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温泉:在社交网络上走红的棉花堡镇

土耳其著名景点棉花堡温泉在Instagram上走红,也让这个景点重获生机,迎来了世界各地的游客。

棉花堡温泉一景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棉花城堡”

土耳其西南部安纳托利亚(Anatolian)高原西边200米的高空处波光粼粼,泉水顺着白色的梯田,沿着悬崖逐层向下,流入下方的科布列季平原(Çürüksu)。

这里被称为棉花堡 (Pamukkale,土耳其语意为“棉花城堡”),实则是一系列天然温泉,泉水富含碳酸钙,从上游古老的希腊罗马温泉城希拉波利斯市(Hierapolis)涌出流淌至此,形成如画一般水光潋滟的阶梯状温泉池。

一对男女在棉花堡温泉浸浴 Image copyright Nori Ja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指的是一系列天然温泉。

被遗忘的小镇

希拉波利斯市曾经守卫着棉花堡,如今,这一地质奇观和山顶处希拉波利斯市的优雅废墟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虽然棉花堡已经因为水晶般清澈的温泉成为土耳其其中一处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每年有近200万游客为了蓝绿色的泉水而来,但是坐落于温泉脚下,人口2000多的棉花堡镇,却被同名的著名景点遮蔽了很久。

远离温泉的棉花堡镇几十年来尘土飞扬,一幢幢小砖瓦房和小杂货店围着一座清真寺和几家小餐馆而建,山羊透过前院围栏瞧见一辆辆载满温泉游客巴士正在上山,农民在田地里劳作一天之后,开着拖拉机回家。

从空中俯瞰棉花堡温泉 Image copyright Nori Ja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温泉已成为土耳其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

“疗效显著”

据说棉花堡的温泉水可以治愈皮肤疾病,舒缓身体疲劳。几个世纪以来,以此地为家的希腊人、罗马人、拜占庭人和土耳其人都知道温泉水的疗效。最近还传说在泉水中沐浴可以缓解疾病。

1950年代,北塞浦路斯有位名叫卡基( Ali Riza Cagin)的人。他不过30出头,却患有严重的关节疼痛,无法长时间工作或站立。在医生的建议下,他来到了棉花堡温泉,短短几个月后就重返工作岗位。现在,仍然有许多土耳其医生建议湿疹和风湿病患者到这里来。

棉花堡温泉 Image copyright Nori Jamil
Image caption 据说棉花堡的温泉水可以治愈皮肤疾病,舒缓身体疲劳。

沉睡的小镇

卡基奇迹般地康复后,在1960年代,棉花堡温泉水有助身体恢复健康的故事流传到了安纳托利亚高原以外的地方。但温泉池脚下的棉花堡镇依旧只是一个寂静的小城,都是以种植石榴、葡萄和樱桃为生的农户们。

然而,土耳其驻伦敦大使馆旅游事务的发言人博兹达(Umit Bozdag)称,土耳其政府在1970年代已经开始将爱琴海和地中海沿岸的土地出售给企业家,希望在整个西南部地区快速发展旅游业。沿海度假村提供棉花堡温泉一日游,游客们蜂拥而至。棉花堡镇的一些居民抢占先机,倾其所有,甚至贷款在梯田状的碳酸钙温泉周围以及下方的小镇上建起了简朴的酒店和餐馆。

棉花堡镇农户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镇种植石榴、葡萄和樱桃的农户。

日久失修

棉花堡温泉游客人数增加对当地环境也造成了破坏。希拉波利斯山上不断出现外地投资者建造的酒店,令一些古城遗址遭到毁坏。一些酒店引入温泉水,排干了部分温泉池,化粪池的污水开始渗进温泉水中。

1980年代后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得已介入。在其建议下,当地政府于1990年关闭了通往希拉波利斯的道路,并拆除温泉浴池和古遗址周围的许多酒店和建筑。禁止游客穿鞋踩踏钙化岩,不得在天然温泉中使用肥皂,也不可以在温泉的坡上骑摩托车。

虽然新措施有助于修复温泉池,但棉花堡镇的经济却遭受重创。接下来的十年中,在棉花堡镇及其周边共计约200间家庭酒店当中,约有四分之三被迫关门。政府官员在温泉附近投资兴建了许多大型温泉主题度假村来复苏当地经济,但度假村没建在棉花堡镇,而是7.5公里之外的卡拉海伊特村(Karahayit)。

棉花堡古迹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温泉游客人数增加对当地环境也造成了破坏。

温泉复兴

政府1990年关闭了通往希拉波利斯的道路,此前的五年里,近7000名居民搬离棉花堡镇。不少人在卡拉海伊特的豪华度假村找到了工作,或是搬到了土耳其的大城市,还有些人,比如博兹库尔特(Hakan Bozkurt),则在国外找工作。1996年,由于棉花堡镇的客流量不足,博兹库尔特的父亲也和许多人一样,被迫关闭了小型家庭酒店,回归果园营生。

棉花堡镇就这样缓慢发展了十年多的时间,直到当地人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新事物扭转了小镇的命运——社交媒体。

博兹库尔特说, 2011年,小镇波光粼粼的温泉照片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走红,吸引了一群预算不高的自由行游客。与大多数从沿海豪华度假村参加一日游乘巴士抵达的游客不同,新游客中许多人都希望住在离温泉瀑布尽可能近的地方。一开始没多少人入住,但没多久就越来越多。2012年,博兹库尔特和妻子回到棉花堡镇,翻新并重新经营起他父亲关掉的家庭酒店。

棉花堡镇一景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Image caption 1990年,近7000名居民搬离棉花堡镇。

博兹库尔特说:没有互联网客流量就不足。酒店关门之前,我们曾站在从代尼兹利市来的主路上招呼过往车辆,以此招徕顾客。

棉花堡温泉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温泉在Instagram上走红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

网络热潮

棉花堡波光粼粼的白色岩石温泉照片迅速走红,世界各地的书刊杂志称它为“适合发Instagram”的奇景,是社交媒体必打卡的“目的地”之一,也是“一生中必去的地方”。

目前,在Instagram上搜“棉花堡”得到的结果超过50万——大多是年轻漂亮的游客在波光粼粼的蓝绿色泉水和白色的温泉池中摆拍。与几十年前不同的是,希拉波利斯市和温泉池现在受到严密的管理,出于保护,部分区域禁止游客进入。

博兹达认为,社交媒体对复苏棉花堡镇经济的作用超越了任何政府资助的旅游项目。

他说:“我可以花一整天跟你讲述棉花堡有多美,温泉水疗效有多好,但仅仅一张照片就能吸引你来。”

棉花堡白色岩石温泉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波光粼粼的白色岩石温泉照片迅速走红

今日棉花堡

棉花堡温泉走红网络对同名的小镇产生了明显的连锁反应。

虽然棉花堡镇还保有质朴农业小镇的感觉,但最近,周边已经开始涌现出一些较大型的酒店和餐厅。小镇中心的专业旅行社提供各种行程,包括温泉之旅以及游览附近古尼高原(Güney Plateau)的葡萄园——那是土耳其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之一——还有参观老底嘉古城废墟,这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暂列为世界遗址,也是《圣经启示录》(Book of Revelations)中所说的七座教堂之一。

此外还可以游览距离代尼兹利市17公里的松林山区和瀑布。每天天一亮就能看见希拉波利斯市上空飘浮的热气球,还有许多滑翔伞教练翱翔在温泉池和古城之上,带着胆大的游客从高空俯瞰这个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景点。

棉花堡镇的居民也越来越欢迎游客品尝当地“从田间到餐桌”的特色食物,这么做有助于将家庭农场和古老的食谱传承给年轻一代。漫步在小镇狭窄的街道上,你会看到女人们用新鲜的菠菜和奶酪烘焙馅饼,阿尔提塔斯(Ayşe Altintaş)就是一位。受游客们欢迎的还有用自家制橄榄油和柠檬调味的本地鳟鱼、榛子馅的土耳其软糖和本地石榴。

阿尔提塔斯在一家小型家庭酒店做厨师,她说:“没有这份工作(她就不得不)长途跋涉(去挣钱)。”

棉花堡做面包的老妇 Image copyright Nori Jemil
Image caption 棉花堡还保有质朴农业小镇的感觉。

可持续旅游

问问棉花堡镇的居民,他们会说,最近过夜游客的增多不仅有助于增加就业机会以及保留当地传统,对温泉也有积极影响。

棉花堡镇哈尔图酒店的老板奥勒马兹(Turgay Olmaz)说,人们不再只是乘巴士跑来玩下水,还会探索小镇和周边景点、了解土耳其文化,以及“(见到)真正生活在当地的土耳其人”。在这些事情上花的时间越多,长远而言对钙化温泉池的压力就越小。

奥勒马兹认为,与灰蓝色温泉池一样具有吸引力的,是在棉花堡镇找间家族经营咖啡馆,品尝一杯现煮咖啡,或者看一群当地人玩西洋双陆棋,肯定能让游客们获得更有意义的旅行体验。他说,棉花堡镇让人们有机会了解“真正的土耳其”。

棉花堡热气球观光 Image copyright Noni Jemil
Image caption 当地人认为棉花堡温泉游客的增多有利于增加就业机会。

请访问BBC Travel 阅读英文原文

以上图片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围绕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