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之旅:到耶路撒冷体验2000年前的圣经珍宝

文物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耶路撒冷特拉圣所博物馆(Terra Sancta Museum)新建了一座考古发掘品展厅。游客沿着厅内的走廊,经过一个蓄水池,然后穿过一座桥,桥下是一个更深更古老的蓄水池,建于1000多年前。这座博物馆坐落在被旧城墙环绕的罗马天主教方济各会修道院内(Roman Catholic Franciscan monastery)。因为它所处的位置,参观博物馆本身就是一次历史之旅,让人们仿佛回到旧时的耶路撒冷,体验维持城邦运转的宗教秩序。

“当时这里被泥土覆盖,”博物馆馆长、方济各会修士阿里亚塔(Eugenio Alliata)说。“我们甚至无法确定这里到底有什么。”他穿着棕色长袍和凉鞋站在金属桥上,俯视着下方巨大的石槽。他抬起头,继续往前走。我跟着他走进一间建于13世纪的石屋,他解释说,这很可能是当时统治圣城的十字军的工场。这个曾经满是泥土的房间,现在展出一块精雕细琢的石头。这块石头过去是摆放在耶路撒冷郊外山上希律王(King Herod)豪华宫殿的圆柱顶端。

经过多年的修复,这个地下迷宫才成为今天的博物馆。整个修复和重建的内容,从一世纪希律王时期的文物和遗址,一直到中世纪马穆鲁克苏丹(Mamluk sultans)时期的,不仅展现了耶路撒冷的历史,还包括方济各会在过去百年间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和约旦的考古发掘。方济各修士在这些地区对一些最著名的基督教遗址进行了数十次挖掘,包括拿撒勒、伯利恒,以及这个巨大的鞭笞修道院(Monastery of the Flagellation)。至少从公元4世纪起,这里便是朝圣之地。

阿里亚塔也是一位考古学家,还亲自发掘出一些展品。她说:“考古学很重要,因为它向我们展示了人类过去的生活方式。我们需要通过考古了解过去,了解我们的传统。朝圣者和游客应该看到这些东西。”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耶路撒冷的特拉圣所博物馆收藏着由方济各会发现和保存的古代文物(Credit: Eddie Gerald/Alamy)

但到目前这也并非一件易事。方济各会修士多年来收集的数万件文物被存放在邻近的方济各会圣经研究室(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这是罗马教皇大学(Pontifical University)专门从事考古和圣经研究的一个部门。它实际上是这座城市最古老的考古博物馆,要参观必须提前预约,大多数参观者都是学者。

“那里不能随便进去参观。”哈里维(Masha Halevi)回忆道。2010年,她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攻读地理学博士学位时曾多次造访该研究中心,随后发表了几篇关于宗教秩序和考古学的学术论文。

阿里亚塔带我穿过博物馆,经过一根柱子,上面雕刻着精美的鸽子,来自于约旦境内一座建于四世纪的修道院,我们还看到了彩色马赛克地板和有十字架标记的大型石棺,都发掘自埃及沙漠中的修道院。我们还经过装满古钱币的陈列柜,有《圣经》中提到的半舍客勒(以色列货币单位),还有2000年前的葡萄种子和橄榄核,以及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皿,如盘子和杯子。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该博物馆位于鞭笞修道院内,自公元4世纪起,这里便一直是朝圣之地(Credit: Nir Alon/Alamy)

特拉圣所博物馆的考古侧厅于2018年开放,不久将会进一步扩建。方济各会一直致力于提高公众与修会的互动,将这些古老文物向世人展出是其中一项计划。最近,他们还向公众开放了位于耶路撒冷圣萨维尔修道院(St Saviour's Monastery)的大型图书馆,并为其创建了在线目录,作为该地区各种圣迹修复工作的一部分。

这些变化发生之际,以色列旅游业迅猛发展。据旅游部门统计,2018年,以色列的游客人数达到创纪录的400万。

事实上,早在19世纪,方济各会就开始从事考古学。当时,人们对于旅游和圣地遗迹的兴趣高涨。

在中东,这门新兴学科自19世纪后期开始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圣经历史。自13世纪以来,梵蒂冈委托方济各会在耶路撒冷守护教堂财产、为基督教朝圣者提供帮助。后来,方济各会决定参与考古,越来越多地参与考古学的学术讨论。

“考古学为历史研究提供了最可靠的史料,”维奥(Prosper Viaud)修士写道。他是首批参与考古工作的方济各会修士之一,并于1889年在拿撒勒的天主报喜堂(Shrine of the Annunciation)下发掘出一个更古老的建筑,展示了该遗址悠久的历史。“我之所以走上这条路,不是因为我屈服于空洞的科学思想,而是因为我想对得起朝圣者的虔诚之心,让他们能更好地了解拿撒勒的教堂。”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以前,这些文物被保存在方济各圣经研究室,要参观必须提前预约(Credit: Sara Toth Stub)

20世纪初,方济各会修士开始在许多教堂和修道院周围进行挖掘,出版相关书籍,并在耶路撒冷建造了一座大型文物图书馆。1901年,他们建立了方济各会圣经研究室。自1924年以来,方济各会在耶路撒冷建立了一系列的研究院,包括奥尔布赖特考古研究所(WF Albright Institute of Archaeological Research)、英国考古学院(British School of Archaeology)、希伯来大学考古研究所(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t Hebrew University)和圣经考古学校(École Biblioteque et Archaeologique,由罗马天主教多米尼加教会建立)。

方济各会的挖掘工作为当地的考古学做出了巨大贡献。比如说,约旦的奈博山(Mount Nebo),在那里摩西第一次看到圣经应许之地的地方;还有加利利海边(Sea of Galilee)一个叫做迦百农(Caperneum)的小镇,有一座古老的犹太教堂。如今,许多当地的考古学家都十分感激方济各会修士的贡献。

“他们的研究是以色列考古学这个巨大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有宗教信仰,但他们所做的研究确实是纯粹的考古学,我可以完全相信他们呈现的事实。”迪娜(Dina Avshalom-Gorni)说。她是以色列文物局的一名地区考古学家,曾与方济各的考古学家合作,参与多地的挖掘工作。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博物馆收藏的各种钱币、餐具和其他日用品展示了圣经时期耶路撒冷人民的生活面貌(Credit: Sara Toth Stub)

对于方济各会来说,考古学能够有效提高公众的参与度,帮助他们了解圣经故事的背景。阿里亚塔解释说:“如果你想要真正地了解耶稣,了解圣经中的故事,那么你必须要知道当时人们的日常生活。”

博物馆另一间屋子里的玻璃展柜里陈列着一个由雪花石膏制成的花瓶。在古代,这种花瓶是奢侈瓶,很少能找到保存完好的。他讲述了基督教圣经中的一个故事:一个贫困潦倒的女人拿了一(雪花石膏)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雪花石膏花瓶的美丽和精致的工艺,说明了这位妇女对耶稣的慷慨和钱财奉献。

阿里亚塔走出昏暗的地下考古大厅,漫步穿过阳光明媚的石头庭院。一个旅游团正在那儿听导游讲解这里是如何成为耶稣被定罪并被送上十字架的地方。今天,它是多洛罗萨大道(Via Dolorosa)的14个十字架的第二个。沿着这条路最终可以到达圣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许多基督徒都相信耶稣基督就是在这儿被钉在十字架上和埋葬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阿里亚塔修士说:你必须了解人们当时的日常生活,才能真正理解耶稣和圣经中的寓言。(Credit: Nir Alon/Alamy)

不出意料,方济各会修士的挖掘工作引发了很多问题,比如圣经中的事件,以及古代犹太人和基督徒在圣地的生活。根据阿里亚塔的说法,大多数方济各会修士都是在学习,而不是为了证明某些故事。神圣的遗址不会因为没有挖掘出任何东西而被遗弃。例如,伯利恒的耶稣诞生教堂(Church of the Nativity in Bethlehem),那里被尊为耶稣诞生的地方,但最古老的出土文物也只能追溯到公元3世纪,也就是耶稣诞生近200年后。

“我们从不抛弃传统,”阿里亚塔说。“圣经故事或许可以被证实,或许不能,但宗教的根基是传统。”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