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墨西哥的第三种性别“穆克斯”

(Credit: 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跟你聊天该用哪种形式,阴性还是阳性?”我问阿文达诺(Lukas Avendaño)。今天早前我见阿文达诺穿着裤子,现在却穿着一条绣着鲜艳花朵的墨西哥传统黑色短裙恩纳瓜(enagua)。我们在用西班牙语交谈,名词和代名词都有性别之分。“我更喜欢你叫我‘宝贝儿’,”阿文达诺咯咯直笑。

在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州(Oaxaca)的特万特佩克地峡(Istmo de Tehuantepec)地区,人有三种性别:女性、男性和穆克斯(muxe)。第三种性别从前西班牙时期(指受到欧洲文明影响以前)就受到认可,并且著称于世。很难想象,没有穆克斯这里的生活会是怎样。但当地多数人都说本地的萨巴特克语(Zapotec),我提的问题意义不大。

“萨巴特克语和英语一样,语法上不分性别。所有人都用一种形式。穆克斯从来没被逼着思考自己是更偏男性还是更偏女性。”阿文达诺说。

“我们是第三种性别,”费丽娜(Felina)补充说。和阿文达诺不同的是,费丽娜改掉了自己的男性名字恩格尔(Ángel),而且只用名不用姓。“有男性,有女性,还有人介乎两者之间,我就是。”

穆克斯 Image copyright Zofia Radzikowska
Image caption 在墨西哥南部瓦哈卡州的特万特佩克地峡地区,人有三种性别:女性、男性和穆克斯(Credit: Zofia Radzikowska)

我参加了“无畏的守夜”(Vela de Las Intrepidas),这是一年一度的穆克斯庆祝活动,每年11月在特万特佩克地峡地区的小镇胡奇坦(Juchitán de Zaragoza)举行。我观察着各位穆克斯,并看不出风格上有太多共同之处。有的和当地女性(称为特瓦纳,tehuana)一样,衣服上绣有大量图案,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的独特造型就是受这种服装启发。也有人更钟情于西式连衣裙,或者变装皇后的衣服。也有一些穿着男性衣服,只是化了妆涂了指甲油表明身份。

“很难说什么人是穆克斯,基本上是指所有生为男性但行为举止并不男性化的人。”阿文达诺说。

“我们知道,西方人眼中的‘男扮女装者’、‘由男到女的变性人’、‘女性化的男同性恋’或者‘男性化的男同性恋’,只要身份特征明显就都属于‘穆克斯’。”人类学家瓦格斯(Pablo Céspedes Vargas)在其文章《工作中的穆克斯:在工作场合夹在群体归属感和异性恋正统主义之间》(Muxes at work: between community belonging and heteronormativity in the workplace)中写道。阿文达诺也强调,“穆克斯”是一个萨巴特克语词汇,不了解萨巴特克文化是不可能理解的。

节庆 Image copyright Ola Synowiec
Image caption 每年11月在胡奇坦都会举行“无畏的守夜”庆祝活动(Credit: Ola Synowiec)

这是因为穆克斯的概念只存在于特万特佩克地峡地区,而且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些人说,穆克斯是胡奇坦的守护神费雷尔路过这里时从口袋里掉出来的,所以当地人说他们打一出生就福星高照。守护神传说的第二个版本是:费雷尔当时提着三个袋子,一个装着雌性种子,一个装着雄性种子,还有一个里面混合了两种种子。到了胡奇坦时第三个袋子裂了条缝,所以这里的穆克斯特别多。

“并不是这里的穆克斯更多,只是更受尊重而已,所以更有存在感,”诺迪埃兹(Fernando Noé Díaz)说。诺迪埃兹是一位小学教师,有很多穆克斯朋友。其中一位叫基卡(Kika),基卡同样只有名没有姓,并邀请我们参加今晚的活动。每位穆克斯负责一区,摆上桌子和装饰品,会准备食物和饮料款待客人。“我认为人们之所以如此尊重穆克斯,是因为这更多的是一种社会性别,而不是性别上的。穆克斯在社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诺迪埃兹补充说。

胡奇坦的女性强势而骄傲,在墨西哥举国闻名。有些人甚至称它为母系社会,其实并非如此,但男性挣回家的钱历来都交由女性掌管。(当地人开玩笑说,胡奇坦男人的阴茎要么是甜的,要么是咸的,意思是说,他们要么是农民,要么是渔民)而女性则售卖男性生产的东西,集市是她们的地盘。今晚的传统是,女性把钱当做礼物捐出来,而男性则负责一箱箱地扛啤酒。

“当男性出海或在田里干活而女性在集市上的时候,就没有人来看家照顾孩子了。这就需要穆克斯了,”诺迪埃兹说。“有些人甚至认为有一个穆克斯儿子在家中帮忙并照顾年幼的兄弟姐妹,是做母亲的福分。穆克斯不可以有长期的伴侣,也不能结婚,老了还可以和母亲住在一起。”

节庆 Image copyright Zofia Radzikowska
Image caption 有些人说,穆克斯是胡奇坦的守护神费雷尔路过这里时从口袋里掉出来的(Credit: Zofia Radzikowska)

活动中,穆克斯的母亲们负责桌上款待客人的食物。基卡的母亲正在问大家是不是都吃饱了,我的啤酒快见底时,年轻的家庭成员又给了我一瓶。基卡并不想埋头做家务,但家务与手工活和在集市叫卖一样,都是穆克斯的传统职责。基卡在小镇中心开了一家美容院,费丽娜也一样,负责一个穆克斯团体——真正无畏的探寻者(Las Auténticas Intrepidas Buscadoras del Peligro),是今晚活动的组织方。

据诺迪埃兹讲,很多穆克斯的工作是筹备传统节日,这在当地经济中占有很大比重。穆克斯为守夜活动、洗礼和圣餐仪式、十五周岁派对(quinceañeras,墨西哥人的成年礼)和婚礼制作服装和饰品。诺迪埃兹还认识一些穆克斯投身于艺术和手工艺品创作,并在集市售卖。他还有一位穆克斯朋友是小学教师。

穆克斯 Image copyright Zofia Radzikowska
Image caption 诺迪埃兹说:“并不是这里的穆克斯更多,只是更受尊重而已,所以更有存在感”(Credit: Zofia Radzikowska)

阿文达诺是一名演员兼导演,带着自己的作品《献给麻橘的安魂曲》(Réquiem para un Alcaraván)游历世界,讲述了身为穆克斯的故事,着重强调了穆克斯身份中天主教的一面。

“穆克斯一直在当地的天主教堂中扮演重要角色,布置教堂是他们的工作。特万特佩克小镇是我的故乡,那里的穆克斯在教堂里发展出了手足情谊,”阿文达诺说。他还表示,天主教会很明智地接纳了三种性别的传统,这一传统在当地文化中十分强势,而且根深蒂固。

今天的庆祝活动以神圣的弥撒仪式揭开序幕,在当地纪念守护神费雷尔的教堂向穆克斯致敬。

“上帝创造了女人和男人,还创造了人性,并且很可能是人性决定了我们是谁——上帝,如果这么说冒犯了您请原谅我。同性恋是完全正常的。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个体,我们必须尊重这一点。”这是教区神父冈萨雷斯(Arturo Francisco Herrera González)在布道, 他被称为潘基托神父(Padre Panchito)。

节庆 Image copyright Zofia Radzikowska
Image caption 很多穆克斯的工作是筹备传统节日,这在当地经济中占有很大比重(Credit: Zofia Radzikowska)

弥撒结束后,传统的游行沿着小镇的街道开始了。队伍五颜六色,走在前面的是乐队和手拿蜡烛的穆克斯,接着有更多的穆克斯开着由鲜花、气球和纸饰装点的小轿车和卡车。但一天中最精彩的部分则要属晚上在镇外举行的派对。派对有三个舞台,还有大牌演讲嘉宾。有很多人,女人、男人和儿童。每个人都身着当地服装:女人穿着恩纳瓜短裙和叫做惠皮尔(huipile)的绣花衫,男人穿着白色短衫瓜亚贝拉(guayabera)。舞台上有位穆克斯欢迎大家,这位穆克斯是今年的“拉梅奥多莫”(la mayordomo),即活动的主办者,并由他的同伴玛亚特(mayate)陪同。玛亚特是指和穆克斯保持性关系的男性,但他们本人并不是穆克斯,也不是男同性恋。

“和西方性文化的一个重要不同在于,在萨巴特克,穆克斯只可以和异性恋男子发生性关系,不能是两位穆克斯之间,也不能是穆克斯和男同性恋之间,这根本无法想象。穆克斯不会跟自认为是男同性恋的人同床,”博鲁索(Marinella Miano Borruso)在名为《本地和全球之间。 二十一世纪的穆克斯》(Entre lo local y lo global. Los muxeen el siglo XXI)的文章中写道。“整个萨巴特克社会并不把与穆克斯发生性关系的男子当作同性恋,这些人是异性恋无疑。”

教堂 Image copyright Zofia Radzikowska
Image caption 穆克斯在当地天主教堂中也担当重要角色,负责洗礼以及婚礼的装饰(Credit: Zofia Radzikowska)

博鲁索认为,穆克斯历来都不一定非得是同性恋。他们中也有异性恋、双性恋和性冷淡的人。“穆克斯从来都不取决于性取向。这是一个文化性别,一种社会功能和身份,并不代表性向。”她在《特万特佩克地峡的男性、女性和穆克斯》(Hombre, mujer y muxeen el Istmo de Tehuantepec)一书中写道。

然而,所有和我在活动上交流过的穆克斯都自认为是同性恋,或是生在男人躯体内的女人,有些人通过激素疗法和医学植入变性。一年一度的穆克斯女王大赛(Queen of the Muxes)是活动的一部分,我发现许多穆克斯都有人造乳房。“这是新东西,义乳并不会让穆克斯更加穆克斯。”诺迪埃兹评论道。

穆克斯同样投身于LGBT平权运动。雷加拉多(Amaranta Gómez Regalado)是位来自胡奇坦的穆克斯,曾参选墨西哥国会议员,尽管未能获得足够选票,但却因为墨西哥首位跨性别候选人的身份而广为人知。雷加拉多仍然投身政治,特别是在反对恐同和艾滋病预防方面。

“我们当中有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从事刺绣、手工艺或者街头售卖的工作,而是接受了高等教育,”费丽娜说。“如果我们,费雷尔的女儿们都不去为自己的权利而奋斗,谁还会呢?”

穆克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对于墨西哥和国际男同性恋群体而言,胡奇坦已是包容的象征(Credit: Getty Images)

但墨西哥人对同性恋的态度总体而言是矛盾的。一方面,墨西哥城是首个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拉美首都,但墨西哥也是世界上针对LGBT群体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在2014年1月至2016年12月间,因为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和憎恶有202人被杀——相当于每三、四天就有一起案件发生。

对于墨西哥和国际男同性恋群体而言,胡奇坦已是同性恋者的天堂和包容的象征。尽管一些当地人仍然歧视穆克斯,并且穆克斯整体在求学和求职方面的机会较少,但是当地历来将性别划分为三种,且视之为自然,已经鼓舞了全世界LGBT的发展——穆克斯也正在意识到这一点。

“今晚不仅属于穆克斯,”舞台上说到。“还属于所有同性恋,无论你来自瓦哈卡州还是世界哪里,胡奇坦欢迎你们。”

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