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食品 来自巴西亚马逊的阿萨伊浆果

阿萨伊 Image copyright Alamy

“我的阿萨伊是棒、棒、棒,”瓦妮莎·艾斯布兰朵娜斯(Vanessa Esplendorosa)唱着。“真好、美味、好吃、可口、真棒。我的麦片你想要,我的酱汁你想要,我的光芒你想要。”

“魅力四射”的瓦妮莎(她的真名是桑托斯,Vanessa Cabral dos Santos)坐在里约热内卢伊帕内马海滩(Ipanema Beach)炽烈的阳光下,继续用葡萄牙语吟唱着她的韵律;她一边唱,一边把香蕉、草莓、芒果、水蜜桃、格兰诺拉麦片、炼乳 、脆花生糖和巧克力糖浆摞到我装有冰冻阿萨伊的杯里。在售卖这一广受欢迎的亚马逊超级浆果泥的过程中,她正是凭借这个小小的表演而成为了人们喜爱的海滩名人;亚马逊超级浆果泥横扫了巴西热带雨林乃至全世界的健康食品餐厅。

取材自阿萨伊果(açaí,也称巴西莓)的阿萨伊浆果泥呈深紫色,酷似冰淇淋,因其抗衰老和激活身心机能的特性而赢得赞誉;不过最重要的则是其独具特色的好味道,就像融合了黑莓和巧克力的味道一样。巴西生产的阿萨伊浆果占全世界阿萨伊浆果供应量的比重高达 85%,每年超过 125 万公吨——足够填满 500个标准游泳池。

Image copyright Ian Walker
Image caption 瓦妮莎在里约热内卢伊帕内马海滩售卖冰冻阿萨伊浆果泥,因其所吟唱的绝妙韵律而闻名(Credit: Ian Walker)

瓦妮莎的肩上挎着一个冷藏箱,身上穿着一件白色 T 恤,上面写着的“阿萨伊”仿佛在呐喊;瓦妮莎在伊帕内马海滩第9号救生塔附近炽热的沙滩上来回走动,用她始终如一的热情主动让大伙儿原本已浸满阳光的日子显得更加灿烂。当地人给她拍摄的说唱视频已在 YouTube 和脸书上走红;今年当地媒体集中报道了瓦妮莎之后,里约热内卢音乐制作人——唱片节目主持人莱科(Leco JPA)和波图加(Portuga)被她的魅力深深吸引,给她提供了一个录制歌曲的机会。

瓦妮莎唱的《阿萨伊放克》(Funk do Açaí) 的视频于7月在 YouTube 播出之后,迅速收获了几百万的点击量。巴西贫民窟中诞生的放克音乐,一向以性、毒品和暴力而出名,但瓦妮莎的《阿萨伊放克》之所以受到欢迎,却是因为她赞颂了巴西人见人爱的阿萨伊浆果。

“阿萨伊,康姆,帕考克,索科,索科,索科,索科,”瓦妮莎在副歌中唱道。这是一个文字游戏,描述的是她在制作浆果泥时一同配上的咸花生糖,人们称之为帕考克和索科,也就是葡萄牙语中表示“潘趣酒”的单词。阿萨伊伴花生糖潘趣酒!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阿萨伊浆果泥因其抗衰老和激活身心机能的特性而赢得赞誉(Credit: Pulsar Imagens/Alamy)

感受着里约居民闻名于世的热情,注视着镜头前她翩翩起舞的每一个动作;当我得知就在几年前,瓦妮莎被临床诊断为患有抑郁症且拒绝与外界交流时,我震惊了。在医生的建议下,瓦妮莎的伴侣安娜(Ana)开始把她从郊外的房子里带到海滩上,同时还带来了阿萨伊,安娜准备让瓦妮莎卖阿萨伊浆果泥。起初,瓦妮莎告诉我,她只会坐在那里,看着人们,一个都不会卖。而当她厌倦了看人们之后,便开始在沙滩上来回走动叫卖。终于,一种本能开始在体内回响,与此同时她开始唱一些没什么吸引力的韵律,以此来叫卖她的产品。在沙滩上迈出这一步,她自信心大增。

“每次我见到一位顾客,我都会唱歌给他们听,做点事情来为这一时刻增添欢乐,让这个人像星星一样闪耀,并感到欢欣鼓舞,”她说。“我总是尽心尽力地为人们带来正能量,因为当我从一个充满抑郁和伤心的黑暗世界出来时,这帮助我改善了情况。我不能再伤心下去了;我总是和阿萨伊紧密相依,还有海滩的气候,在阳光下,在大海里,在它带来的正能量中。”

她接着说,“我有这个机会来和两位唱片节目主持人录制这首《阿萨伊放克》,以此来完成这个感恩传递,感谢阿萨伊浆果为我做的一切,感谢我的工作提供给我的一切,感谢我去过的地方,因此我觉得,这些都值得我们来录一首歌——一首放克音乐。”

如今,瓦妮莎瞄准了音乐事业;她的故事讲述了阿萨伊如何帮助她重获新生,而这个故事与阿萨伊古老的当地神话遥相呼应。它的名字来源于一个当地图皮(Tupi)语单词,意思是“哭泣的水果”。那些想象力不够丰富的人说,这是指水果渗出的汁液,但是传说中它是一种在眼泪中诞生的水果。

Image copyright Ian Walker
Image caption 瓦妮莎的歌唱走红之后,当地的音乐制作人为她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录制歌曲《阿萨伊放克》(Credit: Ian Walker)

在葡萄牙舰船驶入巴西之前,一支大型图皮部落住在亚马逊河沿岸,现今的贝伦(Belém)城就坐落于此,贝伦是通往亚马逊的门户,位于北部的帕拉(Pará)州。然而这一部落人口激增,导致食物越来越缺乏。看着人民挨饿,部落首领伊塔基(Itaki)下令,所有新生儿都得牺牲,以使人口数量减少,直至发现更充足的食物来源。他的这一旨令无一例外,即使他自己的女儿伊亚萨(Iaçã)怀孕,不久之后将要生下一个美丽的女婴。

失去小孩的这位年轻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并向他们的神灵塔普昂(Tupã)祈祷,祈求神灵指给父亲其他的方法,将部落从饥饿和苦难中解救出来。在一个月夜里,伊亚萨听到了一个小孩的啼哭声,她凝视着丛林里面,看到自己的女儿坐在一株棕榈树下。她张开双臂,奔向自己的孩子。但就在婴儿出现的那一瞬间,却突然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她臂弯中。悲痛欲绝的伊亚萨倒在了棕榈树上,眼含热泪,死于极度悲痛。

日出时分,人们发现了她的尸体,尸体被发现时她正拥抱着这株棕榈树的树干,但现在她面容安详。伊亚萨深邃的眸子向上盯着树顶,人们看到树顶挂满了小型深色水果。部落成员爬上棕榈树摘下了浆果,将其粘稠而又富有营养的汁液榨到手中。伊塔基将这视为神灵塔普昂的保佑,并把浆果命名为阿萨伊,以纪念自己的女儿——她的名字拼写刚好相反。牺牲新生儿的命令取消了,图皮部落再也不会忍饥挨饿了。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巴西生产的阿萨伊浆果占全世界阿萨伊供应量的 85%,每年超过 125 万公吨(Credit: dpa picture alliance/Alamy)

尽管亚马逊的伊亚萨和里约的瓦妮莎在时间上相距数百年,在空间上相隔数百公里,但两者都讲述了令全世界爱上阿萨伊浆果的原因,那就是:恢复活力。阿萨伊浆果富含维他命、蛋白质、纤维素、氨基酸、健康的单不饱和脂肪,以及比红酒高出多达30倍的抗氧化物;据说阿萨伊浆果能够使人精力充沛,增强免疫系统,促进肌肉增长并抗衰老。具有如此特性的阿萨伊浆果在巴西广受欢迎,不管是富贵阶层还是穷苦大众都喜欢。

米兰达(Leila Mourão Miranda)是帕拉联邦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of Pará)的一名教授,并著有一篇关于阿萨伊的论文;她说:“毫无疑问,阿萨伊是我们可以称为民主的一种食物,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因为它一直出现在餐桌上,当然也出现在当地民族和殖民者的餐食中,以及富人社会、穷人社会、公民社会、军人社会、宗教或非宗教社会、文化或非文化社会的餐食中。”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阿萨伊浆果的名字来源于一个当地图皮语,意思是“哭泣的水果”(Credit: Dmitri Maruta/Alamy)

在里约,几乎每个角落的果汁店都售卖甜甜的、冰冻的阿萨伊,配上其他水果和大量甜配料。但巴西以外就很少人会知道,阿萨伊和巴西的关系,就如同火腿和凤梨披萨和意大利的传统关系一样。

大部分浆果都种植于帕拉,在这里,阿萨伊是烹调的必选材料,作为主菜炸鱼和虾的配料,当地人要么把它像酱汁一样倒在上面,要么将其作为蘸料食用。帕拉居民也会用更为天然的方式将阿萨伊作为小吃来享用,只放少量的糖以获得甜味,而且除了西米粉珠或木薯粉之外不放配料。对他们来说,如果加了水果、格兰诺拉麦片和所有其他东西的话,就没有百分之百纯正的阿萨伊味道了。我是在一间波泰克(boteco,小型随意的巴西酒吧)里发现这一情况的,这间酒吧名叫塔卡卡多诺特(Tacacá do Norte),位于里约弗拉门戈(Flamengo)街区。这是在里约能够买到帕拉式阿萨伊的为数不多的地方之一,行家们普遍认为这是这座城市里最棒的东西。

直到1990年代,在里约晒得黝黑的冲浪者和健身迷们才听说关于阿萨伊神秘的健康功效传闻;而且,额外添加的瓜拉那浆——取材于亚马逊瓜拉那植物的种子,富含咖啡因——有助于保持冰冻的阿萨伊果汁和果肉的风味。这最终将阿萨伊变成了一种激活身心机能的小吃,因此引爆了全球阿萨伊热潮。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在冰冻的阿萨伊浆果泥中加入的瓜拉那浆,成为一种能激活身心机能的小吃(Credit: Oksana Bratanova/Alamy)

我的朋友戴比斯(Beatriz Daibes)是帕拉人,她去年从贝伦来里约求学,她说,初来乍到这座城市,看见到处都在大力炒作宣传她的家乡菜,她并没有为之所动。

“我更喜欢传统的、没有添加瓜拉那的阿萨伊;我认为这样口感更好,更加光滑细腻,”她说。“我认为里约的这种烹调风格更像是慕斯,是一种阿萨伊冰淇淋而不是真正的阿萨伊。北方的做法,我们不用浆,但要用糖。”

那么,炸鱼和虾的组合怎么样呢,我好奇道。

“这个很可口!”她说。“有餐馆将阿萨伊作为甜品,同样也可以和主菜一起吃,比如炸鱼和虾。这真的很棒!它融合了甜味和咸味。”

Image copyright Ian Walker
Image caption 大部分阿萨伊浆果都种植于帕拉,这里居民的阿萨伊吃法不同(Credit: Ian Walker)

不管是里约那填充有瓜拉那、酷似冰淇淋的阿萨伊,还是讲究“少即是多”的传统帕拉阿萨伊,巴西人有众多的阿萨伊可供选择。不幸的是,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阿萨伊只种植于亚马逊,且极易腐烂变质,其果肉要么冰冻,要么变成粉末之后才可供出口。但在巴西你会发现真正新鲜的阿萨伊,而且只有在里约,你才会在海滩上品尝到阿萨伊,一边品尝一边享受耳畔的歌声,感受美妙的气氛。这些都让阿萨伊尝起来更加美味。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