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是一个空中飞人时......

在飞机上休息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如果在频繁的长途飞行中不能好好休息会影响人的健康。

心脏病专家马汀.考伊(Martin Cowie)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飞行中度过的.

每隔几周就要去亚洲做短暂停留,无数次赴欧洲就诊,一年两次美洲,每年去澳洲出差一趟,这些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行程加在一起每年有150次之多,无怪乎他将天空视为自己的第二个家。

对于像48岁的考伊这样频繁出差的商务人士来说,生活就是一阵旋风式的拎包出发,办理乘机,调时差。那么这些频繁出行的人如何做到在长途飞行之后看起来或感觉和普通人一样呢?

考伊有两个方法对付时差带来的痛苦—其中一个涉及减少工作量。

“飞行的时候一定要时刻注意姿势。很容易就跷二郎腿,身体蜷缩,这些可能会导致深静脉血栓和背部疼痛的风险,”他说道。“现在,我很少使用笔记本电脑,因为这样容易在飞行时引起姿势不当”。

他补充道“记住,很少有人因为时差而死,但是长途飞行会以其他方式影响你的健康。”

BBC Capital频道对出差达人做了调查,搜集了他们如何克服时差,飞到相差五个时区几千里之外的地方开会的最佳办法和技巧。

登机前的准备工作

伦敦JV旅游公关公司的老板杰·维克斯(Jo Vickers)认为健康是关键。维克斯平均每月乘坐5次飞机,她有一套在登机之前严格遵守的养生之法。第一条就是“严禁饮酒”,并且多做户外运动。她还会做面部针灸,“这样能让你看起来像做过整容。”

酒店业从业者罗彭(Peng Loh)每月至少二次从新加坡飞往其他亚洲地区,澳大利亚或欧洲,他也是个有节制的人。除了避免饮酒,他“上飞机之前要饱餐一顿,这样他就不会饿了,也不需要在飞机上进食了。”

史蒂芬妮·威廉姆斯博士(Dr Stefanie Williams)是皮肤学家并担任欧洲皮肤病医院(European Dermatology)伦敦办公室主任,她建议为防止脚部水肿和网状静脉,飞行之前要补充ω-3不饱和脂肪酸。研究表明Ω-3不饱和脂肪酸能够稀释血液,帮助降低血栓风险。她说:“在飞行前几周可以食用多脂鱼或者吃一些含有不饱和脂肪酸的鱼油。”

旅行中

在飞机上,舒适是最重要的,补充水分和睡眠也同样重要。

维克斯在飞机上会穿飞行紧身衣和穿脱方便的鞋子。她说:“女性总是需要维持水分,所以我会在候机室穿上紧身衣。”

她还有一套严格遵守的美容之道。“我从来不化妆但一定会涂唇膏和护手霜”维克斯如是说道,“我只在脸上涂简单的婴儿霜。菲利普·金斯利牌弹力素(Philip Kingsley Elasticizer)能防止头发干燥和断裂。”

飞机上的空调会导致皮肤缺水,所以保持皮肤干净和湿润很重要。威廉姆斯博士建议“睡觉前用湿纸巾去除脸上的妆。并且带上保湿喷雾。“尽管保湿霜很有用,但脸上涂太多层会堵塞毛孔,所以使用一样产品就可以了。”

迈阿密设计公司(Design Miami)的执行总裁罗德姆·普瑞马克(Rodman Primack)也有自己的登机必备品,包括旅行装洗面奶,无油保湿精华,除臭剂,“这些都是我在飞机上睡觉前必用的;需要在飞机上过夜时,我会试着保持和在家一样的睡前程序。”艾尔依玛德(El Imad)认为在旅行中小睡一觉有助于到达目的地之后缓解时差。他说“有时候我前一天晚上会刻意晚睡,这样我就会极其疲倦,可以保证上了飞机能睡会。”

到达前

飞机降落前,维克斯会换上职业装然后穿上高跟鞋。

下飞机之后让身体尽可能的动起来也非常重要。罗彭说:“下飞机后,我会轻盈地走几步,这样能够再久坐之后让血液流动。”

迈阿密设计公司的普瑞马克下飞机后马上进餐。他说道:“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会马上食用当地的食品,无论我感觉如何。之后我会出去跑步或散步。我绝不在到达后睡觉——那就是灾难。”

克服时差反应

时差反应是生物钟和实际环境时间之间的差别带来的紊乱,是旅行中最令人痛苦的负面影响之一。

伦敦睡眠学校(Sleep School)的校长以及《睡眠宝典》(The Sleep Book)一书的作者盖·米德斯博士(Dr Guy Meadows)称“我们人类调整时差的速度永远不会比飞越几个时区的速度快;当穿过3个时区后,你就会有时差反应了。”

他说:“最好的方法就是下飞机后马上按照当地人一样活动。他们吃什么你就吃什么,他们什么时候睡,你就什么时候睡。如果白天你在飞机上睡不着,之前通过运动让自己疲惫或者通过冥想或思考让自己瞌睡。”

通常一个小时的时差要花一天来适应。那减轻时差反应的方法呢?米德斯博士建议:“在回国前3天,比如你是从西方回到东方,每天提前一个小时睡觉,提早一个小时起床,这样等你回国后,时差就会缩短了。”

一些经验丰富的旅行者说最好和自己国家的时区保持一致。“I永远按照我自己家乡(伦敦)的时间调手表和生物钟,这样我能够更加清晰的意识到时差的存在。我的大部分工作都在伦敦,因此遵循伦敦的时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艾尔依玛德说。

罗彭在短途出行时,生物钟仍然和本国时间保持一致,这样回去后就不用调时差了。他说:“所以从新加坡到伦敦,我按新加坡时间活动,所以在伦敦当地下午6点时,我就睡觉了,凌晨2点起来处理邮件,早晨8点去办公室然后尽早结束所有会议。”

其他人例如维克斯永远按照目的地国的时间来调整时间。例如向西旅行的时候,她只安排早餐和午餐会议,“这样我就不会在安排的晚餐时间的商务会议中打哈欠了”她说。

米德斯博士建议通过小憩来克服时差反应。“本国时间带来的压力可能致病。花10到30分钟小憩一下。”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林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