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特朗普,布鲁塞尔不是个"破地儿"

Image copyright Getty

美国共和党总统初选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也许会把布鲁塞尔叫做“破地儿”,但还是很多人会跳起来为这个城市辩护。

这一点,你只要扫一眼推特上“#破地儿”这个热门话题标签后面对特朗普最近评论所做的一些回复就会明白。

布鲁塞尔的形象已经改变了。

对于住在这里的居民、游客还有频繁往来的商务旅客而言,比利时的首都绝不是个破地方。作为欧洲联盟众多机构还有北约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通常被看作是充斥着板起面孔的公务员与庞大规整写字楼的城市。但这座看似古板的城市却以奇特的幽默感和怪异的混搭风格而乐在其中。

“布鲁塞尔绝对是一座充满对比和冲突的城市。这是一座轻松、思维开放的城市,有着真正多元的文化,”布鲁塞尔城市旅游与会展促进局“游览布鲁塞尔”( VisitBrussels)的首席执行官帕克里特.邦廷克(Patrick Bontinck)说道。

城中既有野兽派混凝土建筑四处耸立,又以最精致的新艺术式(Art Nouveau)、哥特式(Gothic)和巴洛克式(Baroque)建筑而闻名。尽管布鲁塞尔是一个权利场,却明显感觉不到咄咄逼人的窒息感。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布鲁塞尔以其手工巧克力而闻名。

布鲁塞尔的中央广场,布鲁塞尔大广场(Grand Place)是建筑中的瑰宝,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这里遍布高雅的巧克力店和户外咖啡馆以及沿街销售鲜花、糖果和纪念品的小摊,形成了一种错搭式的雅致风格。从两年一次的“周末鲜花地毯“Le Tapis de Fleurs””一种用交错摆放在广场上的50多万株海棠花(begonias)铺成的花地毯(下一次将在2016年举办);到每年九月还有展示超过400种啤酒的啤酒节;还有喜气洋洋的广场户外爵士音乐节和圣诞节市场;这个广场依旧还是一个生气勃勃的社交场所。

在这个有一百万人口的小城市,您能听到三种官方语言:荷兰语、法语和德语。讲荷兰语的,大部分是弗莱芒人(Flemish),约占这个国家人口总数的59%;而说法语的,大部分是瓦隆人(Walloon),占人口总数41%。仅有少于1%的人讲德语。此外,在布鲁塞尔还能听到大约20多种语言,包括从阿拉伯语到意大利语等等不同语言,此外还有很多人讲英语。

这里有一种独特的氛围。

“将这么多欧洲的机构装进一个小城市绝非易事,” 邦廷克说,“但是现在从欧盟来的人和布鲁塞尔人都融合在了一起,这里有一种独特的氛围。”

欧盟是布鲁塞尔的第二大雇主,有超过4万人在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部长理事会(Council of Ministers)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等机构工作。超过3000多个国际组织将总部设在这座城市,同时还有大批游说集团,顾问咨询机构也坐落与此,布鲁塞尔还是仅次于华盛顿的国际新闻中心。

然而最大的雇主还是旅游业,有54000人从事旅游业。就在五年前,70%到布鲁塞尔的人是为了公务,只有30%的人是为了休闲。现在的比例则是对半开,邦廷克说:“布鲁塞尔的形象已经改变了。很多年轻人来看这个城市。他们不再认为这是一个纯粹的行政中心。”

Image copyright visitbrussels.be
Image caption 啤酒爱好者也宾至如归,有数百个比利时品种可供品尝。

布鲁塞尔如此受欢迎的一个原因是这里的四通八达。从布鲁塞尔南火车站出发,搭乘欧洲之星列车两个小时即可到达伦敦;到阿姆斯特丹和科隆只需要1小时50分钟;而到巴黎则只需1小时22分钟。

文化知识

这座城市到处装点着纪念成功商人财富的纪念碑,工商业则精确地运转。

“这里的环境非常井然有序。人们工作很努力,而且很热情。他们非常重视商业关系,”克莱尔.康姆雷(Claire Comery)说,她是塔茹苏(Tarusu)会务与出版公司的运营总监,经常去差过美国、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南美。她也是比利时最大的贸易会展中心——布鲁塞尔会展中心(Brussels Expo)的常客,她的公司塔茹苏在这里举办欧洲国际标签印刷展览会(Labelexpo Europe)。

“在布鲁塞尔会晤不会非常正式,通常言简意赅、井井有条。但是即便会晤要持续一整天,他们也会花两个小时吃一顿悠闲的午餐,午餐上还有红酒,”克莱尔说。

悠闲一刻

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曾经声称布鲁塞尔大广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所以要在离开布鲁塞尔之前,一定不要错过这座宝藏,广场周边是建于15-19世纪之间的外墙有雕塑且镀金的建筑,包括有着独特钟楼的市政厅。

这也是超现实主义画家雷内.马格里特(Rene Magritte)开始学习艺术,并度过了生命大部分时光的地方。所以,他的作品,包括他导演的短片,大部分收藏在坐落于皇家广场(grand Place Royale/ konigsplein)的马格里特博物馆中就是自然而然的了。从那里可以步行前往摄政王大街(Rue de la Regence / regentschapsstraat)以及其它三个由比利时皇家美术馆管理的博物馆。走进早期大师博物馆,并参观15到18世纪由博施(Bosch)、克拉纳赫(Cranach),老勃鲁盖尔(Bruegel the Elder)和鲁本斯(Rubens)绘制的著名油画作品。

或者,从马格里特博物馆步行很短的距离来到位于法院山大街(Rue Montagne de La Cour / hofberg)的乐器博物馆(Musical Instruments Museum),你就置身于世界上最大的乐器收藏之中进行领略与倾听。额外的福利还包括可以饱览城市壮观景色的屋顶餐厅与超值的票价。推荐你提前预约。

从那里再花15分钟左右走到皇家大道73号,你可以品尝到比利时王室的御用巧克力商玛丽巧克力店制作的(Mary)手工巧克力。或者,为了享受一场巧克力盛宴,你可以前往大萨伯隆广场(Place du Grand Sablon)从一大堆巧克力店中进行挑选,那里彼埃尔.马科利尼(Pierre Marcolini)、维塔默(Wittmer)、歌帝梵(Godiva)、帕特里克.罗杰(Patrick Roger)和列奥尼达斯(Leonidas)都开有商店。

啤酒爱好者也会宾至如归,有数百个比利时品种可供品尝。要了解传统的酿造技术,可以造访位于格伊德街(rue Gheude)56号的坎蒂隆啤酒厂(Cantillon Brewery),从火车南站步行五分钟即可到达。范.罗伊.坎蒂隆(Van Roy Cantillon)家族自1900年以来就在这里将小麦原料、大麦麦芽和干啤酒花酿造成为贵兹(Gueuze)、兰比克(Lambic)、樱桃(Kriek)和树莓(Framboise)啤酒。入场费为7欧元(7.51美元),包括一杯啤酒,如果你非常走运,造访的时候还能赶上一场公开酿造活动。

小贴士

布鲁塞尔的街道往往狭窄而曲折,并在交通高峰期挤满了过于依赖公司配车的上班族。所以在租车或豪华轿车前请三思,要准时赶上会议,公共汽车和有轨电车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