到什么用什么,”在重建家园时,步枪枪管变成了栅栏,飞机部件成了屋顶,头盔被用来养花或喂动物。在一些偏远的村子里,现在还能找到这些东西。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些东西必须保护起来,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受到损坏或被丢弃,让人们在成长过程中了解我们的历史非常重要。不给他们看这些东西,就无法了解。”

Image copyright Louiza Vradi
Image caption 特里帕利塔基斯收集了逾40000件二战后遗留在克里特岛上的物品。

特里帕利塔基斯的首次寻找之旅是在1999年。当时,在离加拉塔斯海岸不远的一座小岛上,他找到了一架失事德机的残片。自那以后,他把整座小岛翻了一遍。“有时候一周去一两次,有时候四次,”他告诉我:“有时候只找几个小时。如果要去山里,我会带上睡袋、吃的和水,一去几天。”他甚至还学会了水肺潜水。“太酷了,感觉像在失事飞机上空飞翔。”由于克里特岛上有很多考古遗址,收藏家们必须得到政府许可才能使用金属探测器,但特里帕利塔基斯通常更喜欢只用双眼和双手寻宝。

但我们那天运气不好,把橄榄林彻底翻了个遍却什么都没找到。于是,我们开了10公里回到加拉塔斯去参观他的博物馆。走进他与父亲和未婚妻合住的公寓,由地及顶的置物架占满了四面墙壁,架子上塞满了你能想象到的各种纪念品,从步枪到炊具,再到穿着德国和英国军装的假人,滑翔机碎片和冲锋枪零部件从公寓堆到了露台和车道上。

“我什么都有了,但有些东西还是想要,比如再找些摩托车,”特里帕利塔基斯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他昨天花100欧元从其他收藏家手里买来的一个金属罐子,开始刮上面的锈。

Image copyright Louiza Vradi
Image caption 希特勒的军队在1941年5月入侵克里特岛时,遭遇了当地民众激烈的抵抗。
Image copyright Louiza Vradi

仅哈尼亚就有大约50名收藏家,其中有10人把收藏变成了非正式的博物馆。在斯法基亚(Sfakia)地区的阿斯科福村(Askyfou),以及雷瑟姆农市(Rethymno)南部的索马塔斯村(Somatas)和阿迪斯波波罗村(Atispopoulo),都能看到私人藏品。尽管这些收藏家都没经历过那场战争,但他们都不惜花时间来保留克里特岛抵抗运动中幸存者、老兵和和英雄们的故事。

“有时候有点儿竞争,但大部分时候是合作关系,"特里帕利塔基斯说,还表示他甚至成了一位藏友家孩子的教父。"我们一起举办展览,有时候也交换藏品或结伴寻宝。”

特里帕利塔基斯最宝贵的一件藏品,是一架美国制造的布鲁斯特水牛(Brewster Buffalo)战斗机的起落架。二战期间,这款机型在希腊战场上只部署了三架。“我是在100米深的海底发现它的,被埋在沙子下面,用了5天时间才把它打捞上来。”另一名藏友出价1万欧元要买,但他不愿意卖。

Image copyright Louiza Vradi
Image caption 特里帕利塔基斯说:"我意识到,这些东西都必须保护起来,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遭到损坏或被丢弃。"

当然,有些发现所激起的情感更加强烈。“我发现了一名新西兰士兵的遗体,那是8年前,”特里帕利塔基斯告诉我:“他身上留有的弹药触发了我的金属探测器。应该是战友把他埋在那座浅浅的坟墓里的。找到遗体令我很震惊,但也为自己的发现感到高兴,因为我知道他现在可以得到所应有的妥善安葬。发现遗体后,特里帕利塔基斯报了警,警察把遗体带去做了DNA测试。从那以后,特里帕利塔基斯一直在拼命核实这个人的身份。他说:"我梳理了所有部队,把范围缩小到了20个仍属于失踪状态的人中。"

特里帕利塔基斯估计,为了寻找战争遗留物,他在油钱上花了5万欧元,还花了3万欧元购买其他藏友的藏品。这个爱好也考验着家人的耐性,他承认,父亲对他把公寓变成博物馆并不热心。但他坚称永远不会出售自己收集到的纪念品,"即便有人出大价钱"。他计划找个仓库,把藏品变成一个更正式的博物馆。

参观克里特岛上非正式的战争博物馆

  • 特里帕利塔基斯的博物馆可以预约参观,请通过他的Facebook主页取得联系。
  • 斯法基亚市阿斯科福村的战争博物馆是岛上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原来的收藏家已经去世,德军入侵时他还是个孩子。现在博物馆由他儿子打理,可致电+30 697 267 6526安排参观。
  • 另一批私人藏品在阿克拉达村(Achlada),位于赫拉克利翁市 (Heraklion)西部,临近阿吉亚皮拉吉亚镇(AgiaPelagia)。藏馆就在主路边上,如果去到村里,村民可以给你指路。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