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于大不列颠的意大利小镇

British Day Schio is an annual celebration during which the residents of Schio, Italy, declare themselves British (Credit: Rossi Thomson) Image copyright Radosveta Ignatova

要不是天空阳光明媚,我以为我还在英国。

商业街上人山人海,英国国旗迎风飘扬,一丝油炸鳕鱼的香味弥漫在空中,女王向粉丝们挥手致意——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坐在闪闪发亮的汽车里,她的曾曾曾祖母女王维多利亚打着黑色蕾丝阳伞也在一旁。

时间和空间的连续性似乎被打破了,两位最厉害的英国女王同时出现,还是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这里不是伦敦,我正身处意大利北部一个名为斯基奥的小镇。

这是斯基奥英国日(British Day Schio),一个向大不列颠致敬的周末狂欢。这两天斯基奥人会称自己是英国人,打扮成历史上和当代的英国人物,甚至出版一份报纸(今年的标题骄傲地写着:意大利最英国的城市! (La Citta' Piu' Britannica d'Italia!))。

51岁的卡诺瓦(Claudio Canova)从事数字营销,六年前有了举办斯基奥英国日的想法。他说:“斯基奥一直是‘意大利的曼彻斯特’。”

斯基奥的这个称号源于小镇的工业史。就像曼彻斯特一样,斯基奥曾经也是一个主要的羊毛和纺织品生产中心。

1718年,威尼斯贵族特隆(Nicolò Tron)从英格兰引进新的羊毛纺纱和织造技术,在斯基奥建了一个重要的毛纺厂。特隆是一位企业家,和英国数学家牛顿以及英王乔治一世的前威尼斯共和国大使都是朋友。他尝试向威尼斯介绍英国的经验技术,却被各大有影响力的纺织公司拒之门外。所以,特隆转而去了北部边界的斯基奥,一个有数百年历史的羊毛生产中心,拥有廉价的熟练工人和丰富的原材料 城市。,他在1701年获得了国家许可,开始自行生产独立于威尼斯纺织公司的精美纺织品。他雇了九位英国工人,他们举家搬到了斯基奥,在特隆的新羊毛厂工作。

几十年后,特隆又把另一项英国发明带到了这个意大利小镇:飞梭。

英国兰开夏郡的机械师约翰·凯(John Kay)发明了飞梭,大大加快了纺织速度,既提高了生产效率又降低了成本,飞梭还可以被机械化生产,为自动织机奠定了基础。

斯基奥很快成为高品质纺织品的代名词,产品出口到整个欧洲以及世界各地。

Image copyright De Agostini Picture Library/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基奥与曼彻斯特的关联源自它曾是主要的纺织品生产中心。

19世纪时,罗西父子(Francesco Rossi和Alessandro Rossi,与我这个罗西无关)把斯基奥的纺织生产推向了新高度。曼彻斯特及大不列颠各处高大的毛纺厂也启发了小罗西,他于1862年在斯基奥修建了阿尔塔工厂(Fabbrica Alta),是19世纪意大利最大的工厂。今天它是意大利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标志。

阿尔塔工厂高大的厂房上有330扇均匀排列的窗户,虽然厂房已经永久关闭,却见证了斯基奥和曼彻斯特几百年来在技术上的紧密联系,尽管二者相距近2000公里。

“加上斯基奥多雨的天气和市民们暴躁的性格,这里绝对是意大利最英国的城镇。”卡诺瓦说。

Image copyright Rossi Thomson
Image caption 斯基奥的阿塔尔工厂建于1862年,是19世纪意大利最大的工厂,现在是意大利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象征。

斯基奥英国日由斯基奥生活节(SchioLife)演化而来,是一个由卡诺瓦主导的以英国摇滚为主题的音乐节。“我们从2007年开始就一直在举办音乐会,有机会接触了很多传奇的音乐人,例如创世纪乐团(Genesis)的哈克特(Steve Hackett),普洛柯哈伦乐队(Procol Harum)的布鲁克爵士(Gary Brooker),是乐队(Yes)的键盘手威克曼(Rick Wakeman),和杰叟罗图乐队(Jethro Tull)的安德森(Ian Anderson)。”

“我们住在意大利最英国的小镇,得做些什么来强化这些特征”,卡诺瓦继续说:“经过六年的努力,我认为我们已经成功了。”

以“刺激·独立·原创”为口号——卡诺瓦说这反映了斯基奥市民的性格——斯基奥英国日自成立以来人气越来越旺。节日定在十月的第二个周末,2017年吸引了3万多人参加。2017年是向绿洲乐队(Oasis)致敬,2018年则是向音乐人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

“每年我们都会根据艺术家们所传达的社会价值来选择一位。盖布瑞尔是世界和平人士,他所传递的信息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头三年的节日则分别纪念了披头士乐队(The Beatles),《歌剧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和平克·弗洛伊德乐队(Pink Floyd)。”卡瓦诺说。

“下一年致敬谁?”我问道,心急地想了几个名字,都是英国顶级的,像宠物店男孩组合(Pet Shop Boys)、杜兰杜兰乐队(Duran Duran)、赶时髦乐团(Depeche Mode)等等。

Image copyright Rossi Thomson
Image caption 2019年的节日将会致敬建立了阿尔塔工厂的小罗西,以纪念他诞辰200周年。

然而,2019年的节日将会纪念小罗西,因为是他诞辰200周年。

我是在今年十月节日那天下午早些时候来到斯基奥的,中央街道两旁排列着黄褐色、焦糖色和深橙色的宏伟建筑,男男女女都穿着他们最英式的衣服走在人行道上。

商店橱窗里展示着丰富的英国物品:与英国国旗同色的饼干盒、英国邮票、伦敦眼的宣传单、女王的明信片、印着英国王子哈利和梅根幸福面孔的小旗。整个城镇,诸如艾比路和卡纳比街这样著名的地方被装饰一新。甚至连意式雪糕店也在窗户上打出巨幅标志,用英文写着“冰淇淋”。

“斯基奥老老少少都喜欢这个活动,”卡诺瓦告诉我:“斯基奥英国日吸引了成千上万人参加,大家穿着英式服装,或者打扮成哈利·波特(Harry Potter)、007(James Bond)、神秘博士(Dr Who)或是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一类的著名人物。他们在街上用英语交谈,仿佛稀松平常。走进商店都是用英语询问,打招呼问好也是英语 。

没有讽刺意味,完全是对大不列颠和斯基奥自身工业过往的真诚赞颂。

Image copyright Rossi Thomson
Image caption 斯基奥英国日每年秋天举行,会有街头表演和英式主题游行。

“英国脱欧之后呢?你还会继续组织吗?”我问卡诺瓦。

“绝对会!”,他回答道。“我们当然会继续组织,而且更加坚定。”

曼彻斯特还不知道有这个节日。卡诺瓦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与曼彻斯特取得联系,然后借着两个城市的历史联系建立关系。

“英国脱欧会改变斯基奥对英国的看法吗?”我进一步问道。

“不,绝对不会,”他急切地回答。“我认为英国人民在历史上总是领先于欧洲其他地区,甚至是全世界。我相信他们只是想使国家免受经济和金融入侵,而不是在防范欧洲人民。”

Image copyright Rossi Thomson
Image caption 节日期间,意式雪糕店用英语宣传冰激凌,还有商店供应炸鱼和薯条。

那天晚些时候,我来到斯基奥圣彼得大教堂前的大露台。从那里可以看见下方的主广场上挤了好几百人,他们在等待节日的重头戏——斯基奥英国日游行。越过房顶,我看到小多洛米蒂山脉陡峭的山巅。

振奋人心的《苏格兰勇士》进行曲奏响,演奏者们身穿苏格兰短裙,熟练地吹奏着苏格兰风笛,根本看不出来不是苏格兰人,可其实是来自附近的意大利城市维琴察。后面是长长一列以前的英国汽车,车型漂亮车身发亮,代表了英国几十年来在技术和设计上的进步。

突然,人群涌向前方,急着去看什么东西,但我看不到。我伸长了脖子瞥见一辆闪闪发光的敞篷车,由四名带着熊皮帽子的守卫围住。

“是女王!”我高兴地喊了出来。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容光焕发手持花束,接受人群的敬仰,时不时还标志性地挥挥手。

Image copyright Rossi Thomson
Image caption 在斯基奥英国日期间,演员们装扮成重要的英国人物,包括女王伊丽莎白二世。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斯基奥英国日的组织者。他们甚至让我——一个完全不关心皇室的保加利亚人,看到女王时也兴奋得头晕目眩。

意大利的节日可不少,但斯基奥英国日却独树一帜。小镇居民汲取了一些英国文化碎片,将他们拼凑起来,以家乡自豪感和工业历史为粘合剂,创作成一幅红白蓝色的英国拼图。

最厉害的是,斯基奥人民已经掌握了出名难懂的英式幽默。看看斯基奥英国日的报纸就知道,上面一行红色小写着:“即使天气好游行也要举行!”

请访问 BBC Travel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