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南美令人惊叹的“大理石大教堂”

巴塔哥尼亚的黎明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巴塔哥尼亚的黎明

一年中无论何时前往智利南部荒野一游,游客最好都要带上一年四季的行囊。层层翻滚的黑云可以在几分钟内汹涌加剧,但瞬息间又消散得无影无踪。猛烈的狂风让巴塔哥尼亚(Patagonia)的天气难以预测。

然而在这个南半球早春的清晨,当黎明降临在卡列拉将军湖(Lago General Carrera)的湖岸,湖水却平静无波。横跨阿根廷边境的卡列拉将军湖是南美洲最大的冰川湖之一,也是巴塔哥尼亚最壮观的自然奇观之一。

湖的西岸有雕塑般的柱子、圆拱形的洞顶和遍布华丽纹理的洞壁,所以当地人称这种独特的地质构造为“大理石大教堂”。

游客克劳森(Hans Claussen)说:“走进洞穴,一片宁静清亮,还有奇幻的色彩,使你情不自禁地爱上这里。”

蓝色的海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沐浴在蓝色的海洋里

这个大理石大教堂离海岸只有数米远,但教堂后面却是草木丛生的悬崖陡坡,所以只有坐船才能近距离参观。

早晨,大教堂主室还笼罩在阴影里,射入洞穴的光线反射到湖面上。冰川淤泥使湖水呈现出深绿松石的颜色,让灰白色洞穴壁呈现出一种飘渺的蓝色,而形状独特的岩石轮廓则形成令人惊叹的构图。波浪轻轻拍打洞壁的声音在洞穴里回荡着,伴随着水珠从大理石天花板上不断落下的滴答声。

湖面会随着季节显著变化。夏季,周围山脉冰川的融水会使湖面上升约1米。冬天,湖水退去,平时藏在湖下的洞穴就会显露出来。

彩带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颜色绚丽的彩带

大教堂不仅仅是光影的戏法,也是色彩的剧场。狭长如丝的褐色石纹沿着洞壁内墙排列,黄色的纹理则从洞顶延伸而下。

地质学家赫夫(Francisco Hervé)解释说:“岩石发生变质时会形成新的矿物质。”白色大理石是最纯净的,几乎完全由碳酸钙组成,而岩石的其他色调则是由于各种杂质造成的。

大理石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令人惊叹的大理石

游客可以乘坐小船和皮划艇缓缓驶入大教堂的两个主要洞穴,近距离欣赏岩石表面纵横交错的纹理。但卡列拉将军湖的大理石奇观并不仅限于此。大理石教堂自然保护区占地50公顷,拥有几十个有着数千上万年历史的洞穴和岩层。赫夫说:“这个地区在10,000到15,000年前一直被冰川所覆盖。冰川后退才形成了湖泊,大理石教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逐渐成形的。”

据赫夫之说,在洞穴内和周围发现的岩石可能在3亿年前形成于赤道附近,然后随着大陆向南漂移到了此处。他说:“这里的大理石是在300到400摄氏度的温度下形成的,位于地下10到15公里。”最初是以沉积岩的形式开始了史诗般的旅程,随后在高温和压力的作用下变质成了大理石。

与大理石数亿年的变质过程相比,洞穴侵蚀可以说是发生在眨眼之时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岩石本身的化学性质。赫夫解释说:“这些主要由碳酸钙组成的钙质岩石是现今地球上最易溶解的岩石之一。”

“人们认为我在‘教堂’里拍的照片是现代艺术品。当我告诉他们这些是大理石洞穴时,他们都惊呆了!”来智利旅游的美国游客迪切(Chelsea Dietsche)说。

宁静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宁静的生活

孔特雷拉斯(Pedro Contreras)年轻时搬到了湖西岸的小镇静谧河港,从此便在这个小镇扎根生活。30年前,他是首批带有胆量的游客去参观洞穴的人之一。在过去的10年里,这个小镇的游客数量飞速增长。“我们过去只有三、四艘船。现在有50艘船往返于大教堂。现在,在静谧河港,每个人都从事旅游业。他们过去靠养牲畜为生。”

慕名前来参观洞穴的游客打破了静谧河港的宁静,但这个小镇仍保留了大部分荒野边疆的魅力。烧木柴的青烟从家家的烟囱里悄然飘出,温暖着巴塔哥尼亚严冬中的小木屋。在新建的小镇广场上,一座雕塑描绘了该地区第一批乘小艇在湖中航行的定居者。

虽然一些当地人仍怀念过去的艰苦岁月,但孔特雷拉斯认为,总的来说,现代世界改善了这里的生活。他承认:“这里一切都变了,但变得更好。现在的巴塔哥尼亚生活比较舒适。”

高速公路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南部的高速公路

在游客沿着公路而来之前,巴塔哥尼亚的大片地区几乎与智利其他地区隔绝。直到上世纪70年代,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将军的军人独裁政府,迫使数千名士兵修建了一条穿越艾森地区的公路。这是一项浩大无比的工程,整条公路起于蒙特港,穿越峡湾、山脉、冰川和森林,最终蜿蜒向南1200多公里,到达阿根廷边境的维拉奥希金斯镇。

这条公路最广为人知的名字是“Carretera Austral”,意思为“南方公路”,终於将巴塔哥尼亚与智利的其他地区连接了起来。尽管在某些路段仅仅是一条砾石路,但仍然是连接该国北部和艾森地区的唯一干线。

乐土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未遭破坏的乐土

“南方公路”不仅是偏远地区的生命线,同时还是游客口中的“传奇之路”。这条路线囊括了巴塔哥尼亚的许多自然奇观,包括“山城堡”(Cerro Castillo)。这座山的峭壁呈塔楼型,一眼就能认出,是一条多日徒步健行的中途站。这条自然步道可与南边更著名的托雷斯德尔潘恩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National Park)的徒步旅行相媲美。

克劳森是来自智利繁华的首都圣地亚哥的一名游客,他已经来过巴塔哥尼亚好几次了,他说这里怎么也看不腻。他解释道:“艾森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这里的时间过得较慢,生活也较简单,这儿大自然的广袤和美丽会让你觉得自己很渺小,但也让你感到受到上天的眷顾。这里仿佛是世界的尽头,几乎看不到人类的影响。”

“南方公路”周围的大片地区都是原始荒野。2017年,智利政府与汤普金斯自然保护区(Tompkins Conservation)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在周边地区新建400多万公顷的国家公园,以确保该地区保持未开发状态。

“艾森地区景色非常迷人。想往哪里都必须长途跋涉,但总会在拐角处碰到一些惊喜,比如令人惊叹的风景,美丽的森林和野生动物。”来自新西兰的游客米切尔(Pippa Mitchell)说。

保护洞穴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保护洞穴

为了子孙后代而保护巴塔哥尼亚的行动已扩展到大理石洞穴。孔特雷拉斯说,当地的旅行社正在努力将旅游业对坏境的影响降到最低最小。他解释道:“以前,你可以下船拍照,四处走走。但现在不行了。”

与此同时,赫夫希望这些洞穴的自然美景能够告诉人们保护全国地质构造的重要性。他说:“在智利,我们非常清楚什么是生物多样性,但对于地质多样性却了解不多。”

他认为,保护像“大理石教堂”这样景观所带来的好处远不只是审美情趣。在地球45亿年的历史中,火山喷发、冰川的前进和后退,以及海平面的涨落都在周遭的自然中留下了印记。根据赫夫的说法,大理石教堂的地基上蕴藏着丰富的地质信息,可以为我们提供关于过去地球温度波动的宝贵知识。他说:“像气候变化这样的问题困扰着整个社会。如果没有这些岩石提供的线索,我们就没办法知晓过去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以及未来人类如何避免同样的情况发生。”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