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洞穴之谜:雅典的地下奇观

地下洞穴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马克里多普洛斯(Dimitrios Makridopoulos)一直对超自然现象着迷。他从小到大一直如饥似渴地阅读有关神秘现象的书籍,因而很快就对位于雅典西北约15公里处、金字塔形状的潘特利山(Penteli)产生了兴趣。他告诉我说,“我深深地被这座神秘而古老的山的能量所吸引。”

潘特利山因其古老的采石场和此处金色大理石无与伦比的水晶结构而享誉全球,这里的大理石曾用于建造雅典帕特农神庙(Parthenon)和其他辉煌的纪念碑。然而,尤其激起马克里多普洛斯兴趣的,是位于这座山西南侧的达维利斯洞穴(Davelis Cave)。

达维利斯洞穴位于一个古老的大理石采石场内及其上方,平均宽45米,高62米,是一个巨大的、陡峭下降的迷人洞穴,很适合作为恐怖电影的背景。游客称,进到洞里电子设备会失控,这个洞有发光的球体、难以形容的生物、向上落的水滴、幽灵般的声音、诡异的蚀刻画、撒旦崇拜仪式遗迹等等。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雅典附近的达维利斯洞穴长期以来一直与超自然现象联系在一起(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2015年,马克里多普洛斯带了一个“神灵盒”(一种据说可以通过无线电频率与神灵交流的设备)和一台红外摄像机,和一些朋友前往潘特利山探险。那是一月的时候,山上云雾缭绕。这使得他和朋友们即使5米开外的地方也看不到。但潘特利山处处都有惊喜作为补偿,有来自丰富的古老采石场的大块珍贵大理石,也能发现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在山洞里进行神秘军事实验的铁片证据(这是马克里多普洛斯说的)。

马克里多普洛斯说,“从我踏进这片未受破坏的纯净之地的那一刻起,我就与其合为一体。我被一种无可名状超凡的能量包围着……我感到有眼睛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的五官看不见也听不到任何东西,但我就是知道有东西存在。”

这位29岁的电脑技术人员还记得,当他回到家后他的电子设备证实了他在山洞里的感受时,他非常之惊讶。他的神灵盒捕捉到的声音,就像天使般的孩子们用古希腊语做的吟唱。他说,“那是小精灵的语言。”他还坚称,他的红外摄像机记录下了洞穴中心附近幽灵的出现,以及洞穴入口处潜伏着的一个漆黑的小生物。“在这里,你看见了吗?”马克里多普洛斯带着浓厚的兴趣问我,他在我亲自去山洞前几天给我展示了这些照片。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到达维利斯洞穴的游客称,在那里电子设备会失控,水是向上滴落,还会听到幽灵般的声音(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达维利斯洞穴早在5世纪就被作为信仰崇拜场所,在这里祭拜希腊人神话中的潘神(Pan),一个长着羊脚的牧人和纵欲之神。在中世纪,隐士和东正教(Orthodox)的出家人汇聚到潘特利山隐修,或是因为受到了宗教迫害而逃到此处。这个地方被命名为“洁净的洞穴”(Cave of the Immaculate),因此有两个相邻的拜占庭(Byzantine)小教堂直接建于洞穴的入口处。

据说在19世纪,一位叫纳齐奥斯(Christos Natsios),又名达维利斯(Davelis)的臭名昭著匪徒和他的团伙潜伏在山洞里。甚至传说这名匪徒曾与法国女公爵普莱西舍(Placentia)有过一段风流韵事,他发现了穿过洞穴内部的曲折隧道,可直通雅典北部郊区彭德利村(Pendeli)他情人的宅邸。无论真相如何,是昔日亡命之徒阴谋故事的传奇吸引力促使人们用这个著名歹徒为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洞穴重新命名。

2019年1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我和两个朋友参观了达维利斯洞穴。我们驾车穿过潘特利山坡迷魂阵般的山路后,把车停在一条土路的起点。我们走上没有路标指示的小道,每隔一段路就要跳过一个泥泞的小水坑,有时看起来这次远足可能会无获而归,所幸在这条山路可俯瞰延伸到萨罗尼克湾(Saronic Gulf)的雅典城全景。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建于洞穴入口处的拜占庭式小教堂让人想起曾经为了躲避宗教迫害而来到这里隐修的东正教修士(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终于,大约走了25分钟后,全球定位系统(GPS)坚持要我们左转。在一个崎岖的赭灰色悬崖脚下,看见岩石上有一个新月形的开口。右边是毗连的圣斯皮里顿(St Spyridon)教堂和圣尼古拉斯(St Nicholas)教堂。左边是一座混凝土建筑,是希腊军方建造的一个哨站,现在似乎已经废弃。我小心翼翼地向洞穴走去,感到里面有一股强烈的拉力,在那里我可以看到岩石碎片散落在洞穴的地面上,瀑布般的钟乳石从布满苔藓的岩壁前倾泻而下。洞穴顶上传来水滴落的空谷回声。尽管我有幽闭恐惧症,对前方等待我的东西感到害怕,但我还是想进到洞穴深处。待我走进去,我就意识到自己走不了多远,因为从洞穴前方隧道已经被封堵住了。

马克里多普洛斯后来告诉我,“这些是北约(Nato)和希腊军方用混凝土浇筑的隧道,用来掩盖他们的地面踪迹。”

1977年10月6日,希腊杂志《塔希德罗莫斯》(Tahidromos)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希腊军队已开始在达维利斯山洞内进行严格保密的行动。此地被列为军事禁区,不对公众开放。有人说是北约(Nato)在监督建立一个火箭基地,而美国在邻近的新马克立(Nea Makri)地区的一个军事基地进一步助长了这一传言。1982年,希腊著名的超自然现象和科幻小说作家巴拉诺斯(Giorgos Balanos)在他的《潘特利之谜》(The Enigma of Penteli)一书中,提到了一些可疑的地下隧道、核武器和精神控制项目,让人们对这个地下密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产生了更多的怀疑。20世纪90年代,希腊政府试图重新启动他们在达维利斯洞穴的项目;这一次,报纸头版对核试验大肆宣扬。不久,洞中所有不为外人所知的工程都停止了,未来的游客将会看到一些新的隧道止于洞壁的尽头,而旧的则被关闭。

尽管这些隧道无法进入,阴谋论依然层出不穷,比如马克里多普洛斯告诉我,北约在冷战时的太空竞赛期间开采了潘特利山的大理石,用来制造先进的卫星。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来自达维利斯洞穴所在的潘特利山的大理石,曾被用来建造帕特农神庙和其他著名的希腊建筑(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无论真相如何,希腊地质矿产勘探研究所(Institute of Geology and Mineral Exploration of Greece)的帕帕迪斯(Georgios D Papadeas)在2002年的一项研究中也认为,这个洞穴有其特殊之处。科学家们在潘特利山的大理石层之间发现富含石墨的板岩,使得这座山成为电磁波的良好导体。

此外,潘特利山的大理石本身具有一定的科学特性,可以在高压条件下产生电荷。对于马克里多普洛斯和其他人来说,这也许可以解释在那里观察到的一些奇怪的电磁现象,比如一些游客感到头晕和迷失方向。雅典大学(University of Athens)动力、地质构造和应用地质学系(Department of Dyknamic, Tectonic and Applied Geology)名誉教授帕帕尼科拉乌(Dimitrios Papanikolaou)自1973年以来一直在研究潘特利山,他认为,人们对达维利斯洞穴内超自然现象的任何痴迷,都是“人类性格特质的力量”造成的。

“潘特利山拥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岩石成分,是由数百万年的地质变化形成的。仅此而已。”在我参观这个洞穴的前一天,他在雅典大学的办公室里这样告诉我,并把所有与达维利斯洞穴有关的超自然的所见所闻称之为“神奇想像力”和“信以为是的安慰剂效应”。

他继续说,“潘特利山的山顶曾是一个空军基地。雅典是一个北约城市。潘特利山高居于爱琴海(Aegean Sea)海岸上,所以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发生在洞穴里和附近的一切都是为了保卫伸入爱琴海的阿提卡盆地(Attica Basin)。”至于被封死的隧道如何解释?教授回答说,“隧道很危险,必须封死。但对于人类来说,凡是我们搞不明白的,就喜欢朝神话方面想。”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专家认为大理石的科学特性可以解释在达维利斯洞穴中观察到的一些奇怪的电磁现象(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尽管如此,帕帕尼克拉乌自己也承认,这个洞穴某些地方有着无可比拟的吸引力。“在雅典的鼎盛时期,人们尽其所能去开采世界上最好的大理石。也许有些地方有自己独特的能量:曾经让数千人在那里生活和繁荣的能量,但仅此而已。”

“磁化”只是马克里多普洛斯声称在达维利斯洞穴附近所感觉到的一小部分现象。他已经领导了一个名为“奥菲斯小组” (Orfeas Group)的团队,该小组有一个很受欢迎的博客,专门探讨超自然现象。

甚至在我参观的那天,我也感觉到了洞穴的地心引力。我站在洞口时,一束光从洞口照了进来,照亮了那里,仿佛在引导我往前走。教授关于某些地方随时间积聚能量的说法听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正确。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