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也有与人类相似的眼白

大猩猩 Image copyright Frans LantingSPL
Image caption 许多大猩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眼白(图片来源:Frans Lanting/SPL)

看看上面那张图,再看看下面这张图。起初可能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但请仔细看看这只大猩猩的眼睛。

没错,它跟我们一样,瞳孔的周围也有一圈眼白。

我们眼球最外层的白色部位学名叫巩膜。与你我一样,这只名叫纳蒂亚(Nadia)的大猩猩眼睛上也没有色素沉淀,使得它的巩膜呈现白色。

令人震惊的是,最上面那张图里的大猩猩也有一点眼白,我花了大约10分钟才找到。

尽管很容易从图库中找到这张照片,但我们之前却坚信人类是唯一一种有眼白的灵长类动物。

但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朱安-卡洛斯·戈麦斯(Juan-Carlos Gomez)率先注意到纳蒂亚有眼白——事实上,他当时研究这只大猩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Image caption 我们并非唯一一种有眼白的动物 (图片来源:Getty)

他起初并不认为这有什么特别,但到了2001年,他却看到了日本东京工业大学的Hiromi Kobayashi 和Shiro Kohshima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该论文专门阐述了人类眼睛的独特之处——这其实是对早期一篇相同主题的论文展开的进一步研究。

他们将人眼与已知的近半数灵长动物进行对比后,发现眼白是我们人类独有的。然而,这两位科学家只研究了4只大猩猩就得出了这样一个以偏概全的结论。

戈麦斯和他的博士研究生杰西卡·梅休(Jessica Mayhew)决定展开进一步调查。他们查看了动物园的视频和网上的照片后,很快意识到纳蒂亚或许并不是进化过程中的个例。

他们查看了2个品种的85只大猩猩。在其中的60只西部低地大猩猩中,只有30%的巩膜是纯黑的,剩余70%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眼白。还有一小部分(7%)拥有与人类相似的眼白,就像纳蒂亚和下图中的大猩猩巴纳(Bana)一样。

戈麦斯表示,这一特征似乎并没有为大猩猩带来任何利益或弊端。

但有人认为,眼白能在人类的社交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也是眼白进化成人类普遍特征的原因。”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多数山地大猩猩的眼睛都是黑色的(图片来源:Getty)

这种名为“视觉合作假说”(cooperative eye hypothesis)的理论认为,眼白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追踪他人的目光。白色比黑色更容易辨识,所以当我们注视某个东西时,我们的朋友也很容易关注同样的东西。

随着人类的进化,这一特征帮助我们不必动嘴就能迅速了解彼此的意图。

今年早些时候,我与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迈克·托马塞洛(Michael Tomasello)展开了一番沟通,他对我说,这正是我们长了一张可怕的扑克脸的原因。眼睛会透露我们的意图。

“你知道我在看什么,所以我们可以更好地合作,这是好事。从本质上讲,通过眼睛让你知道我的视觉焦点有利于合作。”他说。

直到最近,又有研究人员对眼睛在人类的社交活动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展开了研究。他们发现,人类天生偏爱眼白,就连毛绒玩具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设计。这项研究再次强调了眼白是人类所独有的。

但现在,我们可以将此列为人类与动物共有的又一项特征——BBC Earth之前已经广泛列举了类似的特征。

Image caption 通过眼神交流并非人类独有的能力(图片来源:Frans Lanting/SPL)

戈麦斯表示,因此,在帮助我们加强合作的诸多变化中,眼白并不是最重要的。相反,他认为人眼的形状扮演了最为重要的角色。我们拥有细长的眼睛,而猿类的眼睛更加浑圆。戈麦斯表示,这也令人类的眼睛可以更好地展示目光的方向。

众所周知,灵长类动物懂得用眼神交流。“很多灵长类动物不仅会用眼神表达敌意外,还会表达友善。”戈麦斯说。

但人类似乎进化得更加完善。我们不仅会在许多社交互动中用眼神交流,甚至懂得在虚拟交流时使用表情符号。

其他灵长类动物可能也有眼白。梅休发现,包括黑猩猩、倭黑猩猩和红毛猩猩在内的很多猿类也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眼白。

尽管它们的巩膜不像人类那么白,但这仍然表明,猿类和我们共同的祖先或许都拥有产生眼白所必须的基因。因此,戈麦斯认为,人类的眼白肯定不是突然形成的,必然经过了漫长的进化才演变成如今的样子。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