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红酒沉入海底的法国小镇圣马洛

布列塔尼海岸的海床温度在9-10摄氏度左右,与深酒窖的温度相当。 Image copyright Emmanuel Donfut/Balao
Image caption 布列塔尼海岸的海床温度在9-10摄氏度左右,与深酒窖的温度相当。

欧洲最汹涌的潮汐拍打着中世纪的大理石城墙,涌上带有盐渍的路面,悄然接近法国圣马洛(St-Malo)的游客。当地居民被称为马尔维纳人(Malouins),他们用从容不迫的亲切态度迎接汹涌的浪潮。

马尔维纳社群一直与大海的潮涨潮落息息相关。早在公元1世纪,高卢人(Gauls)便在布列塔尼(Brittany)北部湾建起这座港口小镇,位于兰斯河口与英吉利海峡交汇处。由于水流从两个方向进出海湾,涨潮的场面让人叹为观止。

夏季,涂好防晒霜的英国游客陆续从朴茨茅斯来的渡轮下来,而法国人则聚集在此享受这夏日的微风和布列塔尼人的精湛技艺。但是圣马洛以及她的潮汐却属于当地人,他们带着欣喜和感激之情迎接潮涨潮落。

“我在圣马洛的时候,即使看不见海,也能感受到。”当地品酒师兼酒商赫德(Yannick Heude)说:“我知道她就在那里,永远在我身边。即使我走远了,她也在那。”

Image copyright SteveAllenPhoto/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圣马洛社区一直与大海的潮涨潮落息息相关,涨潮的场面让人叹为观止。

作为当地圣约翰修道院酒庄(Cave de l'Abbaye St-Jean)的庄主,以及当地烹饪学校L'École du Goût的合伙人,赫德的工作一半与当地美食有关,一半与海湾有关。他说,大海孕育着当地的文化,“海盐味的配菜”不仅出现在当地菜肴中,也是马尔维纳精神的一部分。

他说:“土地和大海(la terre et la mer)融合在一起,启发我们的厨师创造出非凡的菜肴,它简单、精细且富有生机。”

在15年前与朋友的一次出海途中,赫德萌生了海上运输的想法。他回忆道:“当时有捕鱼工、水手、餐馆老板和我这个品酒师。其中有一个人的孩子将要出生了,他说,‘我想在海底存几瓶酒,来庆祝儿子的诞生。’我回应说:‘好,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 赫德解释说,虽然专门陈几瓶酒来庆祝孩子出生是品酒师的常见做法,但是把酒藏在海里确实前无古人。最开始,将12瓶来自卢瓦尔河谷旺代产区(Fiefs Vendéens)的葡萄酒沉入圣马洛码头的海底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但后来逐渐演变成一年一度的沉酒传统,并发展为全国性的行为。

Image copyright ANDRE DURAND/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圣马洛以海洋文化遗产为骄傲,发明了海底陈酿葡萄酒,这确实充满诗意。

圣马洛以海洋文化遗产为骄傲,发明了海底陈酿葡萄酒,这确实充满诗意。这里曾是法国香料贸易的主要港口之一,也因此开始变得广为人知。马尔维纳人最远曾到达魁北克(马尔维纳人卡蒂埃 [Jacques Cartier] 的航行令加拿大曾经成为法属殖民地)以及福克兰群岛(原名马尔维纳群岛 [ÎlesMalouines],以纪念早期来自圣马洛的定居者)。1590年,圣马洛宣布从法国独立,以保护其航海经济免受宗教战争的影响,并且采用座右铭——“我们不是法国人,不是布列塔尼人,而是马尔维纳人”。虽然圣马洛共和国仅存在了三年,但是马尔维纳人却保持了坚定不移的民族自决精神,宛如锚定在海底。

赫德年复一年把葡萄酒储存在海底,让朋友们来品尝前一年的海底陈酿美酒。除了最初海底陈酒的初衷外,也有科学理论能支持赫德和他朋友们的敏锐直觉。在布列塔尼海岸,大洋底的温度徘徊在9-10摄氏度之间,与深酒窖的温度相当,而且海水能保护葡萄酒免受紫外线的损害。另外,圣马洛有着欧洲最大的潮汐,一天内有两次潮涨潮落,潮汐的作用和一种用于陈酿葡萄酒(尤其是香槟)的转瓶技术相似。这一缓慢转动葡萄酒让其熟化的过程,能防止沉淀物积聚在桶壁与桶底,从而保证了葡萄酒看起来明亮清澈。

赫德每年选择的葡萄酒都不一样,但他会确保有常规酒和起泡酒。海陈葡萄酒的风味每一批都各有不同,这也正是乐趣所在。赫德补充道,在整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仅仅经过轻微过滤的葡萄酒被静置在海底等待着这个不同寻常的发酵过程。潮汐移动瓶中的自然沉积物,葡萄酒所特有的风味逐渐加深。由于变化的潮汐能让二氧化碳气泡变得爽脆利口,这种效果在起泡酒上尤其显著。

Image copyright Yannick Heude
Image caption 在和朋友的一次出海途中,赫德(中)想出了在圣马洛海港陈酿葡萄酒的点子。

在发现海底陈酒的效果后,赫德决定每年都把一部分葡萄酒储存在港口海底。每年六月的第一个周末,一百名来自法国各地的美食家和品酒师都会购票来亲自体验这一盛况。

这项长达一天的盛事从沉酒活动开始。好奇的游客待在建造于14世纪、用于控制兰斯河入口的索利德尔塔(Tour Soilder)的影子里,看着赫德和他的团队用近700瓶红酒把渔船装满。红酒瓶被堆放在原是为贝类生产商设计的卡板箱里,非常适合这个与当地的饮食文化有紧密关联的活动。每个货架箱底另有小孔,用于保证在这一年中,海水和海草能够在酒瓶间自由移动。赫德说:“我们把这些酒准备好,然后就能开始了。”

一旦把葡萄酒拿到港口后,酒箱就会被拖网渔船放到15米深的海底。潜水员把箱子固定在海底,并留足一定的空间,保证每个酒瓶能够随着潮汐移动。然后他们再捞起去年储存(今年收获)的葡萄酒,为后面热闹的揭幕式作准备。经过了12个月的期待后,赫德和他的团队把箱子推到人潮中央。箱子里除了酒,还有贝类、海草等额外珍品缠绕在布满藤壶的瓶子外。人人都能一探究竟,看看这一年间酒瓶在海底都经历了什么。

赫德邀请观众免费品尝地方美食,这引起了一阵骚动。来自迪纳尔的雷诺(Philippe Renault)带来了自家面包店的酸面包,波迪尔(Jean-Yves Bordier)带来了曾荣获大奖的黄油,此外还有康卡勒生蚝和诺曼底牛肚。这些美食来自法国各地,品种丰富。在欢乐的气氛当中,专业品酒师将海底陈酒和他们的地窖藏酒对比。这些大师一边品酒,一边开始仔细分析其中风味——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Image copyright Yannick Heude
Image caption 沉酒活动期间,活动参与者会受邀品尝海底沉酿酒以及面包、生蚝等其它本地佳肴。

参加者在节庆前预先购买了沉酒活动的门票,品酒结束后,他们会在国家救援组织(SociétéNationale de SauvetageenMer,SNDS)海上警卫队的陪同下,开启塞泽布岛(Cézembre)的旅程。塞泽布岛是圣马洛海滩附近的一个小型、无人沙滩,曾是二战时期的德意志海军炮台。由于岛屿深处尚有未清理的地雷,因此大部分的景观都被铁丝网封锁,不过游客可以在小岛的海岸上安全地一览壮阔的马尔维纳美景。烤好的海鲜、盐渍的羊肉堆在碟子里,旁边还有黄油、新鲜出炉的烤面包,和滴着海水的海底陈酒。赫德说:“这挺有摇滚风范的。这是个盛大的派对,大家也都很喜欢。”

从最本质上来说,沉酒活动不仅仅是品酒,更是为了马尔维纳人庆祝其与大海之间延绵不断的联系。

赫德说:“从婴儿时期大海就孕育着我们,到头来,我们再也离不开它。不管是在艺术里还是在食物里,它无处不在。它在酒的味道当中、在海虾里、在贝壳里、在我们捕的鱼里、在春天的蔬菜里、在新生的马铃薯里。它在我们的身边,真的随处可见。”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