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外交官的秘密武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美国艺术家杰克逊·波洛克的作品在伊朗展览

在冷战处于白热化期间,美国国务院在打击共产主义的斗争中部署了一种新型武器——爵士乐。在20年间,美国派出了一些最伟大杰出的音乐家——迪兹·吉莱斯皮(Dizzie Gillespie)、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杜可·埃林顿(Duke Ellington)——到非洲、亚洲、中东乃至苏联演出。在苏联,本尼·古德曼(Benny Goodman)在红场(Red Square)中吹奏他的单簧管以争取人心。1955年11月6日,《纽约时报》在头版报道:“美国的秘密武器乃小调布鲁斯。”而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则被誉为“最有成效的布鲁斯大使”。

美国并没有派出传统的交响乐团和首席芭蕾舞演员。那么还有什么能比这些将音乐带向令人激动的新方向的独奏者演奏几段生气勃勃、自由流畅的乐曲更好地宣扬美式价值观呢?爵士乐似乎充分体现了个人做自己想做之事的自由。此外,其中大多数音乐家是黑人,他们被派到国外,旨在证明美国是开明的——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当时美国面临着种族对立问题。美国南部地区的种族隔离和民权斗争损害了国家的形象。而苏联的宣传机器转而嘲讽美国所描述的理想空洞无物。

毫无疑问,爵士乐大使们自己也赚的盆满钵满,而且还成了名噪一时的人物。事实表明,他们成功了,他们的音乐为人赏识。但其中的许多人对鼓吹美国的辉煌感到不舒服,他们还公开谴责国内政策。迪兹·吉莱斯皮参加了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安排的首次海外之行,但不愿出席官方情况介绍会,表示“他不会为美国的种族主义政策道歉”。他回绝了为国务院正在拉拢的重量级精英人物表演的邀请。相反,他与当地音乐家一起即兴为穷人演奏。

文化的其它外交用途是秘而不宣的。20世纪90年代,据透露,作为针对共产主义阵营的宣传攻势的一部分,美国中央情报局暗中培植并推广美国现代艺术,特别是抽象表现主义,其中包括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马克·罗思科(Mark Rothko)、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 Motherwell)和威廉·戴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作品。选择这一艺术类型的原因在于,它与苏联及其盟友死板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当中情局资助这一行动的消息得到证实时,这些艺术家的真诚和动机便遭受了质疑,他们的信誉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损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被誉为“最有成效的布鲁斯大使”

软实力

以上是软实力用途和局限性的实例。软实力一词由美国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提出,他把硬实力和软实力进行了区分,前者指通过金钱和枪炮传递的力量,后者指通过吸引力长期获得的影响。一些软实力外交的支持者主张,文化活动可以和更明确露骨的措施一样有效。柏林文化外交学会会长埃米尔·康斯坦丁内斯库(Emil Constantinescu)博士认为:“从本质上说,文化外交具有固有的创造力和建设性,而‘硬实力’则具有固有的破坏性。”康斯坦丁内斯库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文化外交。而且他确信,如果推行文化外交,“有可能实现更多的合作,世界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会降低。”

然而,当人们把艺术用于为政治服务时,就会有冲突产生。政府的利益——任何政府——都难与艺术家一致。而艺术家并非总是听从主人的吩咐,他们经常指责或阻碍外交努力。艺术家也并非总是站在正确的一边,甚至并非是和平主义者——现今鲜有提及的是,在一战前夕,许多诗人和画家是冲突的铁杆支持者。

此外,人们很难在表达一种思想的艺术品和宣传之间做出区分:说教式的信息会事与愿违地帮倒忙。即使在艺术带有政治色彩的情况下,只有细致入微,艺术的作用才最强大有力。无独有偶,艺术为外交服务时的效果如何亦不可知。硬实力外交能形成正式的协议并促成法律的变更,然而,文化外交的结果则较难确定。

不过,尽管存在上述局限性,当今,文化外交仍颇为流行。英国文化协会(the British Council)发表的题为《影响和吸引力:文化与21世纪的软实力竞争》的报告就描述了一种非同小可的转变:亚洲、中东、俄罗斯、印度以及中国现今都十分重视软实力。该报告的作者约翰·霍尔登(John Holden)告诫西方,不要因为其它国家对文化外交兴趣的增强,而在自己的文化产品上有所退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韩国歌手鸟叔朴载相在全球大受欢迎

中国近年来不惜斥巨资推广孔子学院。短短10年不到,孔子学院的规模如今已达300多家,遍布世界各地,旨在推广中国的语言和文化。韩国正对大规模文化项目投入大笔资金,巴西亦然,后者正致力于展现足球和桑巴音乐的美妙之处。沙特阿拉伯在豪掷千金,建设新博物馆和美术馆。很快,罗浮宫(Louvre)和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将在阿布扎比(Abu Dhabi)开设分馆。此外,技术的新发展使得信息的传播变得更加容易。或许并非刻意,但韩国歌手鸟叔朴载相(Psy)的《江南style》——被认为是2012年Youtube的一大奇观——在某种程度上让全世界对韩国产生好感。

为外交服务

去年,美国召开的一次文化外交研讨会上,与会者再次呼吁“以更有效的方式更频繁地使用文化外交和软实力,以助力构建相互依存的和谐世界”。然而,这将是错误的做法。

当美国将爵士乐和抽象表现主义画作送到国外巡演、展览时,他们对自己的信仰及艺术所传递的信息有明确肯定的概念,那就是美国的生活方式、自由以及对幸福的追求。他们也知道谁是敌人。而现在的情况不再如此。如今西方想要宣扬什么价值观?对此并无公认的答案。

这种明确性的缺乏以及困惑感或许有助于解释现在为何一些人想求助于软实力——为了赋予外交某种方向。当然,人们对软实力寄予厚望。英国智库德莫斯(Demos)研究所发表的报告《文化外交》指出,文化能够解决中东的乱局、恐怖主义、气候变化问题,还能增强与移民群体的关系。这个要求和期望可能有点高——难度太大了。而且寄希望于文化解决一切问题也会带来危险。

在呼吁使用更多软实力之前,让我们不要忘记近期外交政策带来的灾难。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有争议的军事干预应促使我们发问:如果软实力支持顺从或至少未能质疑这种硬实力,那么软实力是否是个好主意呢?那些要求软实力为硬实力利益服务的人正是那些应受到指责的官员。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