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让英国圆了太空梦的纳粹火箭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V2被认为充满了尖端科技

1945年夏,欧洲战事告终,盟军集团迅速展开了对纳粹V2火箭的揭秘工作。这些由苦役制造出来的恐怖武器虽然对战争结果并无多大影响 — 但它们却拥有足以改变世界的潜力。

曾任伦敦科技博物馆工程类展品主管的约翰·贝克雷克 (John Becklake) 表示:“为获得V2导弹技术,美国人、苏联人、法国人和我们之间,还曾有过一场并不体面的争夺。”

1945年5月,担任希特勒复仇武器计划领队的韦纳·冯·布劳恩 (Wernher von Braun) 投降美军,并被秘密转移到了美国。同月,苏联人在波罗的海沿岸的佩内明德截获了冯·布劳恩的研究与测试设备。与此同时,法国人聚集了40位德国火箭专家和工程师,而英国人也用组装火箭进行了多次试飞。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德国的V2火箭曾在二战中给英国带来严重损害

作为“逆火行动”的一部分,英国的项目是要在V2火箭坠入北海之前,将其从荷兰发射至太空边缘。相关的实验很成功,根据报道,试验导弹的落点就在预定目标的三英里范围内 — 远比德国人在战争期间的试验准确得多。

此时,负责监督试验的工程师便意识到,冯·布劳恩解决了火箭技术的基本问题。他设计出了体型庞大的引擎,助力高速飞行的燃料泵和一套精密的导航系统。

此后帮助重建展览用V2火箭的贝克雷克表示:“不夸张地说,这款火箭是领先于当时的世界水平的,它充满了尖端科技。”

从太空观望

伦敦英国星际学会的工程师当时认为,这一技术能够帮助学会实现建造太空船的梦想、一个在那之前五年前就开始构筑的梦想。1946年,学会成员、设计师兼艺术家的拉尔夫·史密斯 (Ralph Smith) 便做出了一份详尽的提案,拟将V2导弹转变为“载人火箭”。

史密斯的原型火箭设计包括扩展并强化V2的舱体,增加燃料并将一吨重的弹头替换为载人太空舱。彼时的火箭还不足以载人进入轨道。但相反的是,当时的宇航员(仅搭载一人)则要被送到距离地球30万米的抛物线轨道上。

Image copyright British Interplanetary Society
Image caption 史密斯设计的火箭完全有能力把宇航员送入太空

以两度角发射的火箭进入太空后,火箭将会分离,前锥体向后剥落,太空舱便显露了出来。史密斯在其设计中加入了两扇玻璃,并建议首位太空宇航员穿上高空飞行服,并在有限的太空漫游时间里观察地球、大气层和太阳。随着西方对苏联合围计划的展开,原型火箭也将成为侦查敌方疆域的理想工具。

五分钟左右的失重之旅过后,太空舱将坠入地球,舱体的防热罩会保护宇航员免受伤害。同时配备的降落伞也会张开,以确保其缓慢飘落着陆。此外,火箭上也配备了分离降落伞,以期对整个航天器进行重复使用。

史密斯的设计考虑了所有细节 — 从火箭具体的三维尺寸到引擎的推力再到宇航员将要体验的重力因素。

研究原型火箭设计的太空历史学家、航天杂志编辑大卫·贝克尔表示:“这套设计是完全可行的,所有的技术条件均已具备,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便可实现。”

曾在美国接受V2技术培训、常任NASA航天飞机项目工程师的贝克尔说,原型火箭在当时领先了世界10年时间。“到1951年,英国本就能够通过弹道轨道将宇航员送入太空。”

核武器而非火箭

1946年12月,史密斯将自己的航天器设计呈交给了英国政府的军需部,但几个月之后却被驳回了。史密斯于是放弃了这一项目,转而设计航天飞机和大型的轨道空间站。

尽管“逆火行动”的开端不错,英国政府还是决意放弃V2技术,并将有限的研究资源从航空领域转移到了核技术领域。

贝克雷克说:“英国把所有的钱都用来拯救本就自由的世界,我们的计划破产了。”

贝克尔也同意这样的看法:“这一提案的破产致使该国在所有可能性中,身陷最糟糕的处境,在1946和1947年的两年间,英国是毫无作为的。”

然而在大西洋的另一侧,故事的结局就不同了。美国军队给予冯·布劳恩所需的一切资源,用以将V2技术投入下一代的火箭研制当中。而研究的成果,便是于1961年将美国首位宇航员艾伦·谢泼德 (Alan Shepard) 送入太空的水星红石系列火箭。

美国的首架载人飞船与史密斯的设计极为相似。贝克雷克表示:“红石火箭不过扩展了V2技术,其中并没有任何新技术可言,但它却成功地将艾伦·谢泼德送入太空。”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英国可能在苏联的尤里·加加林之前把太空人送入太空吗

如果现实发生改变,军需部同意了那项提案,世界上的首位宇航员应该是位英国人。

贝克尔说:“英国曾经领先美国十年时间,从本质上而言,原型火箭就是水星红石。”

“这特别令人沮丧,但如果能够证明这个国家本可以在社会、财政以及生活水平上过得更好、并且在处理这一技术的方式上我们曾经做对了,那也是极好的。” 贝克尔说。

然而如果不能与当下私人火箭、个人卫星和创新航天飞机的新时代相提并论,这也不过又是一个“如果可能”的故事、一个封存在英国星际学会成堆档案架里的故事。

用有限的预算制造可重复使用的全新航天器,正是诸如维珍银河 (Virgin Galacti) 与 Xcor 等公司眼下正在尝试的事情。其他小公司,例如英国的喷气发动机 (Reaction Engines) 公司,则致力于研发创新的推进系统,以便在未来为可重复使用的航天器提供动力。

贝克尔表示:“原型火箭的精神得到了传承,我们需要能够鼓舞人心的政治家、他们了解投资这些东西的真正价值 — 我们已然证实了自己能够做到,并且还将再次做到。”

请访问 BBC Future阅读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