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幕后女性何时才能熬出头?

安吉丽娜·朱莉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安吉丽娜·朱莉 (Angelina Jolie) (图片:Patrick Kovarik/AFP/Getty Images)

你也许会认为好莱坞的女性们正在经历一段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毕竟,最新上映的那部女主人公很强悍的悬疑恐怖电影《消失的爱人》(Gone Girl),就是由女星瑞茜·威瑟斯彭 (Reese Witherspoon) 担纲制片的。女星杰西卡·查斯坦 (Jessica Chastain) 近期也监制了浪漫剧《他和她的孤独情事》(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

此外,我们还看到由安吉丽娜·朱莉 (Angelina Jolie) 执导并兼任制片的史诗级、二战重头大戏《坚不可摧》(Unbroken),该片业已成为奥斯卡提名讨论的热点。但事实却是,这些繁荣只是例外情况。对于美国电影工业中的女性、尤其是那些想在最高票房电影的幕后担任要职的女性来说,这只是一段艰难岁月。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影视女性研究中心的最新赛璐珞天花(Celluloid Ceiling)调查发现,去年供职于好莱坞最佳电影工作室的所有导演、执行制片、制片、编剧、摄影师和剪辑师中,女性比例仅占了 16%——比上一年的比例还小。该研究还发现,2013 年 250 部最佳电影的所有导演中,女性比例仅占了 6%——这一数字甚至比 16 年前、赛璐珞天花年度调查刚开始时的情况还低。上述数据显示,幕后女性员工的雇用情况已在原本萧条的基础上变得更为严峻。

纽约影视女性公司执行董事泰瑞·劳勒 (Terry Lawler) 表示:“人们对此义愤填膺,在导演行当里女性数量惊人地少。相比之下,制片行当的情况虽说好些,但却也未达到应有的数量。女性必须担当 50% 的制片工作,而导演工作中的女性比例最终也应该达到 50%。”

这些数据带来的并非仅是女性的非难。一些美国的大牌男星对此也给予了关注。从本·阿弗莱克 (Ben Affleck) 的愤慨中,便可窥见一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瑞茜·威瑟斯彭最近监制了悬疑恐怖片《消失的爱人》

他说:“女导演少得可怜,这种状况不可原谅。我不明白怎么会这样,但看这样的比例,其他行业的人也会对这种不公深感错愕吃惊。”

女性导演的身影多见于纪录片与影展电影,但这种情况也变得日益艰难,而好莱坞主流电影更是少见女性导演。可能是因为工作室把越来越多的关注,放在通常以青少年男子为受众的所谓主力大片上。这些影片的导演工作总是会交付给男导演。

劳勒表示:“影视公司的经营者在选择雇用导演时,常常戴着性别歧视的有色眼镜。他们相信女性拍不出某些种类的影片、做不了主力大片和动作片;而这些恰好又是时下拍摄最多的片子。”

一些幕后工作由女性担任的比例很低,另一个原因就是女性自己不争取。

“我觉得这和人们相信自己能够做什么有很大关系,”英国演员朱丽叶·里朗斯 (Juliet Rylance) 说道,最近她刚参演并首次监制自己的电影《白天与黑夜》(Days and Nights)。“我生长在一个全家都会创造与制作的家庭,所以做制片的想法对我来说是顺其自然的小事。我觉得最关键就是要有信念,然后勇敢去尝试。”

瑞茜·威瑟斯彭坦诚银幕前的成功为她顺利转型成为制片人提供了保证。她监制的高分作品有《消失的爱人》以及《涉足荒野》(Wild),后者讲述了一段关于一个女人长途跋涉 1100 英里(1770 公里)的故事。

她说:“我们在三年前成立了公司,是因为看到了市场上缺乏伟大女性的形象,这也是一个让我们忙碌起来的机会。”

作为联合制片,布鲁纳·帕潘德里尔 (Bruna Papandrea) 解释说,她们的制片公司设定了明确的议程,以处理好莱坞幕后女性员工欠缺的问题。

她强调说:“我们公司的目标不仅是将伟大女性的形象搬上银幕,同时还要和女编剧、女导演以及女摄影师一起合作。”

威瑟斯彭的公司只是电影制片世界的一个缩影。只有那些电影公司的高层做出了改变,女导演与女制片的就业前景才会得到改观。

社会支持

但这种自鸣得意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赛璐珞天花研究创建人玛莎·劳伦 (Martha Lauren) 称:“那些好莱坞电影的高层 — 工作室和行会的领导们 — 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保持明显的沉默态度。”

许多女性都在寻求其他同伴的帮助。演员凯蒂·赫尔姆斯 (Katie Holmes) 表示:“我认为女性之间应该相互扶持,电影事业很艰辛,我们都必须奋力向前、保持士气。我们必须重视圈内其他女性正在做的努力,并向她们提供帮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演员凯蒂·赫尔姆斯称:“我认为女性之间应该相互扶持”(John Shearer/Getty Images)

但资深演员埃斯特尔·帕森斯 (Estelle Parsons) 的立场则更加激进。她说:“我们应该更加勇往直前,我们堵在半路上,一直往前推进、不停地努力,然后就该觉悟地说些‘去他的,让我们另辟蹊径吧,’之类的话。我认为咱们应该团结起来,带着抱负,勇敢往前冲。”

在独立部门中,女制片人拥有一些为其提供帮助的团体和影展项目计划,要取得进展就会比较容易。然而在电影公司中,问题就难办了。玛莎·劳伦认为,只有在“外部组织进行干预和起诉”的时候,他们才会推进对女性就业不足问题的处理。

泰瑞·劳勒表示:“如果那意味着要对一些影片,或者从不雇用女性的电影公司进行抵制的话,我认为的确应该举行一些这样联合的、专门的运动。”

直接行动

很明显,这些措施会触及他们的底限并且立竿见影。劳勒宣称,如果电影公司能够大步向前,雇用更多的女性,他们就会挣更多的钱。她说:“他们意识不到,因为不雇用女性、不讲述女性的故事,自己少赚了许多钱;因为一些由女性执导的电影就曾经让他们大获成功。”

幕后女性就业不足并不仅仅是一个行业问题。否定女性导演、制片人和编剧们的作品还影响了上映电影的文化多样性。本·阿弗莱克说:“从某个角度来说,我们是在错失良机。”

泰瑞·劳勒还表示:“如果你不能充分利用行业中一半人的智慧来拍摄有趣的电影、运用独特的视角,那么观众们一定会蒙受损失。”

但这些关切在唯利是图的高管眼里并非最重要的。女性在好莱坞的高层空间里就是没有多少影响 — 在美国的其他公司里也是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2010 年,凯瑟琳·毕格罗 (Kathryn Bigelow) 成为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女性

女制片人寒微的存在是电影行业史上的一个污点,也是最常被忽略的污点。身怀建树的女星,有年度盛典的喧闹和红地毯上的荣耀,这一切都使人觉得好莱坞的女性们都非常不得了。

四年前,当凯瑟琳·毕格罗成为首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女性时,很多人认为这张战争打赢了。但这却是一场不可能一夜胜利的运动。行业内的许多女性都表示,要想和男人导演同样多的大片,还有一段很长、很艰辛的征程。

欲阅读 英文原文,请访问 BBC Culture网站。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