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病上班背后的微妙心理学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lamy)

如果你以为“wickie”(译注:working sickie,指“带病工作的人”)是板球运动里的一个词汇,或者是哪一家知名网站,那你很可能就是带病工作大军中的一员。

作为“出勤主义”的典型代表,带病上班或许不会给你的工作带来帮助。最近的研究表明,如果你带病工作,绩效就会降低,出错率会增加,注意力也会降低。另外,由于总是不停地干咳流涕,你也很有可能干扰周围的同事。

但还有另外一种极端情况:就是那些其实并没有那么不舒服,但也装病请病假的讨厌同事。

多数人都位于这两种极端情况之间。但却不能忽视来自同事的压力——例如,尽管某人看起来身患重病,但依然坚持上班,并因此得到了表扬;或者你的老板巧妙而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让你知道他并不赞成员工请病假。如果再考虑到工作保障和薪水问题,要不要请病假就不是个简单的问题了。

是否能够通过某种方式掌握请病假的恰当时机?

坚持工作背后的心理学

人们为什么生病了还认为自己有责任去上班?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这是较高的工作要求和职场压力以及缺乏工作保障共同作用的结果。

根据常识便可判断生病期间是否应该请假,但跟老板打交道却不能单纯依靠常识。并没有一种客观的衡量标准帮助我们判断一个人的病情达到什么程度才应该请假在家,导致人们在请病假之前更加犹豫不决。

“我还发现,对于那些工作起来十分投入以及有工作狂倾向的人来说,无论他们病得多重,都不太可能请病假。”英国贝德福德大学职业健康心理学教授盖尔·金曼(Gail Kinman)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虽然身患肺炎,但依然带病在纽约参加了9/11纪念活动。她随后休息了好几天。(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另外,我们还会把老板当成榜样,生病后都会效仿他们的做法。

“如果你的上司崇尚‘出勤主义’,他们可能希望员工也像自己一样,而他们的员工在请病假时也会比较迟疑。”金曼说。

正因如此,精力充沛的A型老板才让人觉得缺乏同理心。如果你觉得老板不太理解身患流感的人是何感受,那就不太可能打电话请病假——即便你内心认为应该这么做。

但根据东安格利亚大学的另外一项研究,与具备极高上进心的人一样,那些感受到同事或老板巨大压力的人也会在生病时照常上班。而感觉疲倦或遭到排斥的员工,在需要请假时则会更加焦虑。

上床休息

你可能认为,不过是一场小感冒而已。你会自我安慰说,只要忍受一天的喷嚏或鼻塞就没事了。但实际上,在你还没有病得更重的时候,最好还是在家里休息,以免拖延病情,累垮身体。

澳大利亚悉尼费尔菲尔德医院(Fairfield Hospital)全科医师迈克尔·塔姆(Michael Tam)建议在重感冒初期请假休息,尤其是当你所在的行业需要跟很多人密切接触,例如服务行业,或者你从事的是(医疗)照护工作。

即便你在办公室里工作,塔姆也建议采取同样的做法,因为远离人群可以避免疾病传播。如果是肠胃疾病呢?那就应该请假两天,以待呕吐和腹泻症状消失。

Image copyright iStock
Image caption 在某些国家,法律无法保障带薪病假的权利。(图片来源:iStock)

薪水问题

根据金曼的研究,很多国家的法律都会确保全职员工和部分长期兼职员工可以享受一些带薪病假,澳大利亚便是其中之一。而在美国和部分亚洲国家,即使有这方面的保障也很缺乏力度。这就不难理解某些领域需要依靠出勤率来保护自己的收入或工作了,这也就提高了带病工作的几率。

即便是在很多劳动法规相对健全的发达国家(例如新加坡),员工也必须在某个岗位上至少工作3个月才有资格享受带薪病假。

“如果组织里面人手不足,如果组织制定了惩罚性的病假政策,如果员工的工作是医疗保健和社会关怀等辅助性行业,无法享受带薪休假所带来的问题就更为严重。”金曼说。

一些合同工和自由职业者对这种两难困境深有感触。据估计,澳大利亚约有24%的劳动者签订了某种形式的非正式合同。而美国自由职业者联盟的最新研究显示,全美有35%的劳动者是合同工或自由职业者。

“如果我不出勤,就拿不到薪水。”伦敦房屋建筑工人肖恩·纽曼(Sean Newman)说。

与此同时,在悉尼政府部门工作的尼克尔(Nicole,她不肯透露自己的全名)表示,当她感冒时,通常都可以在家里工作半天,但却无法坚持在办公室上一整天班。如果已经身患重感冒还要强打精神出门通勤和开会,就会加重病情。但她的主管却明确表示,没有中间状态:“要么请假回家,要么来公司上班。”

尼克尔表示,这种规定很难让员工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生活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