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可乐媲美的东欧冷战时期饮料

饮料 Image copyright Archive Kofola ČeskoSlovensko

餐桌上摆满了食物,桌前坐着四个已经吃饱喝足的小伙子,第三道甜品上桌,大家都太礼貌,没有拒绝这最后一份。我和马尔科(Marco)要和在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长大的朋友们一起探访这座城市,想想真是倍感幸运。马雷克(Marek)和库博(Kubo)是从巴塞罗那和布拉格回来的,只在家里待很短时间,所以两人的母亲趁儿子在家急着给他们——以及他们的两位幸运来宾——做几顿好吃的。

那天晚上我们大尝特尝了马雷克和库博儿时吃过的甜品:有buchtičky se šodó,一种面团质感的香草蛋糕,带一点点朗姆酒;还有 šišky s mákem,是一种甜甜的饺子,材料有土豆、糖、黄油和罂粟籽。大家传着倒一种装在塑料瓶里的深色浓稠饮料时,当晚的司机马尔科觉得自己不能喝这个。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口福乐(Kofola)。尽管它看着像是烈性啤酒,但其实不含酒精。口福乐源自20世纪下半叶,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还是个苏联的卫星国。在西方商品价格惊人的年代,口福乐作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替代品出现了,自此成为全国人民最喜爱的饮料,到后来成为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国两个独立国家。

Image copyright Archive Kofola ČeskoSlovensko
Image caption 捷克斯洛伐克出产的口福乐是可乐的替代品,当时西方的商品贵得让人望而却步(Credit: Archive Kofola ČeskoSlovensko)

口福乐最基础的糖浆是布拉扎克(Zdeněk Blažek)在 1950 年代末发明的。布拉扎克是位科学家,受国家委托,要用捷克斯洛伐克本国的原料创造一种美国可乐的替代品。于是便有了口福(Kofo)糖浆,混合了水果和药草提取物,是口福乐的基础。一些历史记录记载,布拉扎克和团队是在尝试利用咖啡残渣时发现了口福糖浆的配方(配方至今保密),但尽管口福乐含咖啡因,这些记录却没有得到证实。

布拉迪斯拉发大多数酒吧和餐厅仍然供应桶装的口福乐,公司在Facebook上有50万人关注,是社交网站上最受欢迎的捷克/斯洛伐克品牌之一。

我们4个准备离开马雷克父母家,正当为这个美好的夜晚深表感激之时,马雷克的妈妈给了我们每人一大块用箔纸包好的罂粟籽蛋糕,我们也答应下次去酒吧一定试试“真正的桶装口福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尽管口福乐与苏联时期有关,但如今在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仍然广受欢迎(Credit: Getty)

口福乐大受欢迎,斯洛伐克还出现了山寨版。梅特索夫(Linda Metesová)是布拉迪斯拉发的一位美食导游,她笑着告诉我,乐咖可(Lokálka)等仿品出现之后,“布拉迪斯拉发的酒吧还打起标语宣传自家卖的是真正的口福乐。”她的客人大多都没听过口福乐,更别说乐咖可了,所以带美食旅游团的时候,她都极力让大家试试原版的口福乐。她经常听到团友们说“味道非常像野格”(Jägermeister,一种源自德国的植物利口酒),她还说人们常常惊异于口福乐其实不含酒精。

离开了马雷克妈妈家,我在车上陷入沉思:说起这种浓郁的饮料时,“冒牌”一词一次都没出现过。人们并不认为口福乐是可口可乐或者百事可乐的仿版,而是一款独一无二的饮料,充满了怀旧之情,深深地扎根于捷克和斯洛伐克两国文化当中。对于两国人民来说,口福乐代表了一段共同的特殊历史时期。

物质稀缺的年代,口福乐在捷克斯洛伐克广受欢迎。在苏联时期,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等西方商品只能在布拉迪斯拉发国有的图泽克斯商店(Tuzex)买到,而且价格被严重抬高,只能用奖券买——奖券由国家发放,如同一把开启奢华世界的金钥匙,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有一些当地女孩子(被蔑称为“图泽克斯女郎”)会和买得起奖券的外国人约会。20世纪70、80年代甚至出现了蓬勃发展的黑市交易,常常能在布拉迪斯拉发的街角听到有人小声问“要不要奖券?”。

而一杯冰爽的口福乐,则又醒神又光明正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口福乐由口福糖浆制作而成,糖浆混合了水果和药草提取物(Credit: Getty)

在苏联的铁幕统治之下,美国可乐的替代品大量涌现,可不止口福乐这一种。在东德,消费者可以选择的品牌包括维他可乐(Vita Cola)、快客可乐(Quick Cola)、卡菲可乐(Kaffee Cola)和至少 14 个其他品牌。波兰人民共和国也有自己的同类产品——波罗柯柯达(Polo Cockta),前苏联也有一种饮料叫做贝加尔(Baikal)。南斯拉夫版的柯柯达如今仍然在卖,里面加了焦糖和野玫瑰果。

不过,口福乐独特的药草味才是它经久不衰的关键。冷战时期许多其他的仿品与原版太像,在苏联解体贸易放开后难以和原版竞争。“我妈妈和同事曾在 1980 年代设法高价买到了一瓶芬达,”梅特索夫回忆说。“但俩人喝完之后很失望,因为发现味道和捷克斯洛伐克卖的橘子汽水完全一样。”而口福乐明显没有其他可乐那么甜,喝起来感觉完全不同。

尽管口福乐的味道会让人想起捷克和斯洛伐克那段困难的历史时期,但它今天的人气却深深植根于对往昔的怀念。当我向布拉迪斯拉发的居民问起口福乐时,涌上他们心头的都是快乐的儿时记忆。扎哈明斯克(Martin Záhumenský)是位斯洛伐克大厨,也是斯洛伐克电视节目《厨艺大师》(MasterChef Slovensko)的评审。他说:“我记得和爸爸一起去酒吧,同其他小朋友一起喝桶装的口福乐,我们感觉像大人一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今捷克和斯洛伐克的许多酒吧和餐厅仍然供应桶装的口福乐(Credit: Getty)

时至今日,香味馥郁的口福乐仍是甜味可口可乐或百事可乐外的又一选择,仍然深受人们喜爱,而且需求已经不止限于东欧。沙阿(Anish Shah)是哈卢斯基公司(Halusky)的董事长,公司专门供应捷克和斯洛伐克两国的食品和饮料。他表示,生活在英国的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也要喝口福乐。他告诉我:“一开始就卖几瓶,当时是2004年,这两个国家刚刚加入欧盟。现在是一货板一货板卖,一个月能卖3,000 升。”保证口福乐在国外供应充足显然是一笔赚钱的买卖。

口福乐声称比主流可乐健康(含糖量比大型竞争对手约少30%,而且不含磷酸),但可以肯定的是,在 1990 年代刚刚独立的捷克和斯洛伐克向西方竞争者开放市场时,让公司存活下来的是消费者的怀旧之情和品牌忠诚度。口福乐如今有多种口味,包括柠檬味和香草味。

我们4个终于去酒吧品尝了真正的桶装口福乐,比之前喝的瓶装版要凉,而且更提神。厚厚的玻璃杯让棕色的饮料看起来颜色更深了,药草味也浓得多。对我们4个来说,这是对布拉迪斯拉发生活的一次小小体验。我们当中,有两个不在这里出生,另外两个虽然生在这里,但当时年龄还太小,不记得口福乐是唯一选择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