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老板的办公室媲美天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没有老板的公司会创造出“克隆”员工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前几天有人打电话过来,要跟我们的老板谈谈。当我告诉他我们没有老板,他可以跟任何一个人沟通时,对方完全不理解是怎么回事。”伦敦出版商Zed Books的组稿编辑肯·巴罗(Ken Barlow)说。在Zed Books,所有员工的地位和身份都完全一样。

Zed专门出版学术和左派书籍,该公司的组织结构也充分反映了左派思维。尽管会有人主动负责特定领域,但实际上却没有人负责最终拍板。

谁是负责人?

对于一些不堪重负的职场人士而言,完全没有老板的环境似乎像天堂一样美好,但实际上,这种模式也存在弊端。在Zed,所有的决策都由团队的全部12名成员共同制定。巴罗表示,这会催生“史诗会议”,但“只要我们定好日程和目标,并且严格执行,便会非常高效。”当然,这也意味着在最终结果出来前,他们会有很多摇摆。

虽然扁平化的组织结构已经渐渐形成趋势——通过减少中层管理人员来减少汇报层级——但像Zed这样完全没有负责人的公司却凤毛麟角。

巴罗不认为这种模式会降低效率。“我不必逐级汇报,其他组织都会因此而延长决策时间。”他说。

在之前的工作中,等级制度的存在使得他无法如此公开地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判断。“即使我预料到可能会出现问题,也只能按照老板的意愿行事,无法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他说。

麻省理工学院领导力中心主任德博拉·安科纳(Deborah Ancona)表示,这是全球化趋势的一部分。她说,很多公司“都在努力摆脱官僚主义,增强灵活性,”同时减少等级制度的层次。除了为团队赋予更大的决策权,职位描述也可以更加宽泛。

那么,这样的制度是否适用于规模更大的企业呢?

美国老牌制造企业戈尔(Gore)最著名的举措或许就是开发了戈尔特斯(GoreTex)面料。虽然该公司仍然设有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他们的组织结构却比很多类似规模的公司更加扁平。该公司约1万名员工都被称作“伙伴”(associate),以事业部形式运营,领导者的数量很少——他们将领导者称作“格子”(lattice)。员工的名片上甚至没有列出头衔,所有人都被描述为“伙伴”。

戈尔营销和沟通伙伴亨利·布莱恩(Henri Bryan)表示,如果说这种组织结构在任何时候都是完美的,“那肯定是在说谎”,但她的确在戈尔的扁平结构中提升了自我。

“我很享受东奔西走的感觉,也很享受我的工作。我们团队的很多人都跟我相似。我认为(戈尔)这种类型的组织是我享受工作的重要原因。”布莱恩说,“如果需要改变,你的确会感觉自己能够贡献一份力量。”

布莱恩表示,这种组织结构打破了上司和下属之间的传统界限。她认为,在戈尔工作的一个特点是:“如果你不干好自己该干的事情,你的团队就会埋怨你扯了他们的后腿”

优势

这种平等模式的成本也更低。减少管理者就意味着高薪名额或公务用车的数量减少。但在整个组织内采取薪酬平等的模式究竟能否提升生产力,目前还存在争议。有研究认为,这的确会带来一些正面影响。

印度德里的数字营销公司Niswey早在2014年就针对其12名全职员工和75名兼职员工设立了扁平的组织结构。该公司联合创始人阿比纳夫·萨海(Abhinav Sahai)表示,这都是为了提升效率。“管理者当时逐渐成为了发展障碍,我们不希望营造一种不好的文化:让招进来的员工只是看着别人工作。我们发现效率正在慢慢降低。”

Nisewey对员工展开了全面调查,最终制定了萨海认可的变革模式。

他表示,自从调整组织结构以来,该公司再也不必使用猎头,因为他们“每天都能收到5份求职申请”。“在多数情况下,他们都能增加自己被聘用的概率,因为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合适的人选。”

麻省理工学院的安科纳说,宽松的组织结构有很多好处,其中之一便是可以通过充分利用员工的群体智慧来刺激创新,而不再单纯依靠最高管理者的才能。“最高管理者仍然很重要,但这些公司都希望在各个层面营造创业型领导力。”

缺陷

不过,扁平组织结构模式显然不适用于所有企业。有很多公司曾经采取过这种模式,但后来又放弃了。科技公司GitHub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在尝试了2年的扁平结构后,于2014年重新设立了中层管理人员。

“随着公司的发展,很难保持完全扁平的结构。”该公司发言人尼克尔·努姆里奇(Nicole Numrich)对BBC Capital说,“我们发现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支持,并帮助员工实现更好的发展,就需要在管理模式中增加一些结构。通过这种方式,GitHub的团队变得更加强大,效率也更高了。”

伦敦商学院的兰达尔·彼得森(Randall Peterson)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没有等级制度,如何处理包括冲突在内的各种问题?彼得森表示,你可以假装自己没有等级制度,但“如果我们没有共同的价值观,那么解决地位欲望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政治,这就演变成最糟糕的情况。”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彼得·嘉恩(Peter Gahan)表示,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弊端。“扁平结构在适应能力上有明显的好处,但人们可能会迷失方向,降低工作的责任心。”嘉恩说,“有的人或许认为,松散的组织结构在日常运营中更加难以管理。如果你采用了扁平结构,那往往就没有明确的道路帮助你发展并建立自己的优势。”

伦敦商学院的彼得森警告称,所有人最终都成了彼此的“克隆”,这同样对企业有害。“过于同质化的组织也会带来危害,因为所有人的想法和行动都一样,甚至连长相都很相似。”他警告道,“你必须主动寻求差异性,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