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公投让英国海外侨民不愿回家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斯德哥尔摩住了四年后,詹森·奈特(Jason Knight)已经受够了北欧那黑暗寒冷的冬天。不仅如此,他还跟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无比思念家人的他考虑返回英国的家乡。但当英国今年6月通过公投决定脱离欧盟后,他却下定了决心继续留在瑞典。

“我对结果感到失望,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远离英国并享受作为一个欧盟公民所应有的福利,会成为一项真正的特权。我应该加以利用。”这位37岁的助教说,他的家乡是位于英格兰南部的布莱顿。

他感觉,很多决定离开欧盟的人并没有真正体验过那里的生活。“这种态度令我愤怒,我不愿回家,毕竟我目前在瑞典有一份工作,生活品质也相当不错。”

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令英国内外的很多人都感到震惊,有些身在国内的人开始寻找离开这个国家的办法。公投结果公布后,加拿大和新西兰移民网站的访问量飙升——这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意外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的情况如出一辙。

但已经在海外居住的英国侨民更担心的是,他们目前的移民身份可能受到何种影响。目前有120多万英国人居住在其他欧盟国家,法律专家也认为,他们不太可能在英国脱欧之后被驱逐出境。然而,由于英国尚未就其脱离欧盟的条款展开正式谈判,所以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侨民是否会丧失身为欧盟公民目前所享有的权益,包括无需签证便可在其他欧盟国家工作,以及与本地人享受相同的医疗待遇。

Image caption 英国脱欧公投后,侨民詹森·奈特计划留在瑞典(图片来源:Jason Knight)

越来越多的英国侨民希望通过申请所在国的公民身份来规避这种不确定性,奈特便是其中之一。虽然并非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公布了具体数据,但最近对欧盟18个成员国进行的调查显示,他们2016年前8个月收到的移民申请较2015年增长250%。

“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或许不需要公民身份,但我不愿冒险。”英国美食作家维姬·汉普顿(Vicky Hampton)说,36岁的她已经在阿姆斯特丹居住了11年,目前正在申请荷兰公民身份。

朋友们给汉普顿起了个“脱欧新娘”的昵称。在公投结束后,她和她的美国男友决定立刻结婚,以确保他们可以在英国脱欧后继续在荷兰合法居住。而如果他们决定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这么做也可以使之顺利地返回阿姆斯特丹。

“作为一名女权主义者,我其实从来都没想过结婚,因为我对许多与婚姻有关的重男轻女的传统很有意见。但现在看来,结婚似乎是明智的方案,尽管可能有些老套。另外,如果我们并没有彼此相爱,显然也不会这么做。”

Image caption 而英国脱欧公投之后,在阿姆斯特丹居住了11年的维姬·汉普顿开始申请荷兰公民身份(图片来源:Vicky Hampton)

如果在一个国家居住的时间还不够长,无法申请公民身份,那又该如何是好?如果你中途计划返回英国,又会发生什么?或者,你虽然不想回英国,但却依然希望保留“英国人”这个纸面身份,又该如何是好?

若隐若现的不确定性

专门撰写海外侨民问题的博主凯瑟琳·辛集森(Catharine Higginson)拥有自己的网站survivefrance.com,她每天都会碰到关于英国脱欧对英国侨民的潜在影响的问题。辛集森目前居住在法国西南部的比亚里茨。

“侨民群体对英国脱欧感到十分焦虑,没人知道它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发生,这令人感觉非常紧张。”她说。

她表示,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束后,英镑对欧元汇率的大幅下降已经对通过英镑结算工资或养老金的英国侨民产生了影响。

“对于预算紧张的人来说,情况更是糟糕十倍。有些人感到很绝望,因为他们在法国人不愿居住和工作的地方买了房子,所以不能卖掉房子搬回英国。我认识很多人甚至在今年冬天都交不起暖气费。”

Image caption 很多英国侨民的储蓄都因为英镑汇率大跌而受到大幅冲击(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西班牙这个最受英国侨民欢迎的目的地,45岁的理查德·帕内尔(Richard Panell)最近针对英国侨民举办了新的西班牙入籍课程。这些课程都在他经营的位于Costa del Sol的语言学校内进行,目的是帮助学员掌握必要的语言技巧和文化知识,以便在英国正式脱离欧盟时通过西班牙入籍考试。

他表示,很多学员都是退休人员,他们担心因此丧失欧盟公民享受的免费医疗待遇。

“很多在西班牙居住超过15年的人都感到十分困惑,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参与公投。”他说。根据英国的规定,过去15年没有注册英国住址的英国公民无权参加公投。

辩论双方

虽然有52%的英国选民支持脱欧,但支持这一决定的英国侨民群体比例却很低。目前居住在葡萄牙阿尔加维的纳蒂亚·坎恩(Nadia Cann)就是英国脱欧的支持者之一。

“我为那些遭受财物损失的人感到遗憾,但生活中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但你可以计划任何事情,应对有可能出现的障碍。”40岁的坎恩说。她希望继续获得现有的各种权益,尤其是当她的小女儿已经拥有葡萄牙国籍时。

坎恩相信英国的贸易会表现更好,“我们可以与中国等非欧盟国家达成更好的交易。”

Image caption 艾玛·巴特勒原计划从印度尼西亚举家返回英国,但她表示,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导致她重新考虑自己的未来(图片来源:Emma Butler)

艾玛·巴特勒(Emma Butler)是印度尼西亚的一名CEO,她对此持不同意见。“我个人并不认为英国可以与亚洲国家洽谈更好的贸易协议,因为他们退出欧盟后,将成为一个规模更小的经济体。”37岁的巴特勒的家乡是格拉斯哥。

她原本计划在儿子上小学时跟丈夫一起回到英国,但英国脱欧导致这对夫妻重新考虑他们的未来。

“我们担心英国经济面临不确定性。如果我们想到伦敦之外的其他地方生活,我们也担心找不到工作。在欧盟其他地方生活和工作的权益今后可能也得不到保障。所以我们希望留下来,尽管让孩子在这里就读私立学校要花很多钱。”

仇恨犯罪

由于有报道称,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后,该国的仇恨犯罪比例增加了60%,所以其他侨民担心带着自己的外籍配偶返回英国后可能遭遇不测。

“英国正在变成一个心胸狭隘的地方,这让我感到很灰心。”一位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从事慈善事业的女士说,为了保护雇主,她不肯公开自己的姓名。

“我很担心,如果我的丈夫敢在公共场所说自己是个罗马尼亚人,他可能会遭到攻击。我的态度可能过于消极,但我真的不认为情况能够很快好转。”

回到阿尔加维,英国脱欧的支持者坎恩认为,虽然她“对攻击事件感到遗憾”,但她还是希望英国能够限制移民——尽管她本人作为一个欧洲公民已经享受到自由流动带来的好处。

“即便我搬到别人的国家,移民对我来说仍是一个重大因素。”她说。她希望英国能够推出类似于澳大利亚的积分系统,“确保所有移民都是有技能的人才。”

与此同时,她对英国脱欧之后的英国侨民权利仍然非常乐观。

“大家应该冷静一下……静待事情变化。”

访问 BBC Capital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