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行为传染微生物“有益健康”

Image caption 有一种微生物能够降低埃博拉病毒的影响(图片来源: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SPL)

当我对男孩儿的兴趣从儿时的嬉戏打闹变成了高中时的偷偷拥吻后,母亲便开始与我沟通起性行为这件事。

我们讨论过必须双方同意才能发生性行为,如何互相尊重,不要怀孕,还有很重要的是:“不要染上性病。”不带套就不要性爱。

这当然是一项很好的建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每天约有100多万人感染性病。有些感染可能会影响你的生育能力,还有的甚至会引发更令人担忧的健康问题。的确有足够的理由阻止这些不速之客在我们的身体上安家落户。

性病或性传播感染(STI)可谓臭名昭著,也正因如此,才很少有人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传输性体液的高速公路上,或许存在一些有益身体健康的微生物。当我们努力让自己免受有害病菌的侵犯时,是否也错过了可能对自己有益的微生物呢?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的确有必要展开更加细致的研究。

很多人都知道微生物(例如细菌和病毒)在我们的身体健康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并不是什么新闻。每个人的体内都同时存在着益生菌和致病菌。如果二者失衡,就会出现问题。

Image caption 酵母菌感染很不舒服(图片来源:Nano Art Ltd/SPL)

例如,念珠菌属酵母菌是一种自然存在于阴道中的微生物。它的生长会受到另外一种微生物的约束:乳酸菌。然而,如果有什么东西阻止这种细菌完成自己的工作,那就会导致酵母菌过度增长,从而引发酵母菌感染,产生不适症状。

满是微生物

我们的身体与微生物共同进化。这些细菌、真菌和病毒存在于我们的皮肤、内脏和外阴部位。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内外充满了细菌令人有些不舒服,但很显然,微生物在人体的构造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要理解微生物所扮演的角色,首先要确认它们的种类。在性接触过程中传播的微生物名叫性传播微生物(STM)。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查德·史密斯(Chad Smith)表示,虽然我们对这类微生物还不太了解,但的确有一些引人入胜的例子可以激励研究人员展开细致探索。

以豌豆蚜为例。这种昆虫在世界各地都能见到,它以吮吸豆科植物的汁液为生。

豌豆蚜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归功于在它们交配过程中传播的有益STM。这些STM使之具备了如下能力:它们不仅能够抵抗拟寄生(杀死宿主的寄生现象),而且可以更好地忍受高温,并加强了在非豆科植物上生存的能力,可以获得充足的时间找到下一株豆科植物。

Image caption 目前还不清楚性交过程中会传递多少益生菌(图片来源:TEM/SPL)

人类又是什么情况呢?我们现在知道的一个例子足以说明,某些STM或许的确对我们有好处。

它的名字叫GB病毒(GCBV-C),原名是肝炎G病毒(HGV),这是一种STM,其本身似乎并不会产生明显症状的,但却往往与HIV等其他致病病毒一同被发现。

一项长达6年的研究分析表明,HIV感染者的死亡率之所以下降59%,恰恰与GBV-C有关。科学家认为,GBV-C通过降低HIV对人体免疫系统细胞的破坏力实现了这一点。它或许也刺激了免疫系统的其他部分,使之积极对抗HIV。

GBV-C还可以母婴传播。这其实是一条好消息,因为它可以降低携带HIV病毒的母亲将这种疾病传给孩子的几率。

最近,科学家认为,GBV-C与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下降有关,它可以从一定程度上降低这种病毒对感染者产生的影响。如果能够了解背后的机制,便可挽救许多人的生命。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贝奇·福克斯曼(Betsy Foxman)表示,这样的非凡发现会提醒我们可能还忽视了其他一些有益STM的存在。

她表示,我们以往都将STM归类为致病菌。为了预防性病而采取的种种措施,或许导致我们失去了本该从中获得的一些好处。

福克斯曼希望看到有更多科学家能够研究病菌之间的相互干扰所带来的好处。“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才能让这种健康状态保持得更长久?”

Image caption 安全套绝对是个好想法

福克斯曼表示,或许还有一些微生物可以帮助我们锁定其他病菌。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微生物,就可以降低我们对抗生素等药物的依赖。为了根除致病菌,我们使用的都是广谱抗生素,因此会杀死许多益生菌。

当然,抗生素有时候对于挽救生命还是很有必要的,但福克斯曼补充道,“最好能有一种更有判断力且更加精准的方法。”

我们还不确定哪些有益的STM会在人体之间传播,但福克斯曼表示,乳酸菌便是其中之一。酸奶中包含这种细菌,人体中也天然存在这种细菌。她认为,可能有很多对人体有益的STM未被发现。

成本收益

这似乎都是好消息,不是吗?可能存在许多鲜为人知但却有益健康的STM。

但却有一个问题。如果你通过性行为获取这些微生物,那同时也会面临有害感染的风险。

今后或许还有其他方式来获得这些微生物。一旦有益的STM得到确认,从事公共卫生研究的科学家就有望开发一种安全的方式来进行疫苗接种,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来替代这些微生物的作用,而不必冒险进行没有保护的性行为。

包括衣原体和淋病在内的多数性传播感染都不会杀死宿主,而且往往都没有症状。

她补充道,引发性病的微生物需要确保自己能够实现人际传播,而当携带这种微生物的人表现得很健康时,便更有可能实现传播。“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如果某人因此表现出症状,那肯定对微生物自身的传播不利。”她说。

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早在安全套出现之前,得性病的风险可能远不及获得重要微生物所带来的好处。史密斯说,这是从进化角度进行的成本收益分析。

进化生物学家迈克尔·隆巴度(Michael Lombardo)表示,携带有益STM的人甚至会不知不觉地透露出这一信息。他们或许会受到配偶的青睐。

Image caption 滥交的人可能感染性病(图片来源:IBSC/SPL)

情况变得更加复杂。有益的STM或许不仅能带来生理上的好处,包括预防疾病或忍受高温,甚至有可能对宿主的行为产生良性影响。

微生物的这种行为是一个相对新颖且颇具前景的研究领域。例如,科学家认为某些肠道细菌可能影响年轻老鼠的大脑,从而减缓焦虑。

史密斯表示,微生物或许还能调节动物释放的化学信号。科学家对果蝇通过不同食物获取细菌的过程展开了研究,结果显示:果蝇更喜欢寻找与之拥有相同菌群的交配对象。

“外遇”的原因

这些都是肠道细菌改变宿主行为,进而改变配偶选择的例子,但STM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吗?

史密斯表示,目前还没有太多这方面的证据,但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他补充道,如果一名男性拥有有益的STM,并且对自己产生了积极影响,那么与之交配的女性也可以获得这些细菌。

“拥有不止一名性伴侣的人更有可能获得有益的STM。”史密斯说。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便可以进一步解释某些物种为什么会寻找不止一个交配对象。

例如,在普通蜥蜴中,与一个以上的雄性蜥蜴交配的雌性蜥蜴拥有更加多样的微生物群。科学家怀疑,这可能会导致性行为活跃的雌性与性冷淡的雌性在健康上出现差异。

隆巴度认为,反复与同一个伴侣交配或与一个以上的伴侣交配的雌鸟,或许可以通过STM获益,既有可能获得能够杀死有害菌的病毒,也有可能获得毒性较低的病原体。

这些措施都能限制毒性菌株的影响。益生菌可以产生杀死细菌的化学物质,因而也有助于对抗现有的感染。关于鸟类为什么在主要的伴侣之外还会寻求“外遇”,目前存在很多理论,而获取有益的STM也是其中的一种解释。

Image caption 疱疹也是一种令人厌恶的性病(图片来源:Hipersynteza/SPL)

福克斯曼表示,甚至还有一些STM会鼓励人类增加性生活的频率。“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当你获得某种微生物后,进行性行为时的感觉会更好。”

“这种微生物可以增加粘液数量,这只是最简单的一种情况。”

福克斯曼表示,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会出现与性行为有关的疼痛反馈回路,但原因至今仍不清楚。她表示,找到能够缓解这种状况的有益STM,可能对一个人的性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她认为,这的确值得研究。

“人类是有性需求的动物,如果能够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性生活,往往就能够改善整体的感受。”

无论是蚜虫、鸟类、蜥蜴还是人,你似乎从来都不是单独面对自己的伴侣。或许有成千上万的其他生物体在等待着奇迹的发生,以便在你们之间来回迁移,甚至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我们或许很快就能获得更多的知识。史密斯表示,随着人们对人体微生物学的兴趣日渐加大,加之相关的研究不断增多,现在出现了一些“十年前所没有的新技术,可以调查和确定微生物的功能”

与此同时,我们还是应该密切关注研究结论,而且一定要注意安全。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