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城的秘密地下世界

。 Image copyright Susannah Rigg
Image caption 近700年后, 一些墨西哥人至今仍在纪念墨西加人的古都特诺奇蒂特兰城的建城。特诺奇蒂特兰城建于公元1345年。

当我们从墨西哥城大教堂(Metropolitan Cathedral)走下7公尺深的地底,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这座大教堂是拉丁美洲最大且最古老的教堂,我早已听到人们传说这座标志性大教堂下有古老神庙存在,但自从20世纪70年代这个地下世界被发现以来,没人能亲眼见证。现在,终于对外公开,让游客能深入教堂的地下探索中美洲古老的秘密。而我有幸成为游客之一。

在西班牙征服者赫尔南·科尔特斯(Hernan Cortes)攻陷阿兹特克帝国的首府特诺奇蒂特兰城(Tenochtitlan)近500年之后,这个阿兹特克人帝国首府的古老遗迹仍然隐藏在现代墨西哥城的地下仅几公尺深处。阿兹特克人自称为“墨西加人”。1573年,西班牙人开始在阿兹特克帝国至圣的大神庙上方建造基督教大教堂,作为他们征服阿兹特克帝国的象征。

1978年,墨西哥城的电工在大教堂附近偶然发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从而促使人们花了五年时间挖掘出了阿兹特克帝国雄伟的大神庙(Templo Mayor)遗迹。这一发现和西班牙人有关特诺奇蒂特兰古城布局的历史记载,使考古学家确定附近区域的地下可能还埋藏着更多前西班牙时代的建筑。这也激发了一系列迄今仍在进行的考古发掘工作,继续探寻古墨西加人生活方式的新线索。今天的墨西哥城有2100多万居民,其脚下是等待着被挖掘出土的特诺奇蒂特兰古城遗迹。

在我们一行人沿着螺旋型梯级往下而行之时,我屏声敛息,只在眼神扫视到托纳提乌神庙时才大大呼出一口气。托纳提乌是阿兹特克人崇拜的太阳神,为他们所称的“第五太阳世纪”的神圣统治者。按墨西加人的传说,第五太阳世纪至今仍在继续中,预计将以地震带来的毁灭而告终。考虑到这座城市最近的地震史,身处地下,再想到第五太阳世纪的末日预言,还真的有点令人心悸。神庙附近坐落着完整无缺的查尔基霍特尔(Piedra Chalchihuitl)绿松石石碑,石碑上刻着非写实的象形文字“珍贵或神圣之地”。

考古学家劳尔·巴雷拉·罗德里格斯领导的城市考古计划(PAU)自1991年以来,一直在不停地挖掘大约墨西哥市中心七个街区500平方公尺的土地,以重新发现被埋葬的特诺奇蒂特兰古城。现今,工人要在墨西哥城市中心修理地下水管或安装地下电缆,根据法律,都必须知会国家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以便考古学家监督他们的地下施工。

考古学家爱德华多·马托斯·蒙特祖马(Eduardo Matos Moctezuma)博士,从1978年开始一直在主持大神庙的发掘工作。他说,“法律赋予考古优先于施工的特权。”虽然这条法律给施工人员带来麻烦,但确保了所有古迹都能得到保护。

Image copyright Susannah Rigg
Image caption 考古学家依据西班牙人和墨西加人的历史记载制作出特诺奇蒂特兰古城的地图。

在市中心的考古挖掘工作陆续有发现。2015年大教堂后面的一座建筑进行翻修时,城市考古计划的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座骷髅头骨墙,长达35米。曾经是木架子,墨西加人在木架上挂满他们活人献祭的受害者头颅。经过两年多的发掘,于2017年结束时,共发现了近700个人牲头骨,以及一个有孔洞的坑,据信是原放置头骨木架的地方。

2017年,墨西哥城历史遗迹中心区域一家酒店要进行翻新,被召去先作考古勘察的考古学家发现了一个古老的球场。在墨西加人的球赛(Juego de Pelota)期间,参加比赛的球员在这个球场,仅用臀部就能让沉重的橡胶球从一端踢到另一端。今年早些时候,大神庙的台阶上发现了一些被献祭的人牲遗骸,包括一位装扮成墨西加战神Huitzilopochtli的男孩骨架。此外还发现了美洲虎的残骨、多层的贝壳和珊瑚,这让考古学家认为他们可能是找到阿兹特克帝国的皇帝阿惠特佐特尔的坟墓。这位墨西加人皇帝在位时间是1486年到1502年。

巴雷拉希望能与球场和骷髅墙之上的建筑物的所有者达成协议,让这些历史遗迹可以在地下博物馆向公众开放展示。2018年开始,每逢周一、周二和周五的14:00,像我这样的游客就可以到大教堂下面参观大神庙遗址。由大教堂的导游带队的参观可帮助教堂筹集资金,同时也让游客深入了解墨西哥城这个最著名的地标在地下的秘密世界。你进入大教堂时,可以在右手边的服务台购买参观票。

另外,在墨西哥城的一些不寻常的地方也可以发现中美洲原住民的遗迹。例如,当你在地铁皮诺苏亚雷斯站换乘地铁时,你会经过一座祭拜墨西加风神埃赫卡特的金字塔。距离墨西哥城的历史中心区域约4公里的特拉特洛尔科(Tlatelolco)区,前身是另一座前西班牙时代的中美洲城邦,如你从该区一个购物中心的地下停车场走出来,你可从一个观景窗看见另一座祭拜风神的金字塔。

根据西班牙征服者留下的记录,以及几位方济会修士撰写的详细编年史和一些墨西加人所写的日记,考古学家对被掩埋的墨西加神庙和历史遗迹有了很好的认识。一些最重要的信息来自16世纪方济会修士贝纳迪诺·德萨哈贡的名著《新西班牙事物通史》,他描述了特诺奇蒂特兰城中心的78座神庙。巴雷拉说,“德萨哈贡的记载令人震惊,因为从考古的角度来看,凡是他所记载的,我们能够找到。”

不过,即或你知道脚下埋藏着什么,但在墨西哥首都这样的一座城市进行考古挖掘也不是一件易事。当年墨西加人是在一座湖的中央小岛上建造了宏伟的特诺奇蒂特兰城。巴雷拉解释说,现墨西哥城的一些地方,“5公尺深的地方就是水。”地下土层被水浸透意味着市中心的大部分地区每年要下沉约5至7公分,有些地区甚至每年下沉多达40公分。由于某些现代建筑是建在前西班牙时代之中美洲的地基和建筑物之上,这即是说,墨西哥城并非全城都以同样的速度下沉。漫步在墨西哥城历史中心区域,你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建筑物向不同角度倾斜。

马托斯解释说,“几年前出了一个问题。大教堂开始下沉……墙壁开始出现裂缝,因为地下面有前西班牙时代的建筑。”地基下沉虽然对殖民时期的建筑造成了破坏,也对保养维修提出了挑战,但对考古学家却是有帮助的,因为这能帮助考古学家确定原中美洲建筑遗址所处位置。

巴雷拉说,“我们可以看到建筑物墙身上的裂缝。我们知道,要是顺着这些裂缝走下去,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个金字塔。”马托斯解释说,考古学家们已经能够顺着这些微细裂缝进行挖掘,并找到引发裂缝的建筑物的位置。

然而,新技术正在帮助考古学家进行更多的发现,而不仅仅是依靠裂缝提供的线索。马托斯说,“我们在1978年开始考古挖掘时,使用的是经纬仪。” 经纬仪是一种测量垂直和水平角度的仪器。他说,“现在,我们使用三维度扫描仪。”巴雷拉解释说,考古学家还使用可穿透地表的雷达技术来探测墨西哥城中心街道和广场地下之状态。不过巴雷拉也讲述为何仍然需要传统的考古挖掘工作来证实历史资料和地球物理扫描仪所显示的内容。这座城市地下累积了多层历史遗迹,这意味经三维扫描仪扫描后发现了一些东西,会以为是前西班牙时代的墨西加人留下的,而实际上,最终发现原来是西班牙殖民时代的遗迹。“因此,唯一确定的方法就是卷起袖子去挖掘。”

Image copyright Susannah Rigg
Image caption 墨西加人的大神庙位于今天墨西哥城宪法广场的边缘。

在一些人看来,挖掘一个正在下沉的、容易发生地震的繁华城市似乎不值得,是自找麻烦。不过马托斯反驳他们说,这些反对者“是在否定他们自己的历史”。毕竟,考古发掘有助于揭示现代墨西哥城与特诺奇蒂特兰古城有诸多雷同之处。

在今天这个不断扩张的大都市的中心地带,许多历史建筑的功能与近700年前的竟然相同。西班牙大教堂正建在墨西加大神庙之上;而现任总统居住的墨西哥国家宫则矗立在蒙特祖马二世皇宫的废墟之上。蒙特祖马二世统治阿兹特克帝国长达18年,在西班牙征服阿兹特克帝国的初期被墨西加人杀死。马托斯说,国家宫位置非常重要,因为从蒙特祖马二世到今天,一直是国家权力中心。这一点很有象征意义。

巴雷拉还说,今天一所大学就建在前西班牙时代一所学校所在位置,而墨西加人的城市也会有一个中心广场,扮演着与今天现代的宪法广场差不多的作用。他解释道,“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墨西加人仍然存在。”

难以想象一座建于1325年的古城会与今天熙熙攘攘的大都市有如此之多的共同点,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现代墨西哥城在其外表下,仍然跳动着一颗中美洲原住民的心。

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