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泊石宝藏——如果你受得了酷热的考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欧泊石矿

约翰·邓斯坦(John Dunstan)回想起 1978 年他的家乡澳大利亚库伯佩迪(Coober Pedy)镇的情景,当时连续 15 天温度没有低于 52 摄氏度(华氏 126 度)。

他目睹了从天空和树上掉下来的小鸟,它们无法忍受炎热的煎熬。

62 岁的邓斯坦说:“你一旦走出去,仿佛进入一个烤箱”。

但是他很多年前就发誓,不会离开这座拥有 2500 人的小镇,这里距离下一个文明标志奥古斯塔港(Augusta)有 540 公里远。让他留下来的不仅仅是对家庭的眷恋。还有这里的欧泊石矿。

采矿部项目主管彼得雷恩 (Peter Lane)表示,据粗略估计,库伯佩迪的矿山每年产出大约价值为 1500 万澳元(1390 万美元)的欧泊石。

他还说,实际数字可能更多,因为很多采矿者没有上报他们的采矿量,而是经常售卖这些欧泊石,换取现金。世界上绝大部分白色欧泊石都产自库伯佩迪镇。

采矿工的生活听起来并不让人神往,也并不轻松,但是探寻矿藏的诱惑和对下一个重大发现的渴求让人们趋之若鹜,踏上这片土地和地球上其它有矿藏的城镇。

众多探矿者来到矿藏镇,准备待上几个月,甚至一年。只要看到这所小镇,就明白为何那么多人最后选择在这里安居乐业。

对宝石的追求

库伯佩迪镇是一座建立于 1915 年的欧泊石矿藏地,移民历史悠久,那时候外来移民踏上这片贫瘠的土地,梦想发财致富。 横穿大陆的铁路开通,加上一战的结束,采矿者迅速增加,蜂拥而至。

Image caption 库伯佩迪镇的矿山每年产价值约为 1390 万元的欧泊石 (图片来源: Getty)

到 20 世纪 60 年代,采矿群体来自 45 个国家。 如今,该群体呈现多样化,还包括来自香港、斯里兰卡和塞尔维亚等地区和国家的人。

其中包括来自希腊塞萨洛尼基港口镇的雅尼·阿沙纳西亚迪斯 (Yanni Athanasiadis),他在 1972 年离开家乡,当时才 22 岁。他计划先获得拥有矿山的许可权,然后待上一年,他认为一年足以发掘价值数千元甚至数百万元的矿藏。(欧泊石的采矿者们并没有工资,因为他们通过自己寻找矿藏来赚钱。)结果一晃便是 42 年,数数看。

阿沙纳西亚迪斯说:“我深深沉浸在欧泊石的狂热中。 我每天都会听说有人发现了“很多钱”,所以我坚信明天也是自己的出头之日。”

雷恩说,这对于每年来带着发财梦来这里的上百人来说是很正常的。最吸引人之处便是探寻宝藏的刺激,潜在的巨额利润和支配自己的时间并当自己的老板的那种自由。这里的潜在宝矿吸引人们远道而来并留在了这里,就像他们在其它矿镇一样。

雷恩说,黄金等其它矿藏的采矿过程相对容易,因为地震和航空磁测使得矿藏定位较为容易。他还说,由硅石组成的欧泊石无法通过这些类型的测量来查找,唯一的办法是在地面上钻洞,直到发现矿藏为止。

一旦发现了欧泊石,人们没有像黄金一样对其设定固定价格。

阿沙纳西亚迪斯说:“我了解到,有的人原本穷困潦倒,到了第二天,背包里便装了价值 50 万澳元的欧泊石。然后你就会想,我一定可以找到价值一百万美元的矿藏。”

在该地区发现的最大的欧泊石之一是 1989 年由史蒂夫·扎格(Steve Zagar)发现的朱比特 5 号,该宝石重达 26350 克拉。2003 年,邓斯坦也有了重大发现: 重达 72.65 克拉的处女黑虹欧泊石,这是一颗具有 1.2 亿年的箭石状化石。邓斯坦最近将该欧泊石卖给了南澳大利亚博物馆,售价暂未透漏。

Image copyright Getty

库伯佩迪镇旅游部门官员德斯雷·琼斯表示,每一位采矿者都必须获得当地采矿部门颁发的宝石勘探许可证,才可以进行不同规模的开采。琼斯还说,该镇上有几家大型企业,包括邓斯坦的公司,但是绝大部分都是通过合伙方式经营的小型开采项目。雷恩表示,目前该地区针对正在运营的采矿项目已经颁发 260 个许可证。

阿沙纳西亚迪斯继续从事采矿事业,同时他在该镇还拥有并经营 Umoona 蛋白石矿博物馆。他表示,经营稳定的副业是很重要的,因为他发现暴发致富的可能性并不是很高。他估计,一名普通的欧泊石采矿商经过长期的努力可以获得大约 4 万澳元(37257 美元)的年薪,但是也有人可以通过发现重大矿藏而一夜暴富,赚取 180000 澳元(167628 美元),但是可能以后很多年都没有再次发现欧泊石矿藏。

生活在地面以下

琼斯是欧泊石矿商的女儿,和五个兄弟姐妹共处在一套五居室的房子里。 当急剧升温或者沙尘暴来袭,琼斯这样的家庭会撤离到他们更加凉爽的地下室。

和该地区近乎一半的房屋一样,这些地下室是通过在沙尘暴防堤上钻洞然后刻出布局复杂的多居室。这些住所和其它所有房屋一样,拥有配套的生活设施。

虽然距离最近的城镇有五个小时以上的车程,但是库伯佩迪镇的人们生活十分便利和舒适,有两家超市,一周可以运送两次新鲜产品。休闲娱乐则是另外一种景象。

邓斯坦说,这里没有太多可以逛的地方,不像城市里面可以溜冰或者看电影。 你还可能没有机会欣赏大海。

Image caption 大多数房屋建立在地下室,设施齐全,因为该镇气候极度炎热

当琼斯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玩过“做面条”的游戏,她从地面以下抽出一些多余的尘土,整理筛选,看看有没有欧泊石。

这种简单的生活往往得失兼备,可能有一天会发现重大的矿藏。从库伯佩迪镇机场飞往最近的大城市阿德莱德的单程费用大约为 400 澳元(370.42 美元)。雷恩说,该费用相当于从澳洲伯斯飞往远在异国的巴厘岛之间的往返机票价格。

如果不搭飞机,前往阿德莱德需要乘坐公交车 12 小时或者驾车 10 小时。报纸通过夜班车送达镇里,通常要晚一天送到。当地的汽车影院每两周才放映一次电影。热门影片在首映之后数个月都没有在镇里上映。

阿沙纳西亚迪斯的儿子尼科(Niko)也从事采矿事业,他认为自己的父亲有一点疯狂,但并不是指他们的生活方式。他的父亲多年珍藏着他发现的最顶级的欧泊石,有的放于自己的博物馆里展示,有的存放在保险柜里,并没有售卖它们。

年迈的阿沙纳西亚迪斯说:“我见过很多很多的欧泊石,但是好的宝石是难以取代的。有一天,我会将这些珍藏的宝石传给儿子。”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