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工作者眼中的新加坡“五大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2002年,提姆·巴尔内斯(Tim Barnes)应老板的要求,搬到了新加坡。他是澳大利亚人,当时居住在悉尼。他欣然接受了这个机会——当时二十五、六岁,单身,之前去过新加坡几次。

他本来打算只在这个城市待上三、五年,结果在这里一住就是八年。在新加坡,他结识了他的外籍妻子,交了很多朋友,大体上讲,他喜欢这个干净整洁的国家。“我去过亚洲的很多国家,这里对移民很友好,”他说道,“这里很发达,也很西化。”

汇丰银行在一份新的研究报告中,重新把全球最适合移民居住的国家这一称号给了狮城新加坡。汇丰调查了27,000人,让他们根据薪水、经历和家庭给45个国家打分。超过60%的接受调查的人员发现新加坡有助于他们的职场晋升,搬到这个国家后,他们的薪水上涨了。调查发现,新加坡移民的平均年薪是13.9万美元,而全球范围内,这一数字是97,000美元。此外,66%的被调查人员说新加坡的生活条件比原籍国要好很多。

这听起来很诱人,你也想搬去新加坡?但是这里的生活有几个方面——既离奇又现实——移民者要先想清楚了再决定搬不搬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今年7月,在全球最贵的汽车市场中,车价跌落至五年来最低水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贵的吓人

想要买车的移民别忘了准备一大口袋现金。一辆丰田凯美瑞,在美国的零售价是25,000美元,但在新加坡要卖到将近14.6万新币(折合10.7万美元)。为什么贵的如此离谱?原因是汽车相关的税费太高了。

首先,要交一笔登记费,计算基数是该汽车的公开市值。根据一家新加坡个人理财机构 Dollars and Sense 透露,买一辆公开市值为49,115新币的梅赛德斯E200,你得多付60,578新币。然后交占公开市值20%的消费税,再加上7%的商品服务税。

最出名的税,却是拥车证(COE)。拥车证的费用取决于车的类型——发动机排量越大动力越足,拥车证越贵——以及在既定时间内想要获得拥车证的人数多寡。有时候,这项费用就高过车价了。

新加坡这么规定只是不想让路上堵满汽车,普里西拉·黄怡鲜(Priscilla Ng Yi Xian)说道。她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这是个小国家,她说,“他们希望人们利用公共交通出行。”

她没有私人汽车,不过有小孩之后,可能会买一辆。现在,优步(Uber)就够用了。“很简单,”她说道,“我可以打的。”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新加坡天际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处于监控之下

移民也不得不接受监控摄像头拍下他们的一举一动。芙洛拉·赵·卢茨(Flora Chao Lutz),原籍华盛顿特区,今年5月,因为工作原因,和全家一起搬到了新加坡,她发现在生活中摄像头几乎无处不在。

根据新加坡报纸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的报道,自2012年以来,新加坡的8,600个街区,安装了52,000多个警用摄像头。警察说安装这些摄像头是为了帮助发现乱丢垃圾的人、制造骚扰的高利贷者和非法停车的人。

卢茨不在意这些摄像头——她认为这是为了保证人民的安全——但是她的两个小孩却觉得这很奇怪。“孩子们试着把手放在摄像头前想挡住它们,”她说道,“他们不喜欢摄像头,但是我更喜欢安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历史上保留下来的新加坡土生华人房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给我留个座位

新加坡常被命名为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之一,但是,任何一个人,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一份新鲜的餐饭,这只要花费几美元。这座城市到处都是小吃街——繁忙喧嚣的美食街上,本地居民和移民都在这里解决午饭和晚饭。

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爱上这些地方:这里汇聚了全球的美食,应有尽有,而且食物很便宜。一餐饭,一般也就3到7新币(大约2到5美元)。

新来的人要注意放在空座位上的纸巾。这是“占座”的意思——换句话说,这是新加坡人排队点餐时预留座位的方式。“你要是动了它,就会有人跑过来警告你这是他们的座位,”巴尔内斯说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新加坡有两家米其林一星路边摊,厨师陈翰铭(Chan Hon Meng)所经营的就是其中之一。(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窝蜂

如果说有一种我们都能体会到的跨文化的感觉,那就是当我们忙于眼前事情的时候,总是害怕会错过更有趣或者更好的人和事。在新加坡人这里,这一感觉更是登峰造极,雪莉·韦努戈帕尔 (Shally Venugopal)说道,她是华盛顿特区的一名创业家,不过,她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父母是这里的移民。

那种害怕在新加坡叫做“kiasu”(怕输),来自闽南语,意思就是英语里的“afraid to lose out”(害怕失败)。特别是,当新餐馆开业或新楼盘开盘时,人群蜂拥而至,大家都争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甚至为此不惜排队几个小时。“很疯狂的长队,”她说道。

韦努戈帕尔说,新加坡人总是朝前奔,很多人喜欢购买最新房产,欣赏大型音乐会,或者在新开的热门餐厅里就餐。

吴怡鲜赞同这一点。许多新加坡人害怕落后于同辈人。“人人都试图比他的朋友做得更好,”她说道。

那往往意味着试图把他们的孩子送往最有名望的学校或者在最好的街区买房子。

对移民来说,这通常意味着积极地避开大家正在谈论的事情。即使是受欢迎的美食街摊位也会迎来如涌人潮——今年7月,有两家摊位获得了米其林一星评价,第二天,这两家摊位前出现了长长的队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芳林公园,庆祝新加坡同性恋群体的年度“粉点”聚会(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粉红世界

尽管大多数移民能享受和原籍国一样的自由,同性恋群体可享受不到。在这里同性恋者不违法,不过同性恋行为最高监禁两年。然而,这一法律并没有执行,廖阳发(Yangfa Leow)说道,他是一名注册过的社工,现任Oogachaga的执行总裁,Oogachaga是新加坡一家为同性恋者提供咨询和支持服务的机构。

同性婚姻和伴侣关系是不允许的,外国的同性婚姻也得不到新加坡的认可,这对那些想要移民这个国度的同性恋者而言,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廖阳发说道。一个不工作的伴侣是得不到家属签证的,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待在这个国家。

同性伴侣同时获准待在这个国家的唯一途径就是双方都持有工作签证,他说道。

总之,同性恋新加坡人和移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这里有同性恋酒吧、俱乐部和一个大型的同性恋活动、叫做粉点(Pink Dot)。在粉点活动中,同性恋者身穿粉色聚在公园里,组成一个粉色的点,来支持多样性和包容性。不过,新加坡不允许外国人参加抗议集会,因此,他们也不能够参加粉点活动。

然而,廖阳发确实说过,公开场合很少见到变性人和同性恋女性,“处于舒适和安全的考虑,他们更愿意在比较私密的地方社交。”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