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财富一夜缩水10%的在英外籍人士

Image caption 对外籍人士来说,英镑的价值受到冲击。(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美国人凯蒂·西德尔(Katie Sidell)在英国工作生活,这个月当她偿还她的学费贷款时,她会发现学费贷款偿还金额变大了。

现年29岁的西德尔住在伦敦,像她这样受到英国脱欧影响的外籍人士还有很多。英镑对美元贬值10%让他们感到十分痛苦。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她说,“我们大家基本上都要汇款回美国。”

如果英国政府将公投结果付诸实践,在脱离欧盟的同时,也废除人口自由流动的安排,那么居住在英国的欧洲人可能会首当其冲的感受到脱欧带来的烦恼。

但是对成千上万居住在英国的非欧洲外籍人士来说,公投结果还会带来严重的、不可预计的不确定性。很多人发现他们的收入贬值了,因为他们赚得的是“东道国”货币,但是在偿还房贷或其他贷款时却要兑换成“母国”的货币。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其他欧盟以外国家的货币依然坚挺。这就意味着原来1000美元的账单现在要用750英镑来支付,而一年前只需要640英镑。

其他外籍人士担忧他们的工作是否稳定以及居留许可。他们不知道英国是否还欢迎他们留在这里工作。经济下行可能会导致他们失业,而这会影响到他们在英国生活和工作的能力。

Image caption 英镑跌至30年来谷底,对在英国生活的很多外籍人士造成压力。(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很多来自欧洲以外的外籍人士在伦敦从事金融和银行业工作。这个行业的一些公司已经开始计划把员工向欧洲其他国家转移,一些公司甚至发出裁员警告。例如,汇丰银行向BBC透露,如果英国在公投后付诸实践,它将把1,000名员工从伦敦调至巴黎。

世界银行巨头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在六月初就发出警告称,公司可能被迫削减在英国的职位,并把职位转移到欧洲的其他地方。摩根大通在英国有16,000名雇员,其中包括在伯恩茅斯(Bournemouth)的4,000名雇员。

受影响最严重的可能是那些在英国协商薪酬合同而雇主对他们和英国雇员一视同仁的外籍人士,人力资源咨询公司美世在伦敦的资深全球流动咨询师凯特·菲兹派翠克(Kate Fitzpatrick)称。

“接受当地待遇却有国外[经济]责任的外籍雇员可能受影响最深,”她说。

提前规划

有些外籍雇员从母国领取薪水,他们正在提前计划保护他们的收入。假如英镑兑美元的汇率持续保持低位,美籍雇员本·温伯格(Ben Weinberger)正在考虑与他在美国的雇主协商一种与货币相关的奖金,以抵消该软件公司在向他支付英镑时所享受的10%的折扣。

“我的妻子说:‘既然你给你的公司省了钱,或许你应该向公司要奖金,’”本说道。虽然他尚未感到“汇率之痛”,但是他现在正在提高英国之外旅行的预算,英镑的下跌导致旅行成本的增加。

配偶的难题

在英国长期工作但是雇主不是跨国企业的外籍人士尤其担忧未来。很多在英国工作的外籍人士,他们的工作签证依赖的是身为欧盟公民的配偶,而非他们的雇主,西德尔说。她是美国人,她的丈夫是德国人。因为在伦敦生活,其欧盟的福利可能会被剥夺,西德尔担心她需要依靠自己来保住工作签证。

Image caption 英国脱欧公投的影响仍在持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其他人正在立即采取措施,保护他们的财产。房地产经纪人乔恩·斯特林(Jon Sterling)在伦敦工作已有两年,他现在计划重新搬回洛杉矶,在美国和英国继续经营他的生意。这一职业转变将帮助他免受英镑汇率动荡的影响,同时维持他在伦敦建立的房地产生意,他说。

“我不会等着情况好转。”斯特林说。他正在转租自己的公寓,打算夏天搬家。“周四我已经卖掉了我的东西。”

招聘之痛

即将来英的外籍人士现在担心当他们抵达英国时,他们的工作可能会不稳定。这可能会给招聘带来很大的挑战,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的组织行为学副教授欧文·达比希尔(Owen Darbishire)说。

作为一名外籍人士,你需要考虑目前你想不想去伦敦,以及未来两到三年这个职位是否还存在,达比希尔说。“对企业来说,更困难的是要吸引愿意接受这些经济变化的人。”

假如经济动荡持续,他预期很多优秀的外籍求职者会选择在其它金融中心工作,比如都柏林和法兰克福,那里的雇员领的薪水不是英镑。

同时,很多英国雇主需要安抚在海外工作的英国人,让他们知道如果他们选择回国工作,他们的过渡会比较顺利。“他们更担心的是任职的时机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回国。” 达比希尔说。

Image caption 对在英国的美籍人士来说,经济影响是直接的。(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房地产经纪人斯特林已经全面暂停了英国的招聘。他不会在英国招一个来自旧金山的软件开发者。相反,他在找的是英国以外的、薪水货币较稳定的人,他说。两名新雇员最终会被调到英国以外。

“有其他欧洲国家可以开展运营,”他说。

借鉴先例

尽管充满了担忧和不确定,很多经济学家仍然认为现在还不是惊慌的时候。大型跨国企业对货币汇率危机已习以为常,通常都有现成的政策来保护雇员,美世的菲兹派翠克说。去年,巴西、尼日利亚和俄罗斯的货币经历了比英镑幅度更大的下跌。而大多数公司早就准备好了各种手段,以应对类似的情况,包括平衡税收,提高补贴和把薪水分为两种货币。

“我们比较建议企业先稍作等待,随后再对过去的这段时间进行调整,” 菲兹派翠克说,“现在要弄清情况还为时过早,”她认为,在公投以后,更多的总部在英国的公司在招聘外籍员工时可能会预期大批员工会倾向于拿到其母国货币的薪水。

当然,对一些人来说,也有好的一面:利用英镑走低,卖掉本国的投资。温伯格非但不再继续支付他在美国的房贷,反而计划卖掉自己的已经升值的房子——趁着英镑汇率走低,把所得的美元投入到寸土寸金的伦敦房地产市场。

“我的购买力突然变强了。”他说。

请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