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藏在热带沙漠里的冰河世纪

黄昏时分从帐篷望向沙漠的美景。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黄昏时分从帐篷望向沙漠的美景。

位于非洲西南部的纳米比亚以拥有世界上最古老,干燥的沙漠之一,纳米布沙漠,以及褶痕斑驳的骷髅海岸(Skeleton Coast)而世界闻名。

你或许难以想象,在这个非洲热带国家,你可以找到地球上最大的冰河世纪的痕迹。20年前正是在这里,地质学家们发现了我们地球历史上最不寻常的事件:雪球地球(Snowball Earth)。

2015年7月,我与保罗,霍夫曼(Paul Hoffman)领头的一些地质学家共同来纳米比亚探险。

正是保罗和他的同事们在90年代发现了纳米比亚又热又干的沙漠表层之下存有巨石的重大意义。从那时起,他每年都会回到这里,探寻更多的地球奥秘。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纳米比亚山区山峦重叠,丘陵起伏,乌加河(Ugab River)穿流其中。

雪球地球理论曾被科学家嗤之以鼻。这个理论指的是,大约在7亿年前,地球表面从两极到赤道全部被结成冰,地球被冰雪覆盖,变成一个大雪球,并一直持续了几千万年。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沉积于湖泊底部泥层中的7亿年前的岩石,能帮助解密地球冰期的历史。

纳米比亚并非是寻找古老冰河世纪遗迹的人们会想到的地方,但是正是在这里发现的证据证实了这个看似荒谬的理论:即地球的赤道区域曾经有冰雪覆盖。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一辆卡车开过纳米比亚崎岖的地形。

在纳米比亚沙漠地带发现的岩石曾经沉积于湖泊的底部。他们验证了冰川活动的迹象——类似的岩石曾经在冰天雪地的北冰洋发现—-但更关键的是,这些岩石是在热带地区被发现的。这表明了在7亿年前,地球曾被冰雪覆盖。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地质学家爬上了曾沉积于海洋底部的古代沉积物。该岩层显示了受到构造和气候影响的古海平面周期的变化。

我们是为了看冰川沉积物来到这里探险,但是在纳米比亚实地考察并非易事。

纳米比亚面积差不多是英国的四倍大,尤其如果你另辟蹊径不走寻常路的话,恐怕要在土路上颠簸上好几个小时。离开旅游景点意味着你要备好食物,野营设备,水和好几个备胎。

我们前往位于纳米比亚西北部,胡阿(Huab)和乌加河之间的一片杳无人迹的地区。这里又干又热,山峦起伏,景色壮观。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胡阿河盆地是大象经常出没的地区。

这里遍地是枯树枝杈。在干涸的河流山谷区往往才能够看到幸存的大树,它们的树根往往能够伸到地下深处吸取隐藏在下面的地下水源。这里是大象经常出没的地方,因为他们在这里可以找到水源。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靠近埃托沙( Etosha)国家公园的水源处可以看到成群大象。

人们出入这片区域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就是搭乘一种叫做“bakkie”的小型厢式轻便货车。这种车经过改装之后车顶上设置有个帐篷以方便野营。这就意味着你可以随时随地停下来露营。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繁星满天的夜晚,在bakkie旁边露营。

晚上,大家经常围坐在篝火边,弹着吉他听着各自在纳米比亚与野生动物的各种奇遇故事,或者纳米比亚令人惊叹的地形构造。早上起来睡眼惺忪时,点个火煮一壶咖啡,然后早早起来去山上远足。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在盆地远足,探寻古老冰川的遗迹。

到了晚上,繁星闪烁,银河系清晰可见,静静的躺在那里可以看好久,恐怕此生也难见到更多的星星划过头顶。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由于附近没有光源污染,银河系的星星每晚都清晰可见。

有一天我们实地考察了一整天,下午从山上下来,感觉到风力正在加强。在我们下面,帐篷所在的区域,一场沙尘暴正在形成。

Image copyright 10
Image caption 这里遍地多肉植物,远处山谷处沙尘暴正在形成。

我们看着沙尘暴不断逼近我们的帐篷,最后吞没了帐篷。当我们迎着风赶回露营处时只剩下破损的帐篷,到处都是沙子。那天晚上我们的晚饭吃起来都咯吱咯吱的。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太阳下山之前,我们的帐篷被沙尘暴吞没。

猛兽经常出没此处。但是在野生公园之外没有什么动物,我们反倒经常看到放牧的动物,和老鸵鸟窝。

在我们整个行程中大象总是先我们一步,他们留下了足迹或者是新鲜的粪便来逗着我们,但是从未真正现身。

在纳米比亚,很多奇特有趣的植物已经完全适应了当地干旱的气候条件,但是有一种植物特别值得一提:千岁兰(welwitschia)。千岁兰是一种真正奇特的植物,一生只有两片叶子,一经长出后,就与整个植株终生相伴。

终生意味着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这些植物平均寿命是500-600年,其中一些经过碳测定已经活超过1000多年了。

Image copyright Vivien Cumming
Image caption 千岁兰只有两片分开的叶子,但可以一直不停的生长。

在野外行走还有其另外的特别之处,不仅仅是有令人惊叹的景色和野生动植物,我们处处还能感受到人性的光芒。当我们面临爆胎,或者没汽油的情况,总能得到路人的帮助,他们从不期待任何回报。

此行中与人或与动物的每次不期而遇期都让我们收获颇多,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地形结构,因为它展示了地球过去发生过的变化是多么不可思议。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