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起死回生的泰晤士河畔寻找海豹踪迹

Image copyright

秋日的早晨阳光明媚,罗德·古兹曼(Rod Guzman)正在伦敦金融区寻找他最喜爱的海豹。在金丝雀码头的银行区附近,许多曾经构成了这座全球航运中心的船坞如今已经破败不堪,但其中却隐藏着一个喧闹的梦幻之地,那里有苍鹭、鸬鹚、黑水鸡,甚至还有海豹。

“只要我这样敲几下,它们通常就会过来。”古兹曼在隔壁的Billingsgate海鲜市场工作,他边说边用自己沉重的靴子敲击一段铁轨,发出震耳欲聋的叮当声。“我觉得它能感觉到水的震动。它个头很大,有人给它取了名字,比如阿尔弗雷德(Alfred)。我直接叫它海豹。”

据伦敦动物学会统计,泰晤士河过去10年发现了2,000多只海豹。这份调查是在2004至2014年进行的,发表于2015年。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了数百头鼠海豚和海豚的踪迹,偶尔甚至会有迷路的鲸鱼到访。

泰晤士河以及河中生存的动物仍然面临塑料垃圾过多等其他威胁,但对于这样一条曾经遭受严重污染,甚至连一条鱼都找不到的河流来说,情况的确已经大为改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的清理工作必须持续推进

1957年,自然历史博物馆宣布泰晤士河从生物学意义上已经死亡。当年的新闻报道显示,那时的泰晤士河散发着刺鼻的恶臭。

“泰晤士河所到之处都变成了疏于管理的臭水沟。”身为《卫报》前身的《曼彻斯特卫报》于1959年报道称,“在伦敦桥上下游数英里的范围内都找不到氧气。”

战争时期遭受的轰炸破坏了维多利亚时期修建的下水道,而这恰恰是帮助泰晤士河保持清澈的关键。战后的英国没有足够的资源和精力来迅速解决这一问题。

在《卫报》1959年发表的另外一篇文章中,一位上议院议员甚至认为没有必要净化泰晤士河:河流本来就是“废物处理的天然渠道”,让它们分解有机废物其实是让其“有事可做”。

然而,虽然河流中的细菌可以分解污染物,但这一过程却会耗尽氧气——有可能令其他生物都无法生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的鸟儿

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伦敦的下水道才伴随着英国全面的战后重建开始逐步改善,而泰晤士河也开始慢慢焕发生机。

其他因素也在对清理过程产生了一定影响,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随着整整一代人的环保意识增强,被雨水冲入河流的农药和化肥越来越令人们担忧。“泰晤士21”(Thames21)是一家致力于改善伦敦水路健康状况的慈善组织,该组织副主席克里斯·库德(Chris Coode)表示,更加严格的监管也随着而来。

其他趋势则较为复杂。例如,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水生生态学家大卫·莫丽特(David Morritt)表示,自从二十一世纪头十年以来,河中的有毒金属污染已经大幅下降。不过,虽然这一定程度上源自更加严格的行业监管,但科技进步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作为一种摄影行业常见的污染物,银污染的减少完全得益于数码摄影器材的流行。

无论是何原因,结果都很明显:鱼儿回来了。泰晤士河现在有125种鱼类,而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却连一条鱼都没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志愿者参与了河流清理活动。鱼儿重新回到了泰晤士河的怀抱

“尽量让河流恢复天然的状态,注入清澈的河水,恢复适当的流动,它就会重新焕发生机。”库德说,“这些鱼可不是人工放养的,而是自然回游的。”

回游的鱼儿为海豹等海洋哺乳动物提供了食物来源。虽然公众的注意力通常都集中在顽皮的海豹和鼠海豚身上——也就是环保主义者所说的“有魅力的巨型动物”——但更令库德感到振奋的,却是他又重新发现了一种不太上相的生物——七鳃鳗。

“这是一种古老的无颚生物,形似鳗鱼,它们通常附着在体型较大的鱼类身上,吸食它们的血肉。”他满怀激情地说道,“这种生物对污染极其敏感。”

然而,在一些环境污染减弱的同时,其他的污染源却渐渐涌现。

“泰晤士河显然比以前更清澈了,”莫丽特说,“但现在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污染物,那就是塑料。”

2015年,皇家霍洛威学院在70%的泰晤士河比目鱼的胃里发现了塑料。

塑料会对大型动物产生影响,例如,信天翁可能无意中给幼鸟喂食塑料。但同样也会影响那些被大型动物捕食的小型生物。当它们生病时,捕食者的健康也会受到威胁。莫丽特表示,这项调查结论尚未发布,目前正在接受专业杂志的审核。

为了应对塑料垃圾污染,伦敦2015年9月发起了“治理泰晤士河”(Cleaner Thames)运动。由于塑料垃圾的来源十分广泛,因此这势必成为一场艰苦的斗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如今已经恢复了生机盎然的生态系统

像棉签上的塑料棒以及面膜和牙膏里的微胶珠这样的小块塑料,往往会通过马桶或水槽冲入下水道。它们可以穿过污水处理厂的过滤设施,而且要经过长达数十年的时间才能降解。

与此同时,塑料袋和香烟包装的塑料薄膜即使经过妥善处理,仍然会因为风吹或垃圾箱过满等因素而进入下水道。负责伦敦自来水供应和污水处理的泰晤士水务公司表示,该公司每年从排水系统中清除的杂物超过2.5万吨。

要恢复泰晤士河的生态环境,还需要克服其他挑战。

例如,泰晤士河沿岸的伦敦中心区四周被高墙包围,游览船只随处可见。库德表示,这会产生很多噪音,还会导致河面拥挤,令鼠海豚或海豚无法大量游到上游。海豹的情况略好,因为它们不必依靠声音来捕猎,因此对噪音有着更强的抵抗力。

下水道的问题也没有完全解决。暴雨往往会令伦敦脆弱的排水系统不堪重负,为了避免城市内涝,必须将超量的雨水和污水排入泰晤士河。

库德希望,伦敦正在规划的全新排水系统“泰晤士潮汐隧道”能够缓解这一问题。这套系统有望从2016年开始建设。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里的海豹

无论存在什么问题,古兹曼眼中的泰晤士河总是瑕不掩瑜。他和他的同事早班交接完之后都会从市场拿来一些三文鱼头和其他弃之不用的海鲜来喂食海豹,以此放松身心。

古兹曼一边吃着巧克力棒,一边等待海豹的到来,他指着在水泥墩上休息的鸭子和鸟儿说。“有时,我感觉那里就像一片绿洲。”他说,“我会到那里休息片刻,呆呆地坐在那里享受日光的沐浴。”

市场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古兹曼最后一次敲击铁轨来吸引海豹。这个小家伙已经成了Billingsgate的吉祥物,不仅时常见诸于报端,还出现在了BBC的新闻镜头里。但今天,它似乎有别的事情要做。

古兹曼并没有因此而沮丧。他最后看了一眼沉浸在秋日阳光里的鸟儿,与背景里由钢筋水泥组成的摩天大楼相映成趣。“野生动物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实在是太神奇了。”他说。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