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一个随时、不停道歉的岛屿

可 Image copyright Alamy

李云载(Yun-Tzai Lee)和陈乔安(Joanne Chen)夫妇是一对甜到掉牙的情侣,他们彼此深深了解,牵手时十指紧握,可爱极了。尽管李先生对未婚妻陈小姐举止亲昵,但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却并不简单。话到嘴边,李先生就满脸通红了,因为觉得“不好意思”。在台湾,“不好意思”这个词可用于道歉或是表达害羞之情。

李先生说:“很多台湾人都有同感。”

欢迎来到台湾这个道歉语的复杂之地,简单一句“不好意思”就足以让你了解各种礼节。这个词组由四个汉字构成,作为一个万能词,可以在各种情况下使用,比如礼貌地呼叫服务生,表达对老板深深的歉意,或者在思绪凌乱、努力告白时。

Image copyright Keitma/Alamy
Image caption 在台湾说"不好意思"足以让你了解各种礼节。

纽约布鲁克林城市大学汉语教授张嘉如(Chia-ju Chang)说:“台湾人将‘不好意思’挂在嘴边。 因为台湾人说话很有礼貌,所以当我们打断别人或寻求帮助时,都会说‘不好意思’。我们甚至可以用‘不好意思’来开启对话。”

台湾人说“不好意思”语速很快,听起来四个字的发音几乎是连在一起的。国立台湾大学中文系教师杨欧与说过,与德语的“对不起”(Entschuldigung)或英语的“抱歉”(excuse me)概念相比,“不好意思”挺难翻译的。西方的“对不起”概念无法表达所有的社会美德,而“不好意思”包含的是更广泛的社会礼节。“不好意思”也可以是一种情绪、一种感觉、一项行为准则,或者是台湾文化的整体思想基础。

在台北搭捷运,当乘客们小心翼翼地从别人身旁抽身而过,可以听到此起彼落的“不好意思”;走进教室,能听见学生提问时,以“不好意思”开头,带着一丝歉疚和感激之情;打开一封电子邮件,即使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不好意思”也经常出现在第一句,代表“打扰您了”等含义;而如果收到亲戚的礼物,正确的回答不是“谢谢”,而是“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对于不知情的人来说,台湾似乎是全世界最痴迷于道歉的国家,但其实“不好意思”文化代表了台湾人的谦虚和害羞。

Image copyright James Brooks/Alamy
Image caption 张嘉如教授说:"台湾人将'不好意思'挂在嘴边。 因为台湾人言辞上很有礼貌。我们甚至可以用'不好意思'来开始和别人的对话。"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荣休社会语言学教授李勤岸(Khin-huann Li)说,正如你今天所看到和听到的,台湾的道歉文化跟几十年的日本殖民统治以及儒家的道德教化有很大关系。虽然不知道"不好意思"的确切起源,但李教授和其他语言学家认为,它主要是数千年儒家和谐思想的产物。儒家和谐思想的中心是维持群体关系而不是个人关系。他们认为,不惜一切代价保持社会凝聚力仍然是台湾社会道德的基石;在台湾,家族和社会的利益必须放在个人利益之上。

此外,台湾的“不好意思”文化,也部分深受日本的sumimasen(译作“对不起”)道歉文化的影响,两者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李教授说:“总而言之,说‘不好意思’的习惯经常可阻止矛盾的进一步升级。”

他解释说:“传统的台湾文化更加细腻,更为他人着想,努力与他人保持礼貌的关系。”

Image copyright Sean Pavone/Alamy
Image caption "不好意思"文化揭示了台湾谦虚和害羞的一面

“不好意思”广泛使用,一方面营造了顺从和重礼仪的文化氛围,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台湾人无与伦比的礼节。对来台湾旅游的人来说,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用中文说对不起很容易将你带入语义复杂的后续交谈。李教授说:“如果有疑问,比较安全的做法是说一句‘不好意思’;不过很有可能对方也会跟你说‘不好意思’。这是台湾本土不言而喻的规则。”

李教授还认为,这种文化的文化是台湾独有的,并不存在于其它华语地区;虽然在台湾的街道上能听到此起彼伏的"不好意思",但在中国大陆或者马来西亚,由于不像台湾那样推崇礼貌修辞,就不常听到类似的“不好意思”。

InterNations发布的外籍人士调查显示,台湾连续被评为世界上最友好的地区之一。大约90%定居台湾的外籍人士对当地人的待客之道评分很高,而其它地区的这个比例平均为65%。这份对全球12,500多名受访者的调查显示,现在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在台外籍人士正考虑在这个太平洋小岛上定居。吸引人们来到台湾这座郁郁葱葱的热带岛屿的秘密其实一点也不神秘——只是礼貌和友好。

然而,家在港口城市高雄,今年25岁的药剂师尤杰如说,台湾在友善方面世界领先的美好形象可能是虚假的,或者至少不是完全如此。不得已委屈自己,为了芝麻小事而道歉,有时甚至关乎个人尊严,最终可能会适得其反造成更大的伤害。讽刺的是,询问别人自己能否做什么事、说什么话、离开哪里、去哪里,可能更多是给自己找更多的麻烦。

尤杰如说:“当有求于别人的时候,台湾人会经常使用‘不好意思’作为开场白,屈尊身份来寻求帮助。”

事实上,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想就已经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 对于被采访这件事情感到害羞。

Image copyright WorldFoto/Alamy
Image caption 台湾的道歉文化跟几十年的日本殖民统治以及儒家的道德教化有关。

“言不由衷”?

“要面子”在台湾是一个大问题。试想如此一个社交格局 - 每个人的一步都会影响你的下一步。在这种情况下,面子就是一种社交货币,它可以让你结交朋友并建立职场人脉,这些有助于你完成一个大项目、拉来一笔对你公司的投资,甚至是遇见你未来的妻子。如果没有“面子”,人们就不太可能信任你,帮助你在生活中取得成功。最终目的是保护自己、你的自我形象和尊严,并通过回报他人的善举来讨好他人。

这就是为什么台湾人反对、也一直努力避免冲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和谐稳定的局势。但是,严格遵守这个道德准则会发生什么偏差呢?你可能会陷入类似台湾过度道歉这样的困局。

杨教授补充说,另一方面,一些人"脸皮薄",意味着缺乏或者失去社会声誉和地位,因为担心给别人带来不便而尽量不麻烦别人,当然不喜欢在公共场合丢脸。最终,人人都原地不动,没有人会站起来做些什么。

杨教授觉得自己被淹没在太多敷衍的道歉中,大家把 “不好意思”挂在嘴边更多的是出于习惯,而不具有更深的意义,其结果是半心半意,没有任何真诚的道歉或遗憾。更不用说,由于岛上不断增长的孤立意识和经济萎靡不振,台湾正面临被冠以“鬼岛”或“幽灵岛”等称呼。

研究鬼岛现象的铭传大学信息学教授陈文辉说:“台湾在世界上的身份经常被误解。这个岛屿经常被视为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制衡,由于未被官方认可为一个国家,陷入各种外交陷阱。”陈教授预测,台湾社会的道歉、磕头文化最终可能不会有任何益处,甚至可能导致失败。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对台湾有如此悲观的预测。对于李教授而言,他认为岛上深厚的“不好意思”文化是维持和平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不好意思”文化消失,那么几个世纪以来的传统也将消失。

“如果保留这些理念而且每天都说这些话,人们将更讲礼貌、讲道德,社会也会更传统。反之,整个社会就会形成不讲礼貌、不讲道德,咄咄逼人的风气。台湾的文化'必须'在道德与和谐方面保持良好的状态,” 李教授说道,并习惯地以“不好意思”结束他的谈话。

请访问BBC Travel 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