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走路的建筑:兼顾发展与保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工人们准备将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一座建筑移动 90 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你真的能将历史装进盒子随身带上吗?当然,你可以把童年的泰迪熊、或者 16 岁生日时和朋友的合影等等都装进行李箱。但是,怎么才能留得住过去本身呢?那些记录着你成长和梦想的岁月怎么才能留得住呢?最近,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一幅照片引人瞩目,照片中,工人们准备将一座饱经沧桑的历史性建筑向东移动约 90 米(300 英尺)。这发人深思,世界上到底哪些东西可以移动,哪些东西又无法移动呢?

这座庞大的三层建筑被拆卸、吊起,四周被锈迹斑斑的钢制脚手架重重围住,就像是个脆弱的蚕蛹,曾几何时,它是人民共和国早期志愿消防队的总部。在这个中国各地无与伦比的工业化时代,作为介于城市毁灭与复兴之间的模糊符号,脚手架有着特殊的影响力。在一位当代创造者的想象中,脚手架还不乏诗意:他就是爱尔兰裔美国画家兼雕塑家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最近几个月,他成为第一个遍访中国各地大型博物馆的主要西方抽象艺术家。

肖恩新创作的一个名为《中国堆砌》(China Piled Up)的巨大雕塑,当它与武汉的这栋建筑照片在图片新闻中同时出现时,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尖锐意味。斯库利的庞大作品长度超过 15 米(50 英尺),横跨美术馆展室,它由 100 个黑色箱型框架不规则堆砌而成,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积木塔被推倒侧卧在地面。

像斯库利抽象画中的色块拼接一样,《中国堆砌》着眼于事物的边缘,似乎要从乱糟糟的世界中找到一种秩序感。结果就是,一个空空的框架,它要保留的似乎不是过去的物质实体,不是要保留脚手架包裹着的脆弱的实体建筑,而是一些更为珍贵的东西——那些留在我们记忆中的鲜活的时光。绕行斯库利的雕塑作品,凝视神秘难以捉摸、忽大忽小不断变化的维度,欢迎与排斥并存,换言之,就像生活本身一样充满矛盾。

请访问 BBC Cul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