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难题:何时让员工离线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那条推文是晚上9:15发出的,但却好几个小时无人响应。

等到 YouTurn 首席执行官马克·巴比特(Mark Babbitt)3小时后看到那条推文时,仍然无人回应。失望透顶的巴比特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开门见山地写道:“我们公司怎么会发生这么事情?”

好在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是一个有关 YouTurn 网站的技术问题,这是一家专门帮助学生寻找实习机会的公司。但正是此事让巴比特意识到,他应该为自己和员工找到一种平衡状态。他真的能因为员工没有不分昼夜地随时在线而批评他们吗?

“就在那时,我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做。我不能当一个奢望所有人都随时在线的老板。”巴比特说。

所以,他设计了“第一响应者”机制。现在,他的公司设有专人随时回复评论或电子邮件,确保其永远不会漏掉深夜发出的推文,或者通过在线渠道发起的用户互动。

在当今的商业领域,这堪称一大创新。任何服务于互联网受众的企业都不再遵守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制——事实上,几乎已经没有一家企业还在遵守这样的工作安排。这便导致工作与生活之间的界限模糊到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对管理者来说,这就意味着要引导员工如何在正常上班时间之外从事工作。一方面要尊重员工的私人时间,另一方面还要按时完成任务,所以必须在这二者之间寻找平衡。无论你相信与否,有的时候,关键在于要求员工付出更多的时间,好让你的员工知道你很重视他们。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科技进步

旧金山科技公司 Zuora 专门帮助企业打造网络订阅服务,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左轩霆(Tien Tzuo)表示,最近的变化都是由“千禧一代”引领的。当千禧一代开始工作时,他们并没有为工作和家庭生活分别配置手机;他们的电子邮件收件箱会同时显示私人邮件和工作邮件;他们也更有可能使用社交网络同时与朋友和客户建立联系。对他们来说,工作和生活都已经混为一谈。

左轩霆表示,情况本应如此。“由于老规则已经被打破,所以我不会硬性区分,但我的确认为,千禧一代带来了自然的工作状态。”他说。在与员工沟通时,他很喜欢引用伏尔泰的一句话:“工作将我们从无聊、罪恶、贪婪这三大罪恶中拯救出来。”

正因如此,左轩霆才希望能够随时随地通过聊天软件、电子邮件或手机短信找到自己的员工。当他在晚上10点登录云端文档,修改第二天需要使用的演示文稿时,他通常会发现其他员工已经登录。

左轩霆知道,有人或许认为这样的要求对员工过于苛刻。研究显示,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实现良性平衡可以提升效率,但左轩霆认为,如今很多行业根本无福享受这种奢侈的待遇。

但左轩霆也表示,如果想要求员工随时待命,也应该允许他们在常规的工作时段内抽出一些时间来处理个人事务。正因如此,左轩霆才不再像几个月前带着7岁的女儿去拔牙时那样,因为无法与家人相处而感到内疚。

“我希望能及时享受这些时光。你也必须在自己的员工希望享受这些时光时给予理解。”左轩霆说,“你必须保持敏感,你的员工都是人,他们有时候会不分昼夜地随时待命,但有时候也希望能消失一段时间。”

全天待命

有人担心,如果让员工每天都随时待命,他们可能很快就会筋疲力尽。但汇款服务 TransferWise 总经理乔·克劳斯(Joe Cross)表示,完全可以通过一些方法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想要让员工接受这种“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工作安排,就需要让他们真正认同公司的使命。克劳斯表示,单凭地位和薪水已经不足以吸引他们,因为现在的员工都希望获得使命感。

“如果能让员工信仰一些东西,那就不必担心他们能否随时通过电子邮件待命。”克劳斯说,“如果认可我们的使命,他们就很愿意全天候工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工作与其他生活之间的界限模糊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TransferWise 最初创办于爱沙尼亚,在该公司内部,克劳斯先是从欧洲大陆把业务扩张到自己的家乡伦敦,然后又进军美国。拥有这样一家横跨多个时区的公司,就意味着他的工作时间会比传统观念进一步延长。随后,该公司又进军了澳大利亚,现在的工作日根本没有结束的时候。在他的办公室里,所有员工都使用聊天服务 Slack。他通常会在晚上睡觉前收到和发送问候语,与员工互道“晚安”。

克劳斯表示,尽管如此,当员工表示他们不能在“朝九晚五”之外工作时,老板还是应该给予理解。他自己就曾有过这样的遭遇:一边用右手拿着书,给女儿读《贪婪鹅的巧克力慕斯》(Chocolate Mousse for Greedy Goose),一边用左手输入电子邮件。“我当时真的感觉自己可能已经超越极限,需要休息一下。”克劳斯说,“如果是现在,我肯定会离线。如果我的员工需要离线,我也很理解。”

如果不能离线

作为《世界走向社交》(A World Gone Social)一书的联合作者,巴比特认为,离线未必总是好事,对年轻员工尤其如此。千禧一代不希望自己是唯一一个在酒吧寻欢作乐,却没有重要邮件可以回复的人,或者从来没有收到老板短信的人。

“如果他们是唯一不抢手的人,就会担心自己错过机会,感觉自己没有受到重视。”巴比特说。

但巴比特表示,管理者也必须是良师益友,这意味着要鼓励员工为自己何时可以待命设定边界。

至于巴比特,他制定了“第一响应者”制度,指定了一个人专门负责待命,响应深夜出现的网络问题。有了这项制度,他就不必深夜发邮件批评员工了。“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证明经济时代(testimonial economy),很多事情都取决于外界的评论。”巴比特说。这就需要快速做出响应。

但作为管理者,这也意味着你需要接受员工的评论。

“我们曾经对是否应该在社交网络上与员工成为‘好友’而犹豫不决。”巴比特说。

如今,这些日子已经成为历史,因为管理者同样需要获得下属的好评。这就要搞清楚如何在不专横跋扈的情况下管理员工的一天24小时。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