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把智能手机换回翻盖手机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演员斯嘉丽·约翰逊(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通往纽约市中心的地铁上,丹尼·格罗纳(Danny Groner)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是整个车厢里唯一一个没有盯着手机屏幕的人。

尽管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拥有智能手机,但他却为自己没有成为其中的一员而深感自豪。

与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和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tzman)这样的商业大亨一样,格罗纳唯一能通过移动网络与外界取得联系的工具就是一部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老式翻盖手机。

但他并不是个“老顽固”。32岁的格罗纳是智能手机的核心目标用户。他年轻有为,在市值12亿美元的Shutterstock担任管理人员,这家图片素材库是硅谷的一家著名企业。该公司在纽约帝国大厦租下了整整两层楼,他的办公室就坐落于此。这家公司处处充满着创业氛围,里面有秋千、游戏室和瑜伽室。

尽管被各种各样的高科技包围,但格罗纳却完全清楚他可以通过放弃智能手机来收获很多好处。

“我担心筋疲力尽。”他说,“我每天都要盯着屏幕看十三、四个小时,这已经足够了,我可不想看17个小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Vogue》编辑安娜·温拓尔(Anna Wintour)有好几部手机,但她更喜欢老式翻盖手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尽管他对复古设备充满热情,但他也承认,我们不能完全抛弃智能手机:“如果所有人都像我一样,那工作就没法完成了。”他说。但即便如此,格罗纳还是认为放弃智能手机可以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

当相关的研究涵盖了更多职业,并了解了电视机和笔记本的使用情况后,这种结果便得到确认。“在各种设备中,智能手机产生的影响最大。”这些研究报告写道。

哈佛大学心理学讲师霍利·帕克(Holly Parker)博士认为,使用翻盖手机可以帮助人们定义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

“人们不必非要强迫自己面对错误的选择:要么不能在外出办事时工作,要么就要不停工作。”她说。她认为,如果企业允许员工营造一片空间,使之可以从工作中恢复过来,便可提升员工的工作效率,从而令企业受益。

老式手机成瘾

“翻盖手机的崛起是因为人们感觉自己对智能手机太过顺从。使用翻盖手机是一种大胆而奢侈的声明,目的是彰显自己的控制权。”律师兼“科技伦理学家”大卫·瑞恩·珀尔加(David Ryan Polgar)说。但他认为,还有一些更好的办法展示我们对侵入性技术的控制权。只要别总把智能手机带在身边即可。

“无论是精通技术却选择翻盖手机的人,还是特意放弃智能手机的人,都是为了彰显权力和自由。”他说,“这是一种身份象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歌手蕾哈娜仍在使用翻盖手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然,对很多人来说,放弃智能手机显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有人甚至认为,有必要通过立法来让人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关闭智能手机。法国是第一个考虑将“断网权”写进法律的国家。

不仅工会提出了这种倡议,连法国跨国电信公司Orange副首席执行官布鲁诺·梅特灵(Bruno Mettling)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他去年9月向法国劳工部提交了一份关于数字工作的报告。此后,他还在接受Europe 1电台采访时表示,尽管员工没有随时在线的法律义务,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就难以在现实生活中处理好与管理者的关系。

然而,即便是受到法律保护,多数人也几乎不可能抗拒屏幕的吸引力,迫使我们总会在上床睡觉前查看最新的邮件和消息。

这正是跨国咨询公司埃森哲首席人力资源官艾琳·舒克(Ellyn Shook)选择低科技产品的原因。虽然她之前曾经尝试不在床上使用智能手机,但最终却以失败而告终,于是,她在去年夏天购买了一部翻盖手机。她并不是想用这部手机彻底代替智能手机,只是希望在自己想要从工作中抽离出来的时候,暂时把这部手机当做替代品。

这确实起到了效果。采用这种方法后,她得以在周末安心享受宁静的海滩,而不必频繁查看手机。

至于格罗纳,他至今仍然不想升级成智能手机。“人们对我说,直接关机后放到口袋里就行了。但我不相信自己。”他说,“如果我能使用智能手机,最终肯定会像他们一样上瘾。”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