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出差8个月游走6座城市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每天早晨,芭芭拉·菲亚拉都会与她公司位于布拉格的办事处取得联系,该公司的15名员工中,有3人在此地办公。之后,她会前去参加客户会议。(图片来源:Barbara Fiala)

旅途战士芭芭拉·菲亚拉(Barbara Fiala)总会不遗余力地养成规律的生活方式。正因如此,她才能适应每年长达8个月的出差生活。

作为纽约品牌和沟通公司 Baobab Group 的创始人,这位34岁的女性多数时间都在欧洲四处出差,与不同的政府官员就他们国家的品牌战略展开合作,或者为中欧的部分企业高管策划活动。

菲亚拉每年会抽出两个月时间密集拜访客户,因此需要在5个或更多的地点之间往返穿梭,这些地方多数都位于欧洲。她在每个城市住3个晚上,然后再在这些城市循环居住。菲亚拉的公司在纽约,她会先飞到伦敦,然后是柏林、布达佩斯、华沙和特拉维夫——顺序通常如此。之所以采用这种循环往复的模式,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在远离家乡时始终能营造熟悉的感觉。

Image caption 在华沙,芭芭拉·菲亚拉会更具冒险精神,而且会尝试当地同事新推荐的精品酒店和餐馆。(图片来源:Cameran Ashraf/GettyImages)

“你需要形成一些小的习惯,并在旅行生活中坚持下去。”菲亚拉说。

坚持到底

通常而言,菲亚拉会在头天晚上到达目的地,这样一来,她就能保持早晨运动和喝柠檬茶的习惯。

“我会尽量在我要停留全天的地方醒来。”她说。她通常会在跑步机上跑步,如果天气不错,她早晨也会出门散步。“有的时候,我只有此时才能意识到自己在哪座城市。”

她的习惯(主要)包括入住相同的酒店,固定在自己喜欢的餐馆就餐。但每座城市都有各自不同的规律。

在伦敦,菲亚拉与妹妹住在一起,因为“这可以带来更多熟悉的感觉”。她说。在柏林,她住在Soho House,那是一家私人会所兼酒店,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与客户一起喝酒。在搬到纽约之前,菲亚拉曾经在特拉维夫居住过3年,所以她会在那里邀请老朋友到Minzon吃新鲜的皮塔三明治。在华沙和布达佩斯,她更具冒险精神,而且会尝试当地同事新推荐的精品酒店和餐馆。

Image caption 在布达佩斯,未经抛光的建筑外立面会掩盖这座城市的些许魅力。(图片来源:Domingo Leiva Nicolas/Getty Images)

除了物质享受外,菲亚拉还会坚持一些基本的生活习惯,包括上瑜伽课和抽时间看书。

“商务旅行者经常会说,‘出差结束后我要读书,还要上课。’”菲亚拉说,“但我从来不会等到出差结束后再做这些事情。”

典型的一天

在开始一天的工作前,菲亚拉会在早晨6点起床锻炼,然后处理一些行政性任务。她会回复邮件,并给布拉格办事处打电话——该公司的15名员工有3人在那里工作(其他人分布在华沙、伦敦和纽约)。之后,她会出门与客户会面。

吃商务餐时,只要能够几口吃完的东西她都十分喜爱。“由于要谈很多事情,所以我会进行我所谓的‘社交餐饮’。”她说。

菲亚拉表示,两个月的短途旅行很有必要,因为这可以帮助她巩固关系。她能在返回纽约前接连会见几次客户,而不只是每年进行一两次简单的接触。

着装准则

由于离家时间很长,所以她不能只携带一个小行李箱,而且任何一个商务旅行者的黄金法则对她都不适用。她会携带两个行李箱,每次乘飞机都随身携带一个,然后托运一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菲亚拉要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密集拜访客户,因此需要在5个或更多的地点之间往返穿梭,这些地方多数都位于欧洲。(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两个行李箱“既可以为我携带足够的行李,又能让我保持灵活。”菲亚拉说。她会穿单色衣服,以便与几乎全黑的行李箱搭配——行李箱里面还有很多夹层。但她也不会把行李箱塞得太满,这样才能在遭遇特殊事件或意外天气时,为临时的购物行为预留额外的储物空间。

“如果我2月底离开纽约,回来的时候已经快5月了,季节完全变了。”菲亚拉说。

在不同文化间穿梭

要适应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是一件颇为棘手的事情,但菲亚拉对此并不陌生。

“我在一个外交官家庭长大,我从小就学会了适应这种生活。”她说。她并不关注不同国家的客户之间的差异,而是尽量了解他们喜欢的沟通方式。

“我尽量让自己对环境更加敏感,努力了解对方在保持和建立关系时采用的特定方式。”她说。例如,有的客户更喜欢非正式的基础,而且更喜欢头脑风暴,而不是制定战略,但其他客户则希望能够正式一些。

Image caption 特拉维夫通常更有创造力,也更加不拘礼节。(图片来源:Uzi Keren/Getty Images)

她表示,通常而言,与华沙、布达佩斯和特拉维夫相比,跟伦敦和柏林的企业打交道,需要采取更加正式的方式。菲亚拉表示,对外人来说,在华沙做生意尤其困难。她建议第一次来华沙的人找当地合作伙伴帮助其适应那里的语言和商业习惯。华沙和布达佩斯的建筑外立面都没有抛光,可能掩盖这两座城市的些许魅力,而特拉维夫通常更有创造力,也比较不讲究正式。

“不同的城市蕴含着不同的活力。”菲亚拉说。

稳定情绪

菲亚拉通过 Instagram 和 Twitter 与世界各地的同事保持联系,她在这两个平台上都使用了@take_it_to_go 这个十分贴切的用户名。

“在萨格勒布吃早餐,在维也纳吃午餐,在巴库吃晚餐。我只去美丽的地方。”她去年秋天写道。但她也很快表达了一些忧虑:“可是又要在早晨5点喝劣质咖啡。喝还是不喝呢。#loungelife #notsoglam ”

她表示,旅行最令人难过的是在家里住了一个月后,又要离开她位于曼哈顿 Hell’s Kitchen 社区的公寓。

“无论旅行过多少次,我都会在出发前一天陷入这种古怪的情绪。”她说。

从长期来看,随着她的企业不断发展,菲亚拉渴望有更多时间待在纽约。由于开办了更多的分公司,菲亚拉希望将更多任务委托给当地的团队成员来完成,从而将旅行所占的时间比例减少到50%。她希望这能帮助她在一个地方找到更多的归属感。

“尽管我努力在不同的地方营造熟悉的感觉,但回家的感觉总是那么温馨。”她说。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