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摄影师记录越南原住民族脸谱

摄影展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一个宏大的项目

旅行摄影师雷哈恩(Réhahn)说:“当了爸爸后,我开始深入思考‘遗产’这个词。和所有父母一样,我自问孩子能从我身上学到什么,我能传递什么给他们。”

雷哈恩来自法国诺曼底的巴约(Bayeux),从2011年开始一直在越南城市会安(Hoi An)生活。过去八年里,他一直在做一个名为“珍贵的遗产”(Precious Heritage)的工作。这是一个宏伟的项目,计划是拍摄越南54个得到官方承认的民族之人物肖像。

雷哈恩解释说:“为人父亲后,我开始自我反省。在这个过程中,我以旅行人物摄影师的身份在越南各地穿梭,遇到了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们对自己的孩子不再学习祖传下来的语言或手工艺表示遗憾。对这些部落的了解越多,我越意识到他们文化遗产的短暂性。没有文字系统的语言会因为没人说而无法存活下来。没人唱的歌最终会被遗忘。我意识到保护这些珍贵的遗产是多么重要。”

哲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最后一个民族

今年夏天,雷哈恩希望结识和拍摄最后一个尚未拍摄的民族——哲族(Chut)的成员。但越南的民族数量实际超过目前政府正式登记在册的54个。前不久去越南北部的宣光省(Tuyen Quang)探访巴天族(Pa Thẻn)时,雷哈恩发现了一个尚未得到越南官方认可的民族——水族(Thuy) (如图)。

雷哈恩说:“‘珍贵的遗产’项目永远不会真正结束。确实,我很快就要完成最初的目标——记录完毕所有54个已注册的民族,但还有其他很多民族支系不在这个名单上。在旅途中,我结识了新的朋友,就像家人一样。我不会仅仅因为完成了自己最初的拍摄计划就不再见他们。我会继续更新他们的肖像照,收集他们的手工艺品和民族服装,保持与过去八年有幸相遇者之间的关系和感情。”

“来越南之前,我无法想象一个国家能同时存在这么多语言、独立的传统和各自有别的文化认同。我不是民族学者,所以无法评论不同国家内部的复杂关系。但就我本人而言,我的确认为从世界各地的原住民群体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些丰富而古老的文化无疑应该得到尊重,或者至少应该允许这些文化不受干扰的生存下去。”

在下文中,雷哈恩介绍了“珍贵的遗产”中他最喜欢的一些照片,并回忆了他在拍摄中所见的其人其事。

占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占族(Chӑm)

“第一次见到安福(An Phuoc)时,她才七岁。 安福这位占族小姑娘,有一双迷人的蓝眼睛。过去几年里,因为我的照片,她成了越南最多人认识的人之一。

安福所属的占族居住在越南平顺省(Binh Thuan)南部及其周边地区,平顺省以前叫占城王国(Kingdom of Champa)。占族为当地原住民族,世世代代生活在该地区。这张照片对我个人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是促使我发起“回馈”(Giving Back)计划的动力之一。在回馈计划中,我总是尽量回报我的拍摄对象。我参与资助了我拍过的几个孩子的教育,为拍摄对象买船、母牛和相机,或是帮他们付医药费或维修房屋。我认为,回馈拍摄对象很重要。

我多次回去看望安福、她姐姐和她的家人。现在,我资助姐妹两受教育,这样她们就能享受到她们应得的所有生活机会。”

欣门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欣门族(Xinh-Mun)

“出生于1916年的韦氏因(Vi Thi Inh)是欣门族人,这个民族生活在越南北部。我到的时候,103岁高龄的她正在忙着给自己和孙子做饭。

看到我时,她马上说‘请进’,看上去对见到外国人很从容自然。这个村子坐落在与老挝接壤的密林深处,风景如画,保留着原始风貌,我很喜欢。”

黑赫蒙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黑赫蒙族(Black H'Mông)

“从2012年开始,我去越南北部沙坝(Sapa)周边山区探访赫蒙族的次数至少有10次。

赫蒙族有很多支系,比如黑赫蒙。这张照片中的女子就是黑赫蒙女子,叫洛氏西(Lồ Thị Si)。把所有这些赫蒙族支系联系在一起的,是他们高超的纺织技术。赫蒙族姑娘从七岁开始学习自己做衣服。每件衣服都是用大麻纤维织成,然后用靛蓝染色,最后还要花数小时在上面刺绣花纹图案。”

佬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佬族(Lao)

“95岁的洛氏班(Lo Thi Banh)是我最喜欢的模特之一。正在抽烟的她笑了,拍照对她来说是件新鲜事。和同时代的其他女性一样,她戴着小巧的银耳环,耳朵被耳环拉长了。

佬族发源于老挝,说的也还是一种老挝语。然而,他们的文化和服饰已随着岁月而改变。我拍摄的那个村子(那尚1号)是最后几个仍旧穿传统老挝服装的村庄之一。”

黑倮倮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黑倮倮(Black LȏLȏ)

“我第一次探访黑倮倮族是在2013年。那次,我去的是越南高平省(Cao Bang)北部的保乐县(Bao Lac)。在那里,我见到了很多身穿传统服饰的女性。两年后,穿传统服饰的女性明显减少。

这张照片中的人叫加氏闲(Ka Thị Nhanh),75岁。她身上穿的传统服装已经破旧,但依然美丽。我拍摄这张照片想说明旧的传统正在被抛弃和遗忘这个事实。”

巴天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巴天族(Pa Thẻn)

“我很好奇,问后得知,在越南宣光省北部,巴天族的孩子被要求每周一必须穿传统服装上学是为了让他们的文化传统能延续下去。

这张照片中的小女孩叫辛氏黄(Xin Thi Huong),八岁。她很乐意穿上自己的一整套行头,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件苦差事。和我之前看到的情况相比,巴天族村庄那艺村(Nà Nghè)的文化充满活力,这可能是因为孩子们经常穿他们的民族服装。我觉得这真的会对保护他们这部分遗产起到作用。”

格贺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格贺族(K'Ho)

“格贺族,英文名Co-Ho,又称K'Ho,祖先来自于越南中部高地的林同省(Lam Dong)。这张照片里的人叫公继(K 'Long K 'E)。她当时101岁,有11个子女,165个孙辈和曾孙辈。她是一条活的纽带,连接着格贺族的过去和未来。

她去世的时候,家人把她的一张手工毯子送给了我。现在这张毯子和她的照片保存在我设于会安的珍贵遗产博物馆(Precious Heritage Museum)。”

卢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卢族(Lự)

“当我请求给她拍照时,越南最北边莱州(Lai Chau)地区的卢族人洛云保(Lò Vân Báu)很惊讶。她问我:‘你为什么不在我还年轻漂亮的时候来?’这句话是促使我开始创作‘不老之美’(Ageless Beauty)系列照片的灵感之一。这些照片的拍摄对象主要是越南的老年人,因为她看不见的那种内在美在我看来却是如此之明显。

她所在的南心村(Nậm Tăm)通过生态旅游帮助保持其文化传统,那里依然是我去过的最宁静、保存最完好的村庄之一。”

红瑶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红瑶(Red Dao)

“我特别喜欢这张照片,照片中的人叫李露云(Ly Lo May),红瑶族。她有一种令人羡慕的高贵,她身上的精美服饰让这种高贵更加突出。

遇到瑶族并看到他们丰富的纺织传统也是我启动‘珍贵遗产项目’的灵感之一。我会继续探索生活在越南最北部的九个瑶族支系,把他们的故事加进会安的博物馆。”

色当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色当族(Xơ-đӑng)

“阿易(A Dip)76岁,生活在越南中部高地的山区,距离昆嵩市(Kon Tum)大约50公里。他属于土抓族(To Dra),土抓是色当族的一个分支。

认识阿易是我过去两年里最美好的经历之一。2018年最后一次去看望他时,我发现他多才多艺:他是村里唯一一个仍在制作传统竹篮的手艺人,也是最后一个弹奏土抓传统乐器的人。”

黑哈尼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黑哈尼(Black Hà Nhì)

“2017年在莱州省(Lai Chau)和老街省(Lao Cai)旅行时,我认识了89岁的黑哈尼族人卜露玛(Pu Lo Ma)和她60岁的女儿。黑哈尼服饰的复杂做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制作时间可以长达6个月,包括用真人头发制作令人惊叹的大辫子。”

雷哈恩的著作包括《越南:对比的拼图》(Vietnam: Mosaic of Contrasts)(卷一、卷二)和《收藏:摄影10年》(The Collection: 10 years of photography)。可在Instagram上关注他。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