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兴行业:规模巨大的“应需服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中国应需服务的较低成本推动了该行业的大幅增长(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午餐时间快到了,李欢欢(Li Huanhuan,音译)肚子饿了。但身为广告文案的她并没有离开办公室,前往附近的美食广场解决午餐,而是拿着自己的手机用外卖软件“饿了么”下了一单。

这个简单的过程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其他很多国家,应需配送——尤其是外卖——已经成为一项标准服务。而如今,从民宿到拼车,似乎有数不清的手机应用都在争相满足消费者各种苛刻的需求。但中国消费者及其使用的各种应用却将这种概念推向了新的高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到2018年,中国应需行业规模有望达到2,400亿美元(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如果李欢欢快要迟到了,需要一辆出租车,她就会使用滴滴出行叫一辆车,这是中国人开发的一款与优步类似的应用。但如果她需要按摩师、家庭厨师甚至居家保姆,又该怎么办?没问题,与很多中国人一样,她只需要打开手机即可享受这些服务。越来越多的应需服务正在她的指尖上诞生。

得益于精通科技的中产阶级的不断壮大,加之在线零售商和服务提供商提供的大幅优惠,中国人对这些应用的需求远高于西方人。而一款中文应用所能接触到的用户总数也达到了全新的高度。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官方数据,截至去年6月末,中国网民总数约为6.88亿,较2014年末增长1,890万。而在这些网民中,约有9/10都使用智能手机上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一位司机正在使用滴滴出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提升便利

中国大陆将这种模式称作O2O(线上到线下)——用户可以在线订购产品和服务,然后在家里或办公室里享受服务。市场研究公司艾瑞咨询预计,2018年的生活服务类O2O市场规模将达到1.6万亿元人民币(2,400亿美元),几乎较去年的8,797亿元人民币翻了一番。

“这个行业取得成功的关键在于为消费者提供了效率和便利。”饿了么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张旭豪说,这家公司拥有中国最大的外卖应用之一。该公司创办于8年前,最初是一款面向上海大学生的在线外卖服务,目的是为用户提供简单快捷的送餐服务,如今则拥有7,000万用户,每天处理外卖订单500万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北京的一位外卖送餐员正在查看自己的手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相比而言,美国外卖公司Grubhub旗下拥有Grubhub和Seamless两款应用,目前的活跃用户总数约为740万,平均每天处理订单27.1万份。

高额的产品补贴、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以及先进、易用、安全的移动支付的出现,共同促成了这个行业的快速增长。这些应用很多都能够使用微信或支付宝等热门服务完成支付。

位于上海的中国市场研究集团分析师万雨辰(Wan Yuchen)表示,中国的劳动力和物流成本也低于其他发达市场,使得提供应需服务的成本大大降低。她表示,这有助于降低价格,并与实体店展开竞争。例如,中国的外卖服务经常展开促销,并提供免费送餐服务。事实上,标准外卖服务的平均费用通常在1美元左右。

在中国O2O市场发展初期,主要是外卖、零售和专车公司引领风潮,这一点与欧洲和美国市场相同。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寻求餐饮、娱乐、美容、亲子教育、旅行和婚礼等生活服务,参与竞争的应用也越来越多。

“这类服务在中国非常必要,都是刚性需求。”阿姨帮首席执行官万勇说,这款应用可以根据用户需求为其提供家政、保姆和搬家服务,“大城市的生活节奏不断加快,中国消费者没有时间自己寻找家政人员,因此越来越依赖这种一站式应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随着城市生活节奏的加快,中国消费者自行寻找服务的时间越来越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创造就业

万勇表示,中国的应需生活服务领域刚刚开始走向成熟,而随着中国消费者越来越富裕,加之企业逐渐改进产品服务,这一领域未来两年还将继续快速发展。阿姨帮2013年8月开始在北京撮合用户与家政服务人员,目前已经扩展到中国的30多座城市,提供保姆、家具和家装等多项服务。

从中受益的不只是消费者。小企业主和自由职业者也都因为可以接触到更多的消费者而从中获益。43岁的北京家政人员叶晓蓉(Ye Xiaorong,音译)表示,她今年3月注册了阿姨帮,并因此吸引了很多新客户,提升了需求。

“我以前既没有固定工作,也没有固定收入。”叶晓蓉说,她之前曾经靠在地铁站外开“黑摩的”(违法摩托车的士)赚钱,每趟的费用最低只有5元人民币(0.75美元)。而现在,她每天早晨都能通过短信了解自己一天的工作安排,每天至少会工作7个小时。

“我真的很喜欢现在的工作,这让我有了责任感,还能获得固定收入。”她说。

随着中国智能手机普及率的增加,用户的消费习惯也在随着这一趋势发生相应的变化。

在上海担任广告文案的李欢欢表示,应需服务应用已经改变了她这代人的购物方式。

“如果我妈妈饿了,或者想买件新衣服,她可能到附近的餐馆点餐,或到附近的商场购物。”李欢欢说,“如果换成是我,我会通过手机完成所有事情。”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