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苏比斯:一个拥有自由精神的微型国家

居民们说,如果你进入共和国时,盯着奥苏比斯美人鱼的眼睛,你将再也不想离开这里 Image copyright mauritius images GmbH/Alamy
Image caption 当地居民说,如果你进入共和国时,盯着奥苏比斯美人鱼的眼睛,你将再也不想离开这里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市居民们说,当你跨过一座桥,进入被这个城市环绕的一个自称为独立国家的微型共和国奥苏比斯,如果你盯着奥苏比斯美人鱼的眼睛,你就再也不想离开了。

这座铜像是雕塑家维尔查斯卡斯(Romas Vilčiauskas)于2002年创作的。它欢迎访客们来到这个微型国家。当地人声称是美人鱼诱惑了全世界的人们来访。

Image copyright Leonard Saw
Image caption 奥苏比斯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位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市内

奥苏比斯位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市内,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小的国家之一。不过不要被其微不足道的面积所惑。疆域虽微,它也有自己的总统、政府、宪法和货币,甚至还有一支由三、四条小船组成的海军(主要用于举行仪式)。这个微型国家还曾有过一支10人组成的军队,但鉴于共和国爱好和平,军队现在已经解散。

奥苏比斯的独特风貌源自对前苏联东欧集团式的建筑和艺术风格的兼收并蓄。20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解体后,维尔纽斯市内一座座曾经放置前苏联标志的雕像基座变得空空如也。1995年,一群当地艺术家在其中一个空置基座上竖起了美国摇滚巨星弗兰克·扎帕(Frank Zappa)的塑像(虽然他从未踏足过这里),象征着对自由和民主的呼唤。

两年后,1997年4月1日愚人节,他们更进一步宣称奥苏比斯脱离立陶宛而独立。尽管奥苏比斯国不被外国政府视为正式国家,但这个微型国家却成了维尔纽斯甚至整个立陶宛的骄傲。

Image copyright BBC / Fred Adler
Image caption 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鸟瞰

在立陶宛语中,奥苏比斯是河对岸的意思。维尔尼亚河把这里和城市的其他部分隔开。每年4月1日,共和国庆祝独立,当地称为奥苏比斯日。在这一天,游客们可以通过大桥进入奥苏比斯(边界每隔一天无人守卫),其护照上会被盖上入境章。他们可以使用当地(非官方)货币,还可随便享用中心广场喷水口里流出的啤酒。(是的,这是真的。)

最初只不过是一小群很有创意的人士一本正经地开了个愚人节笑话,后来竟弄假成真。今天,奥苏比斯共和国已拥有一部翻译成多种语言的宪法。

奥苏比斯外交部长塞帕提斯(Tomas Čepaitis)是这个微型国家的开国元勋之一。他解释说,共和国诞生于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即任何伟大的城邦都应该限制其居民的数量。

他说:“基于这种古老的思想,一个良好国家的公民人数应该不超过5000人,因为人类的大脑不能记住更多的面孔。因此我们想创造这个新的小国家。每个人都彼此认识,所以你很难欺骗和操控他人。”

共和国的国旗上是一只“神圣之手”:一只蓝色的手,中间有一个洞,使其无法接受贿赂。

立陶宛旅游部长鲁克斯基纳斯(Kestas Lukoskinas)告诉我,"主要的意思是我们双手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8年。

Image copyright Ana Flašker/Alamy
Image caption 虽然起初仅是一则愚人节笑话,但是奥苏比斯国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政府、宪法和货币

塞帕提斯说,他和其他建国者原本是想要创造一个能够让人们逃离现代生活的地方,在那里人们不受干扰,可以回归最重要的事情,“一旦跨过桥,你就可以成为你自己。你不再扮演任何社会的角色,也不再属于任何其他人,你只属于你自己。你可以思考你是谁,而不需要参与到全人类的疯狂中,也可以生活下去。”

鲁克斯基纳斯同意塞帕提斯的看法。他说:“奥苏比斯的氛围完全不同寻常,你感到更快乐也更放松。你去酒吧就可以见到维尔纽斯市长,或者篮球明星,或者著名艺术家,大家只是在那里放松。任何其他地方的豪华酒吧或豪华饭店都有各种限制,有繁琐的规矩,但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虽然构思成立共和国的故事是一桩轻松趣事,但是这个地区的历史却并非如此。20世纪中叶苏联统治时期,奥苏比斯曾经被废弃,成了只有胆大者或者傻瓜才会光顾的城中危险街区。

主干道奥苏比斯大街曾被称为“死亡大街” ,不仅因为这里犯罪率居高不下,还因为这条街上曾经居住的犹太人在纳粹大屠杀中丧生。

如今,这条蜿蜒曲折的鹅卵石街道以奇特的艺术装置和全新的生活观念而著称。

Image copyright Hemis/Alamy
Image caption 奥苏比斯的象征是神圣之手。一只蓝色的手,手心是一个洞,意味着无法受贿

1997年奥苏比斯宣布独立后,紧接着就制定了宪法。1998年一个夏天的午后,塞帕提斯和总统列雷基斯(Romas Lileikis )花了3个小时撰写了其中的条文。

塞帕提斯说:“我们刚刚宣布成立共和国,然后他(列雷基斯)因为没有热水来找我,这就是为什么有一项关于热水的条文。” 塞帕提斯指的是奥苏比斯共和国宪法第二条,规定所有人都有权获得热水、冬季取暖和瓦片屋顶。

他说:“列雷克斯在我家洗完澡后,我们认为,既然现在有了一个共和国,就还需要一些文件,于是我俩坐下来,起草了一部宪法。”

宪法第41条条文体现了奥苏比斯国关于自由思想的精髓,其中包括 “每个人都有死亡的权利,但这不是义务”;“"每个人都有理解的权利”,以及令人略感困惑的 “每个人都有权什么都不理解”。

共和国宪法甚至还涉及宠物。例如:“狗有权成为狗”,“猫没有义务爱它的主人,但在需要的时候必须提供帮助”。

塞帕提斯解释到,“我写了关于猫的条款,因为我是一个爱猫的人,列雷克斯写了狗的部分,因为他喜欢狗,”这是一种诗意的平衡。

宪法被印在大型镜面矩形板上,并排挂在当地被称为宪法大道的马路上。现在有30多块这样的金属板挂在墙上,拉丁文版是最近才被挂上去,教宗9月访问波罗的海国家时曾亲自为它赐福。

宪法大道通往共和国的中心,那里有一座天使加百利的雕像。“奥苏比斯天使” 建于2002年,象征着发展和复兴。他的小号预示着一个新的自由思想的时代。

Image copyright Luis Dafos/Alamy
Image caption 每年4月1日,游客过桥进入奥苏比斯国时,护照上会被盖上入境章

和奥苏比斯共和国的大多数事一样,政府结构和官员任命也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共和国的议会大厦同时也是当地的咖啡馆兼酒吧。一个由十几位部长组成的核心小组负责监督这个微型国家的运作。其他人如果想要参与到奥苏比斯的政治事务中,必须成为积极参与当地社区活动的成员。

鲁克斯基纳斯说:“最重要的是要被认可。你可以说我是足球部长或者飞盘部长,都没关系。但是你必须得到认可。”他补充道,他理解这种自由式政治的吸引力。

他笑着说道:“这样做放松了日常生活的紧张感和外交礼仪。你可以放松地和首相或者总统喝一杯。这是我们玩的一个严肃的游戏。”

虽然听起来不同寻常,但是这套系统已经成功的运作了21年。在这期间,共和国总统(除了在某些奇怪的场合,他会开玩笑承认自己想要休息一下)和他的很多部长一直在履行职责,多数时候在星期一碰面开会商量国事。

他们一起制造政治浪潮,积极和其他国家建立联系,尽管是非正式的。

奥苏比斯甚至还有一个叫西藏广场的公园。中国对奥苏比斯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市民身份感到愤怒,视为是一种政治上而非文化上的行动(而奥苏比斯公民对中国声明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Image copyright Christian Harberts/Alamy
Image caption 奥苏比斯宪法的各种翻译文本刻在宪法大道上的镜面板上

自1997年宣布立国以来,奥苏比斯国激起了游客们的兴趣。但意想不到的是,共和国竟因此成为高级住宅区,有了地产开发,导致国内地产价格飙升。

鲁克斯基纳斯说:“现在这里是继旧城区之外,维尔纽斯第二贵的区域。如今没有艺术家可以买得起一套这里的公寓,除非你有名而且有钱。”

这引起了一些共和国部长的担忧,他们担心随着游客数量的增长和人口膨胀而失去他们独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但塞帕提斯希望这有助于把奥苏比斯共和国的理念传播开去。

他说:“我非常乐意见到那些梦想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国家的人们。这种梦想和现实的交汇是我们在开始这一切时所期待的最好结果。我很高兴看到他们在现实世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国家,这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难怪美人鱼把他们带来了这里。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