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海滨旅游城市的变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Credit: Teo73/Thinkstock by Getty Images)

1962年5月5日,英国新成立的航空公司Euravia的首次售票航班从曼彻斯特Ringway机场起飞。这架满载的飞机搭乘的是一个工薪族全包旅行团。他们的旅行目的地并不是传统的海滨度假城市,比如布莱克浦(Blackpool)、克利索普斯(Cleethorpes)和斯凯格内斯(Skegness),而是遥远的地中海旅游胜地——西班牙的马略卡岛的帕尔马(Palma de Mallorca)。

在此以前,英国的海滨曾经是大多数英国工薪族梦寐以求的高级夏季度假目的地。1949年,500万的度假者挤满了嘈杂的海边栈桥。无力承担浪漫海斯廷斯(Hastings)7日游的人(更不用说在伊比利亚的(Iberian)阳光下晒上两周),可以坐火车选择便宜的海滨一日游。

不过,从20世纪60年代起,英国的海滨城市迅速衰落,很多城市至今尚未恢复元气。在1962年Euravia航班之前,全包旅行团就已经出现:早在1950年,“地平线假日”公司(Horizon Holidays)曾组织了一个11人旅行团,从伦敦南部的盖特威克机场(Gatwick)出发,飞往法国科西嘉岛(Corsica)。但是随着新式飞机变得更大,速度更快,以及工资上涨,就业率上升,全包旅行团就此一炮打响。人们普遍渴望有新的经历,他们已厌倦了英国阴冷的,热水供应有限的海滨旅馆、拥挤的道路和火车、变化无常的天气、冰冷的海水和冻疮。他们既然能坐飞机到到希腊的科孚岛(Corfu)或西班牙地中海沿岸(the Costas)度假,怎么会愿意再回到英国的肯维岛(Canvey Island)、克利索普斯(Cleethorpes)或克拉克顿(Clacton-on-Sea)呢?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海斯廷斯(Hastings)的栈桥在2006年因安全问题关闭,在2010年又因火灾部分被毁;目前正在重建。(图片来源:Teo73/Thinkstock by Getty Images)

让人怀念的列车

部分是因为这种新的度假方式的兴起,长期以来承载着度假者从北部和中部工业城市前往南部海岸的快速列车仿佛在一团烟雾中消失了。从曼彻斯特开往伯恩茅斯(Bournemouth)的“松林特快列车”(Pines Express)已不复存在;从布拉德福德(Bradford)、利兹(Leeds)、谢菲尔德(Sheffield)、德比(Derby)和伯明翰(Birmingham)开往佩恩顿(Paignton)的只在夏季营运的Devonian列车也成为过去式。

在同一时期,臭名昭著的“比钦之斧”—— 一项由英国铁路有精明商业头脑的新任董事会主席理查德·比钦(Richard Beeching)在一份1963年报告里提出来的严厉的成本削减计划——最终让英国铁路分崩离析。它不仅终结了从伦敦滑铁卢车站(Waterloo)到德文郡(Devon)和康沃尔郡(Cornwall)的大西洋海滨快线(Atlantic Coast Express)这样的著名度假列车专线,同时还关闭了大量的的铁路线。像伊尔弗勒科姆(Ilfracombe)和帕德斯托(Padstow)这样曾经热门的度假胜地,连同他们与伦敦的渔业贸易,也突然被切断了与全国铁路网的联系。当地经济因此遭受重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游客曾经蜂拥至英国的海滨小镇——就像这些1930年在伊斯特本(Eastbourne)度假的人一样(图片来源:WG Phillips/Getty Images)

不过,受冲击更严重的是依赖大城市和工薪族度假的海滨小镇,其中包括英国南部肯特郡的沿海小城马盖特(Margate)、拉姆斯盖特(Ramsgate)、海斯廷斯,以及东海岸的度假小镇克拉克顿、克利索普斯、斯凯格内斯。英国国家统计局在2013年发布的一项报告声称,受打击最严重的海滨小镇是斯凯格内斯,紧随其后的是布莱克浦、克拉克顿、海斯廷斯以及拉姆斯盖特。虽然这些小镇仍然依赖旅游业,同时渔业也在走下坡路,类似海滨小镇的总体数量和20世纪50年代相比已经少了很多。现在有心远的英国度假者更喜欢泰国的普吉岛(Phuket)而非威尔士的普雷斯塔廷(Prestatyn),喜欢埃及的沙姆沙伊赫(Sharm el-sheikh)而非斯凯格内斯。

克拉克顿的附近的Jaywick可能是英国所有小镇中最受打击的一个。Jaywick是信仰社会主义的开发商弗兰克·斯特德曼(Frank Stedman)当时为伦敦的工人阶级建立的度假胜地。到2011年,当地的很多房屋已被烧毁。20世纪60年代的当地酒馆“美人鱼客栈”也难逃厄运。当地工作人口中,有62%的人都申请社会救济。

今年,预计只有25万人会前往英国目前为止还剩下的55个海滨城市旅游——人数比二战战后鼎盛时期下降了20倍。1949年以后,很多重要建筑——包括英格兰南部的布莱顿(Brighton)辉煌一时的西栈桥(理查德·阿顿巴勒(Richard Attenborough )1968年的电影《多可爱的战争》取景地)——都已经被烧毁。很多曾经的豪华海景酒店也已不复存在,关闭后变成便宜的出租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布莱顿的西栈桥建于1866年;1975年因安全原因不再对公众开放。2003年遭遇两次纵火(图片来源:OliScarff/Getty Images)

未来的希望

不过,虽然很多海滨小镇仍面临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前景也并非一片黯然。如今,人们开始讨厌极度拥挤的、有时还不上档次的航空旅行。而且随着“留国内度假”的兴起,加上海边那些褪色但依旧典雅的摄政以及和维多利亚时代的住房租金较低,以及工作时间灵活的自由职业者数量的增加,使得这些衰落的海滨城市开始复苏,其中包括马盖特、拉姆斯盖特和海斯廷斯。

不过,给海滨城市带来的最大福音可能是另一种因素:怀旧感。如今人们感到,在匆忙飞往海外度假的同时,我们却忘记了一些简单的乐趣,比如在英国的度假胜地野餐,在海滩的岩石水洼中寻找小鱼小虾,以及品尝冰淇淋。而这些充满乐趣的度假方式只能在旧式火车海报上或翻新后的VW露营车的挡风玻璃上看到。

不过,人们的怀旧感意味着近些年来,一些度假小镇已恢复了往日的风采。肯维岛上一家20世纪30年代初由艾拉普公司(Ove Arup)设计的Labworth咖啡馆在1998年时得到重建,并作为一家高级餐厅重新开业。风格前卫的导演德里克‧贾曼(Derek Jarman)等艺术家已经迁居至肯维岛海岸上破旧不堪的邓杰内斯角(Dungeness)。另外,电视名厨瑞克·斯坦(Rick Stein)的海鲜餐厅在连火车也没有的帕德斯托开业,科尼什(Cornish)海岸上掀起了冲浪的热潮,马盖特也建起了新的特纳当代画廊(Turner Contemporary)……

虽然一些小镇努力挽回颓势,东山再起,另外一些小镇的发展似乎从一开始就一直很平稳。1967年,当“松林特快列车”最后一次停靠在英国南部沿海伯恩茅斯西站时,多塞特郡这个最大的镇似乎只是停顿了一下,便又继续前行发展。

伯恩茅斯的特殊境遇可能与它的历史有关。1810年左右,伯恩茅斯成为富裕阶层的疗养地,这里的建筑都是由出类拔萃的建筑师设计,其中包括德斯姆斯· 布尔顿(Decimus Burton)——伦敦最精致的摄政时期风格的别墅以及海斯廷斯一度非常奢华的圣伦纳斯海滨城市酒店都出自他的设计。从一开始,伯恩茅斯就吸引了富裕的中产阶层和艺术界人士。《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的作者玛丽·雪莱(Mary Shelley)与她的丈夫、浪漫主义诗人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长眠于此。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也曾在此居住期间写下了《化身博士》(The 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以及《绑架》(Kidnapped)的大部分内容。30年间,JRR·托尔金(JRR Tolkien)则每年夏天都会住进美丽华酒店(Miramar Hotel)的同一个房间;他退休也是在这里。

虽然乘飞机旅行起初似乎是为英国的海滨小城敲响了丧钟,但是飞机也促进了伯恩茅斯经济的发展。1996年起,伯恩茅斯机场每年举办一次围绕比斯开湾(Bay of Biscay)飞行的高端香槟酒会。 如今,伯恩茅斯机场已被纳入曼彻斯特机场集团(Manchester Airport Group)旗下。

现在,英国海滨小城的复苏才刚刚有些起色。不过,复苏的潮流可能已经开始。

欲阅读 英文原文,请访问 BBC Culture网站。

(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