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额制能否应对自然资源的日益减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过度开发地球资源的代价已显现(图片来源:Brazil Photos / Getty)

2015年8月13日是该年度人类自然资源账本出现赤字的日子,意味着我们在这一天已耗尽了地球本年度可以为我们提供的资源量。从这天以后,我们所消耗的食物、土地和其他资源本来都应属于未来的世代。这是人类第一次这么早就耗尽一年的资源。

全球足迹网络(Global Footprint Network)是一个计算年度“生态负债日”的机构,通过比较来自比如建筑业、制造业以及处理垃圾和二氧化碳等等方面对自然资源需求,和现有森林、耕地和渔业能够生产和更新的资源量,以此计算出超支的日期。

人类过度开发地球资源始自1970年,当年12月末我们就已经耗尽了当年的资源份额。如今,人类每年利用的资源是地球所能提供的150%,由此“生态负债日”每年都在提前。

每个国家因为其国民不同的生活方式对这个数字的贡献度也不同。和全球大多数国家一样,英国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也超过了其自身所能提供的数量。英国资源需求量是目前它自身所拥有的三倍。

如果全世界的生活方式都像英国看齐,那么“生态负债日”早在五月就已经到来。

英国上次面临物资紧缺是在二战期间,当时英国政府不得不实行严格的个人配额制,控制食品、燃料等稀缺资源的分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任气候变化照目前的态势发展,会让很多人流离失所(图片来源:Anadolu Agency / Getty)

现在,我们是否需要考虑通过配额制来应对资源短缺呢?BBC Earth栏目为此采访了“新经济基金会”幸福研究中心(New Economics Foundation's Centre for Wellbeing)的高级研究员萨玛·阿德拉(Saamah Abdallah),这是一个鼓励采用其他更有意义的指标——比如人类的幸福感——来评判经济成败的研究机构。

不作为

首先,为什么我们要行动起来?步入“生态负债”阶段意味着我们开始过度消耗珍贵的自然资源。科学家们指出这种状况正在导致森林退化、干旱以及野生物种的灭绝,更不用提在空气与海洋中不断累积的污染物水平,因为人类产生的污染物的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自然界的自我净化能力。

他们认为这是气候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阿德拉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英国付出的代价将会更加显著。

“当前我们其实可能已经开始为这样的行为付出代价,而这还只是开始。很多气候变化专家估计,气候变化将导致发洪水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他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我们是否应当考虑通过配额制来应对资源短缺?(图片来源:Popperfoto / Getty)

阿德拉指出:“由于海平面上升,孟加拉国沿海地区有超过50万人已经被迫逃离了他们的家园,而这个数字到2030年时将达到5000万。也就是说在未来的15年时间内这里将有5000万人变得无家可归,必须寻找新住所。”

配额制

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建立一种共享剩余资源的制度?

“配给制度意味着某种形式的自我约束,这是对于个人自由的限制。而我们都知道个人的自由是幸福感的关键,所以,这似乎并非一个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阿德拉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消耗资源常常是因为人们相互攀比造成的(图片来源:Bloomberg / Getty)

然而考虑到全球自然资源所面临的严峻处境,其中最紧迫的是气候的变化,阿德拉赞成采用一定程度的强制手段。

“其中一项可能的方案就是称为“总量控制与交易”的碳排放权交易制度,该制度设定了你每年的碳消耗限额,这与配额制有些相似,但你可以出售或购买配额,这样就有了一定的灵活性。”

但我们现在所做的却是征收碳排放税,尽管这种做法会有一定的效果,但这也意味着你可以继续排放,因此它对于富裕人群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阿德拉说:“我希望配额制不要过于严苛,毕竟美好的生活并不一定要以牺牲地球为代价。”

与其他国家比较

我们对于资源的消耗很多时候是由攀比心理造成的,因此或许一个可以关注的方面是那些攀比的生活习惯。

阿德拉所在的研究机构对不同国家之间人们的健康与生活幸福感以及他们对于自然资源的消耗情况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中美洲国家哥斯达黎加得分最高,他们的幸福指数与预期寿命几乎与英国人处于同一水平上,但他们所消耗的自然资源却只有英国人的一半左右。

“在英国,很多资源并未物尽其用。”阿德拉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阿德拉提倡个人和集体的资源消耗要以幸福所需为限。(图片来源:Bloomberg / Getty)

“如果你每年都换一部新手机,或是在衣柜里塞满你只穿一次或两次的衣服,或者购买太多的食物,以至于你根本吃不完而只能丢弃,这些事都不会增加我们的幸福感,但它们却消耗了大量资源。”

不断增长的财富意味着你的房子和车子越换越大,你的度假质量和次数也都在提高。阿德拉认为这是英国人可以大大减少浪费的领域。在英国,10%的最富裕人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几乎是普通民众的两倍。

减少广告

有些国家和地区比如瑞典、魁北克则通过限制面向儿童的广告来鼓励公民减少消耗。法国的格勒诺布尔(Grenoble)和巴西的圣保罗甚至禁止在公共场所展示这类广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国可以向一些国家学习,限制面向儿童的广告,甚至可以禁止在公共场所展示这类广告。(图片来源:Bloomberg / Getty)

“我们对于消费的欲望很多来自商业宣传的鼓动,商家希望我们购买的东西越多越好,而他们的宣传手段就是广告。” 阿德拉说。

“商业广告的内在逻辑便是暗示我们当下所拥有的东西不够好,我们应该去购买他们的宣传的某件新产品。” 阿德拉说。

政府的措施

如果作为一个国家来说配额制因太过极端而无法实施,那么作为政府而言,鼓励民众减少过度消费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比如提供多种交通选择,大力发展城市公共交通体系,为步行与骑车人士提供更多便利条件,所有这些措施都会降低资源的消耗,阿德拉说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可再生能源利用方面,英国有巨大的潜力,但却落后于其他国家(图片来源:Universal Images Group / Getty)

他说,英国还在可再生能源利用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

“众所周知,英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有巨大的潜力,特别是风能,但是我们的改进空间还很大。” 阿德拉说。

个人的选择

“你应该思考对幸福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对于个人而言,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止步不前,未能降低能耗,处理好欲望与需要之间的关系?阿德拉表示,调查显示英国人确实关心环境,但是英国人作出改变的意愿取决于其他人是否也在做同样的事。

“当调查者询问普通民众:‘你是否愿意这样做以减少对地球环境的破坏?’时,很多人会说‘愿意,但是……’后半句常常是‘如果其他人都不做任何改变,凭什么要我这样做?’”他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调查显示英国人确实关心环境,但是英国人作出改变的意愿取决于其他人是否也在做同样的事(图片来源: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 Getty)

“因此,重要的是需要形成一种集体意识,‘好,那么大家一起来决定怎么做。’”

“你应该思考对幸福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因而不要过度消耗资源,不仅我们个人需要这样做,作为一个国家也是同理。”

想知道我们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在一生当中是如何发展变化的,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跃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