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来自亚马逊的挑战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Thinkstock)

九月份的一个深夜,菲利普·鲁克 (Philip Rooke) 在家里收到一位同事发来的消息,称他的企业可能遭到重创。

互联网零售行业巨头亚马逊宣布开设一个名为 Merch 的网站,而它的竞争对手正是鲁克的在线 T 恤及商品销售网站,Spreadshirt。

自 2009 年出任 CEO 后,鲁克便助力 Spreadshirt 从德国的莱比锡的总部扩展到了全球 19 个国家。但与网络电商巨兽亚马逊相比,它还是微不足道,因为对方可是全美最大的在线零售商,拥有近 890 亿美元的销售额。

原应惊慌失措的鲁克却在第二天早上起床后,照样穿上了最喜欢的 T恤,并按照上面印着的标语行动着,那就是——“淡定,好好卖 T 恤”。

他回忆道:“有些员工认为我们完蛋了。他们都在更新简历我却在地板上悠闲地踱着步子,跟他们说,‘这不挺好的嘛?’”

鲁克说,竞争让每个人都更加强大。所以,即使他内心深处也为新的挑战而担心,但他却知道竞争往往孕育着创新。那一整天,他都在激励自己的员工,要把这种挑战当作好事来看。

“每当有新的竞争者出现,我们都会从中受益匪浅,鲁克这样告诉他的员工。“如果看到了他们在做些什么,我们就会变得更好。”

自我激励

如果互联网或其他地方来的直接挑战尚未影响到你的生意,那么影响很快就会到来,而企业的成败就在于你会如何应对。

“外界干扰是很多组织当前所要面临的问题,”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德桑特尔斯管理学院驻校高管梅丽莎·桑柏 (Melissa Sonberg) 说道,“它就像瘟疫一样:很多人都想躲避干扰,但是却无处可逃。”

媒体格局的变化(数字革命所带来的干扰和不可逆转变)是很多其他行业未来发展动向的模板,桑柏说道。行业中的守旧分子可能会跌跤,而那些受新技术的驱动,身手敏捷的创新公司却将蓬勃发展,印刷媒体的衰落和Quartz、 BuzzFeed等新生力量的崛起就是很好的例证。同时,权利和信息的天平也从会议室倒向了个人用户,而后者甚至一个简单的推特主题标签,就能对大型企业产生影响。

对于经理人来说,这意味着要为随时降临的重大干扰做好规划,桑柏说道。要持续搜寻干扰靠近的相关信号,建立储备金并保持灵活的预算方式,以便从容应对新挑战的资金需求。

当重要挑战来临时,许多经理人的第一反应通常是不予理会。而在经历一番苦痛挣扎,品味过“伤痛多深”之后,他们才会意识到自己需要认真面对,桑柏说道。

拿鲁克对于亚马逊新闻的反应来说,桑柏表示,对于企业领导而言,应对干扰的优秀做法就是尽早且经常沟通,提前准备并明确做好规划,她建议道。

随着时间发展,你就会学到“如何破浪前进,并且理解好的经理人为何会喜欢干扰,因为它昭示着创意的诞生,”桑柏补充道。

逆转局势

好的经理人还会通过提升创造力去战胜干扰,迈克尔·费蒂克 (Michael Fertik),这位来自加利福尼亚的企业家兼 reputation.com 网站CEO如是说。别像个新手那样不知所措,如果自己没有天赋,那就要要清楚该怎样发掘员工们的才华,他说道。

“做一个干扰者并不意味要充满深情地带着管理团队拔腿就跑,”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的费蒂克说。“而在于弄清楚你能从身边人那里学到些什么。”

要成为干扰者,就要抛开那些严格的年度预算,费蒂克说道,建立一个结构稍微松散、却能快速运转以应对挑战的系统。如果你的公司做不到这些的话,那就想办法设置试验款项,哪怕只有一个小的资金池也好。在你的员工中找到那些善于进行创造性思考的人,把他们聚到同一个小组,并鼓励他们起到“臭鼬工厂”式的作用,成为致力于彻底反思公司运营方式的小组。

“只需要几个有创造力的人就能解决问题,”费蒂克说。“一旦找到了创新性的人才,你就培养好这种能力。这样,所有难题就都可以解决了。”

在面对干扰时,戴夫·法拉利 (Dave Ferrari) 就找到了不仅能够创新而且可以扭转局势的方法。他的家族掌控着 One Workplace,一家在 2001 年就拥有2.42亿美元销售额的办公用品公司。而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圣塔克拉拉办公室附近的诸多网络公司,就是这笔巨大营业额的主要源头。

2002 年,许多命悬一线的网络公司便停止向他们支付办公家具的佣金,或者干脆关门大吉。2003 年,One Workplace 的销售额下降了 7800 万美元。随之而来还有产品积压、降薪以及无薪假(美国员工享有的临时假期,以便在保留职位的基础上,帮助公司减少支出)等问题。法拉利也怀疑过,这家父亲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收购的公司是否会倒闭。

但是,法拉利却激励剩下的员工寻找新的销售来源。“我们需要找到冲出困境的出路。”

于是他们采取了更巧妙的办法,努力寻找那些更能经得起经济萧条的行业。他们将家居业务扩展到了诊所和医院等因生育大潮过后、衰老人数增加而可能大量激增的行业。同时,他们还开始向学校兜售家具。在美国,学校是有限制用途的家具建设资金的。去年,One Workplace 创下了3.15亿美元的销售额,比衰退之前的营业额增长了30%。

“我们曾面临着可能要被踢出局的干扰,”法拉利说。“但我们并不认为那就是世界末日。我们优先考虑到的是员工而不是底线,并且找到了出路。”

同时,法拉利还表示他已经在预估并且朝向下一个干扰勇敢进发。One Workplace 必须要改变供应家具的种类以适应顾客对开放办公空间日益增长的需求。两年前,法拉利就按照开放平面方案对他的办公室进行了重新改造。

这种反应正是经理人面对干扰时要做的——不仅要活下来,还要发展得更好。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