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名字的争执:西西里岛的油炸饭团

(Credits: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去年8月,菲斯塔(Danilo Festa)在西西里岛东部参加了一场抗议意大利反移民政策的静坐活动,同时对寻求庇护的难民表示欢迎。看到许多同胞拿着阿兰奇尼(arancini)聚集在卡塔尼亚(Catania)的港口,他十分感动。阿兰奇尼是当地的一种美食,将绿豌豆和肉类等咸口的馅料裹在米团中,再用油炸制而成。

菲斯塔回忆道:“当时艺术家们建议把阿兰奇尼作为抗议的象征,那一刻是舒缓了紧张的政治气氛的快乐时刻。”

这场展现团结精神的和平集会发生在2018年8月15日。10天前迪西奥蒂(Diciotti)号救援了100名移民,而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表示,应由其他欧盟国家接纳这些人,拒绝移民登陆意大利。

这之后,很多政治活动家,决定用西西里美食来迎接移民。

菲斯塔说:“当地人为饥肠辘辘的客人提供阿兰奇尼这种食物。几个世纪以来,不同的文明都曾征服过西西里岛,这种食物也几经改良。因此可以说,它也是地中海两岸团结的象征。”

Image copyright Stefania D’Ignoti
Image caption 西西里岛的活动家拿来了油炸饭团,迎接已经搁浅数日、如今终能登陆的移民(Credits: Stefania D'Ignoti)

阿兰奇尼是西西里岛的标志性美食,它口感独特,外酥里软,同时寓意团结,因此备受赞誉。出人意料的是,这款美食竟是岛民内部争执的根源。

阿兰奇尼在酒吧和街边都有卖,用餐巾纸一包就能带走,这种街头小吃能出名,原因是几十年来,它的名子始终给西西里岛的人们带来困拢。西西里岛东部的人,一般认为这个单词是阳性的,把这道油炸美食称为阿兰奇诺(arancino),复数形式为阿兰奇尼(arancini);西西里岛西部的居民则采用阴性的名词尾缀,也就是阿兰奇娜(arancina),复数形式为阿兰奇内(arancine)。这件事引起了激烈的争执。甚至连意大利的重要人物,时装设计师法拉格尼(Chiara Ferragni)也曾因偏爱使用一种名词尾缀而受到指责。

西西里岛烹饪专家巴西尔(Gaetano Basile)说:“这场争论,是西西里两大城市,卡塔尼亚(Catania)和巴勒莫(Palermo)之间的竞争。这两个城市选择以美食名字的争论,作为争夺岛上文化霸权的战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阿兰奇诺或阿兰奇娜是一种油炸饭团,里面填满了豌豆泥或肉类等美味食材(Credit: Getty Images)

巴西尔说,饭团的外表在油炸之后呈现金黄色,圆滚滚的外形就像一个酸橙(arancinu,一种柑橘,由阿拉伯人在9世纪和11世纪间进口到西西里)。这种小吃在西西里方言里的名字是arànciu,意思就是小的酸橙(方言里的阳性名词通常以u结尾)。后来,意大利人征服了西西里岛,这种小吃的名字也被意大利语化为阿兰奇诺(arancino)。

巴西尔解释道:“1486年,葡萄牙商人抵达巴勒莫港,他们带来了甜橙(laranja),(通常a结尾的名词为阴性)因此西西里岛西部的巴勒莫和周边地区的人就把‘酸橙’的阳性改掉了。然而,西西里岛的东部并没有出现这一语言变化。”

自此,东西海岸的油炸饭团就开始出现分化了,它们看似相同,但本质上有了区别。巴西尔说:“西边巴勒莫的阿兰奇娜形似圆球,在饭中加入了藏红花,保留了阿拉伯风情;东边卡塔尼亚的阿兰奇诺,这种美味演变成了圆锥形状,代表了东边的埃特纳火山(Mount Etna)。”

Image copyright Pera Comics
Image caption 几十年来,这种受人喜爱的西西里小吃一直饱受名词阴阳性的争议(Credit: Pera Comics)

大家知道,15世纪时,西班牙统治者将西红柿带到了西西里岛。据巴西尔说,一直到19世纪中叶,东西两岸的人们才开始在食物中添加番茄酱。而原先的食谱诞生自中世纪阿拉伯统治时期。这样一来,两岸的油炸饭团又有了相似之处。1861年,西西里这一地中海岛屿并入意大利,意大利成为独立民族国家。这时,阿兰奇诺/阿兰奇娜才成为一道标志性的意大利南部菜肴。而且还保留了东西海岸语言中的词性差异。

在当时,没有人觉得有问题。然而,正如意大利杂志《国际米兰》(Internazionale)所报道的那样,随着社交媒体的诞生,加之意大利人高度关注名词词性学说和语言条理,更加在意名词的阴阳性。这就成为了“西西里岛纷争的源头”。这种语言分歧愈演愈烈,最后甚至需要意大利最高语言监管机构“秕糠学会”(Accademia della Crusca)的介入。

2016年1月,秕糠学会发表了一篇特殊报告,来讨论到底是阿兰奇诺,还是阿兰奇娜,而他们的说法不失为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报告中说,两种形式都是正确的。但是,意大利语中的水果多为阴性名词,所以用阿兰奇娜会更加正确一点。

伊安尼佐托(Stefania Iannizzotto)是负责研究和出版这篇报告的语言顾问,她说,直到现在秕糠学会还会收到许多信件和电子邮件,希望能够解决油炸饭团的阴阳词性之争。她解释道:“作为唯一在秕糠学会工作的西西里人。我被派去解决这一争执。我诚惶诚恐生怕自己立场不客观,也深感责任重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巴勒莫和西西里岛的西部地区,这种饭团叫做“阿兰奇娜”,是阴性名词。到了西西里岛的东部,人们以阳性名词“阿兰奇诺”称之(Credit: Getty Images)

伊安尼佐托来自拉古萨(Ragusa)地区,位于西西里岛的东南部,是这片区域里唯一用阴性名词命名油炸饭团的地方。高中毕业后,她搬到了东边的卡塔尼亚。因此,从阴阳名词中确定一个,无论站在哪一边都意味着要么被家人斥责;要么被卡塔尼亚的朋友嘲笑。

她疲惫地说道:“开始只是一个岛内的玩笑,没想到经过社交网络发酵,演化成了一场论战。阴阳词性这样的争论永远不会结束。”

秕糠学院的介入并没能解决问题,甚至激化了双方的矛盾。伊安尼佐托说:“报告一发表,便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每每在脸书上看到自己的访谈,总会发现一些讨厌的评论,说我不该试图解决纠纷。”

去年5月,伊安尼佐托应邀在卡塔尼亚食品节(Catania Street Food Fest)上发表演说。在众多烹饪课和免费的小吃中,她觉得自己这个油炸饭团阴阳词性问题的研讨会,一定是最无聊的一个环节了。她说:“那天正好下雨,我想不会有太多人来,没想到竟来了数十人,这让我意识到人们学习正确的词汇表达,是多么认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卡塔尼亚的阿兰奇诺呈锥形体,人们说这个形状来源于埃特纳火山(Credit: Getty Images)

如今的争议,也影响了西西里岛的餐饮行业。在卡塔尼亚历史悠久的市中心,有一家叫萨维亚(Savia)的餐厅,人们在点餐时常说要一个“阿兰奇娜”。然而这里更常用“阿兰奇诺”这一阳性名词,犯这种错误的人,并不是不了解情况的游客,而是认同和肯定这种说法的当地居民。萨维亚餐厅成立于1897年,上世纪70年代起就开始供应这种油炸饭团了。隆巴多(Claudio Lombardo)是这家餐厅的第四任老板,他的祖父和巴勒莫的观点一致,认为阿兰奇娜状似甜橙,因此必须以阴性名词称之。

隆巴多说:“据我所知,在卡塔尼亚,只有我们餐厅会用阴性名词来叫它。之前并没人放大这个事情,所以人们用‘阿兰奇诺’点餐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刻意去纠正。后来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宣传这件事情……随之问题就来了。”

隆巴多回忆道,当地居民在脸书上了解到店里“不恰当”的叫法后,他开始受到各种辱骂和诅咒,甚至抵制和死亡威胁。

隆巴多说:“2017年的夏天,为了避免这些纷争,我们改掉了菜单。用原来西西里语里的名字‘阿兰奇努’来标注这道菜。这样才保住了我们的百年老店,很多员工也能继续在这里工作。”虽然改了菜单,但在他心理,油炸饭团还是应该用“和所有美好事物一样”的阴性名词。

Image copyright Stefania D’Ignoti
Image caption 西西里岛的餐饮业引入了性别中立的叫法,希望能够以此来平息纷争(Credits: Stefania D'Ignoti)

为平息这场纷争,人们做了许多努力。引入了性别中立的叫法,如阿兰奇*(arancin*)或阿兰奇@(arancin@)等。来掩盖名词的阴阳性,这也增进了文化的包容性和接纳度,扩大了阴阳词性的接受度,有助于平息这场认真的论战。

格拉齐亚诺(Andrea Graziano)是一家餐厅品牌的创始人,致力于传播西西里新式烹饪文化。去年12月,他在自己的巴勒莫和卡塔尼亚的餐厅中采取了折中的做法,如果客人点了油炸饭团这道菜,会有两个圆圆的阿兰奇娜和两个圆锥状的阿兰奇诺。他说:“我不很在乎这场纷争,也没认真看待过。但我希望,这么一个折中的尝试能够结束这场荒谬的纷争。哪怕是只有一次。”

西西里人喜爱的小吃名子阴阳词性之争,最受困扰的是本地人。隆巴多的做法,更多能改变的是外来游客,因为游客关注的是美食体验,而不是纠结哪种叫法是正统的。

隆巴多说:“只要油炸饭团味道好,就不要去为这些无用的议论分心,享受当下的美食就好了。”

不论争论与否,这道小吃能给当地人以温暖,给游客以热情友好,这一点是肯定的。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