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游戏发展简史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汽车后座游戏大观

公共交通出现后,出现了一种现象:在你从A点移动到B点的过程中,你完全无事可做,只能无聊地坐在那里。交通工具载着你移动位置,这个过程里你会感到厌烦。为此,人们开始寻找娱乐方式打发时间。汽车的出现,使得人们能够全家一起出游,但与此同时也造就了在后座玩耍取乐的乘客。随着科技不断向前发展,消磨车内时间的游戏种类也在变化。

坐地铁跨越城市时,掏出一张报纸就足以打发时间。但当汽车时代到来之后,人们开始驾车数小时、数天甚至数周的长途旅行。于是,人们发明了模仿团体游戏或室内游戏(例如“视觉大发现(I Spy)”或者“推理问答”)的车内游戏。

这些游戏在漫漫旅途中堪称消磨时间的利器,这一点对儿童尤其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车内游戏变得更加复杂、技术含量更高、也更适合男女老幼所有人共同参与。

当然,车内游戏必然会导致驾车者分心–例如,最近大火的《口袋妖怪Go》就让好多驾车者单手开车,另一只手则在智能手机上不断寻找皮卡丘。人们在车里玩游戏的需求必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旺盛。接下来,我们简要回顾一下几种著名的车内游戏以及他们各自的发展历史。

推理问答

动物、蔬菜或矿物?“推理问答”这款益智游戏玩起来无需任何硬件。和其他许多口头游戏一样,“推理问答”也没有明确的起源。但是有一本1882年出版的书《推理问答:游戏简要规则》可以作为初学者的规则指南和游戏样本。这本书表明这款游戏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短短几十年过后,“推理问答”开始在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的电视游戏秀中遍地开花。

I Spy视觉大发现

“我找到了!”找到的是什么东西?挂在后视镜上的湖蓝色空气清新器?盖特威克机场内的出口指示牌?这个搜索类游戏在1990年代发展成了名为《视觉大发现》的儿童读物丛书:一套大开本精装书籍,每页上都印满了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有趣小玩意:每页下面的谜语会告诉你需要找哪些东西,比如藏身在折纸森林深处的玩具蜥蜴。这是一种用眼观察的游戏,它的提示是要找的人或物的首字母拼写,比如是s打头的东西还是a字母开头的。此外还有马丁·汉福德编著、世界知名的《快乐搜寻》丛书。这款丛书的读者要在每幅画面人山人海的背景当中寻找同一个不起眼的,戴眼镜、穿条纹衬衫的小男孩。

甲壳虫大冲击(Punch Buggy)

一帮人在车里打打闹闹可能并非好事,但“甲壳虫大冲击”就是这样一款游戏。在路上看到一辆大众甲壳虫就立即高喊“甲壳虫大冲击!”同时猛拍同行者的手臂。有时规定仅有特定车身颜色才会触发游戏。例如,英国的“黄车游戏”就只针对亮黄色的甲壳虫(英国游戏中无需拍打别人的手臂)。

找车牌(Car numberplate game)

坐在乘客座椅上认车牌貌似很无聊,于是人们发明了一些有趣的玩法:比如,在加拿大和美国,游戏者看到属于各省或州的车牌后,会把游戏地图上的相应区域涂色,直至所有区域都被涂满。

旅行版棋类游戏

棋类游戏产业在汽车问世前很多年就已经发展得很庞大了,但是游戏商花了漫长的时间才把棋具缩小简化,使之能从厨房餐桌转移到汽车后座上玩耍。在1970和80年代出现了象棋、黑白棋等棋类游戏的袖珍版,棋盘可以折叠,棋子则带有磁性。“大富翁”和“秒探寻凶”等新游戏的袖珍旅行版本正在快步跟上。

车内电子游戏

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推理问答”和“大海战”这些老套游戏已经落伍,但是人们放松娱乐的需求却一直没变。这就是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有大量房车为后座乘客配备了电视机和电子游戏机的原因。随着无需驾驶员的自动驾驶汽车逐渐变为现实,未来车内娱乐的发展前景无可限量。例如福特申请的一项专利:位于风挡玻璃下方的投射系统可以投射出一个电影屏幕供途中欣赏。这些主意看起来不错,但是却有个前提:这些能自己到处跑的车要保证不被黑客攻破才行。

请访问 BBC Auto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