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生命的起源:早于大陆形成的南非山脉

保护地球最古老的历史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25至40亿年前,即为人所知的太古宙时期(Archaean Aeon),地球还是一个不断受到小行星撞击的海洋星球,大气层中充满了火山爆发产生的灰烬和碎片。朦胧的太阳悬挂在地平线之上,当时地球的自转速度比现在快,每一天的时间也更短。地球的第一批大陆板块就在此时形成,创造了有利光合作用的地表浅水环境。

玛空瓦山脉(Makhonjwa Mountains)现位于南非普马兰加省(Mpumalanga)巴伯顿(Barberton)的后方,可追溯至35.7亿年前,是世界上最早露出海面的陆地之一。这座山脉也被称作巴伯顿绿岩带,展示了地球上最古老的地表岩石,最近刚列为该国最新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生命的发源地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巴伯顿-玛空瓦地质步道(Barberton-Makhonjwa Geotrail)于2014年开放,全长37公里,蜿蜒穿过玛空瓦山脉,从巴伯顿郊区一直延伸至伊斯瓦蒂尼(eSwatini,前称斯威士兰 [Swaziland])的边境。步道沿途均设有丰富多彩的介绍性标牌,详细讲解了地球的地质变化过程,以及地球上第一个(肉眼)可见的有机体。该地区也因此被称为“生命的发源地”。

经验丰富的当地向导兼野生动植物生态学家法拉(Tony Ferrar)和德国耶拿大学的研究科学家休北克(Christoph Heubeck)教授(图中人物)均是负责参与地质步道规划的团队成员。他们共同撰写并绘制了导览册,可从巴伯顿旅游局获取。导览册解释了科学家从这些岩石中得到的信息。

我们呼吸的空气由此而来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在地质步道29公里处的条状铁层所在地,法拉和休北克让我想象一下太古宙时期恶劣的无氧环境。约32.5亿年前,富含铁元素的光聚营养细菌(photoferrotrophs,一种特殊的单细胞细菌)在海洋表面附近漂浮。这些细菌借助太阳光将水中的二氧化碳分离出来,用于构建细胞并繁殖,同时释放作为代谢废物的氧气。氧气与溶解的铁结合,在细胞外膜上形成氧化铁。铁锈色和氧化铁层在这些条状铁层(Banded Iron Formations)中清晰可见,证实了铁层的形成过程。

法拉说:“这些细胞被铁锈包裹,沉入海底。千百万年后,溶解的铁元素离开海洋,光合细菌产生的氧气也开始逐渐在大气中积累,最终形成了富氧生态系统。多细胞生物得以生存进化,我们呼吸的空气也由此而来。”

富庶的土地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在科学家发现最早的生命迹象之前,该地区的居民就已经发现了另一种宝藏——黄金。虽然早在1874年,在该地区附近的蒂卡普山谷(De Kaap Valley)就发现了少量黄金,但产量少、缺乏实际的经济效应。直到1884年,巴伯两兄弟亨利和弗莱德(Henry and Fred Barber)和他们的表亲格雷厄姆(Graham)一起在玛空瓦山脉中发现了大量的金矿后,该地区才掀起了淘金热潮。

1884年7月24日,距离该地50公里以外的开普西普(Kaapschehoop)的金矿专员威尔逊(David Wilson)将该镇从巴伯礁(Barber Reef)更名为巴伯顿,以此纪念巴伯两兄弟。当时没有香槟,于是他们开了一瓶杜松子酒以示庆祝。消息很快传开,世界各地的淘金者都前往巴伯顿寻找财富。

黄金的发现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传说中,巴伯顿附近示巴金矿(Sheba Mine)的黄金矿场(Golden Quarry)(如图)发现的黄金总量非常大。因此矿工必须采用从黄金中提取岩石的方式来淘金,而不是从岩石中提取黄金。

我们步入黄金矿场,我的导游恩格布雷(Wynand Engelbrecht)解释说,如果按每吨矿石的含金量来算,这应该是全世界最富饶的金矿了。

黄金矿场还是南非目前最古老的仍在运营的矿场。勘探隧道中有一座木桥,走下去就能到达130多年前靠铁锹和镐挖出的洞穴。恩格布雷捡起一块石头扔下竖井,只听见它在岩壁上反复回弹,直到声音消失不见。

有28家酒吧的空城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人们发现示巴金矿并建起黄金矿场后,尤利卡城(Eureka City)就成立了。在最繁华的时期,尤利卡居民曾多达700人,城里有商店、酒店、一间音乐厅、两个带草坪的网球场,以及该地区首个赛马道。恩格布雷告诉我:“1885年是巴伯顿淘金热的鼎盛时期,从巴伯顿到尤利卡城的维多利亚酒店,沿途20公里有28家酒吧,被称为黄金干道(Golden Highway)。客人用现金或者黄金作为货币,支付一品脱的酒钱。”

1886年,在巴伯顿西部360公里处发现了金矿,这个地方就是后来的约翰内斯堡。当时许多淘金者动身前往该地,于是到了1924年,尤利卡城就被抛弃了。如今,尤利卡城是玛空瓦山区山地自然保护区(Mountainlands Nature Reserve)的一部分,出于对遗址的保护,游客必须跟团才能前往参观。

漂泊的画家

淘金热吸引了淘金者、酒吧女招待等各种各样的人前往玛空瓦山区。但或许在前往巴伯顿的人中,最具传奇色彩的要数吉纳尔(Conrad Frederick Genal),他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漂泊的画家。吉纳尔是德国人,在他19岁那年,还是艺术学生的吉纳尔参加了法国外籍兵团,后来在苏伊士运河上试图跳下船当逃兵的时候,被船上的巡逻士兵用枪打中臀部。

吉纳尔后来乔装成商人,向南穿过非洲大陆,在巴伯顿停留了一段时间。最终他在南非距离巴伯顿650公里的沿海城市德班住了下来,1939年病逝于此,享年64岁。一路上,他以旅途经历为创作灵感,在教堂、酒店、市政厅和私人宅邸的墙壁上作画,以此为生。如今,他的作品可以在巴伯顿德兰士瓦酒店(Transvaal Hotel,现为巴伯顿历史和金矿私人博物馆)、附近的矿工酒店(Diggers Retreat Hotel)以及酒店内的悬挂树酒吧(Hanging Tree Bar)的挑高墙壁上找到。

这让人疯狂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巴伯顿的河床仍然布满了黄金,游客可以在南开普河(South Kaap River)进行淘金初体验。恩格布雷一只手拿着抹子,另一只手端着淘金用的锅对我说:“河床上的圆形岩石是一个很适合淘金的地方,因为水流会在此形成漩涡,而金这种沉重的金属,总是会沉到底部,附着在草根周围。”

恩格布雷铲了一些泥沙到有弧形纹路的锅里,然后加入大量的河水。他不断画圈搅拌,以便冲走泥沙和较大的石头,直到水变得清澈为止。然后他用手掌边缘扫去最上层的颗粒,直到剩下最细的、带点金色的颗粒为止。他说:“当你看到金子,你就会意识到那就是金子。金子有一种神奇的属性,让人着迷。”

巴伯顿的首个游泳池

Image copyright Iga Motylska

玛空瓦山坡上的喷泉酒店浴场(The Fountain Hotel and Baths)于1884年开业,是服务从世界各地来到巴伯顿的黄金矿工的公共浴场。这是该省第一个公共游泳池。浴场现在更名为喷泉浴场旅店(Fountain Baths Guest Cottages),在同一个地方设有游泳池。

旅店老板埃斯玛丽·哈罗德(Esmari Harrod)和尼克·哈罗德(Nick Harrod)收集了一文件夹的讲述旅店历史的剪报,其中有一些被裱起来放在酒吧里。埃斯玛丽·哈罗德表示:“大多数的剪报是由之前的业主收集的。这么多年来,旅店以前的客人、当地人、还有那些和旅店有家族联系的人也都捐赠了剪报。我们非常热爱这个地方,而且还开始做喷泉浴场旅店的发展史,向大家介绍它如何随着时代而变迁。”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