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威尔士人为什么修建众多山丘堡垒?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Moel Arthur 山丘低坡上的 Penycloddiau 堡垒

从 440 米高的 Penycloddiau 山顶望去,展现在面前的是北威尔士卢迪安山脉(Clwyddian)。

人们很容易认为,美丽的风光是这里真正的迷人所在。毕竟,除了考古学家,一般人都会把 Penycloddiau 最高峰边缘上覆盖着石南花和金雀花的起伏结构看成是自然景观,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登比郡(Denbighshire County)考古学家菲奥纳·盖尔(Fiona Gale)负责领导石南花及山丘堡垒(Heather and Hillforts)考古项目,她驻足于此,指着毗连的土地上的一个隆起物说,“推测起来,这里应该是一个大门,周围有栅栏样的篱笆。几英尺远土地上的另一个隆起呢?“是一个岗哨”。

这些东西的存在远非偶然。它们都是人工建筑物,建于约 2,500-3,000 年前。

但这些被称为“hillforts(山丘堡垒)”的建筑物用途何在却无人知晓,它们是不是像其名称一样是用来防御的呢?或者是作为定居地?抑或是作为粮仓?还是为了炫耀实力?

以“岗哨”为例。实际上,它可能是卫兵站岗保卫堡垒的地方,但也可能是个神殿,供往来此地的人们祈祷或是感恩之用。

盖尔有些感伤地说,“描述这些东西的词语都是 20 世纪初我们深陷战争之时所发明的:如堡垒、岗哨。我们无法摆脱这些词语的束缚。但我想,这些东西的功能要比军事或者防御更为复杂。

Penycloddiau 堡垒内部面积有 21 公顷(51.8 英亩),是北威尔士最大的山丘堡垒。

堡垒四周的围墙都已掩埋在地下,上面覆盖着厚达 13 英尺(4 米)的石南花和金雀花。堡垒内外表面为石头,下有岩石壕沟,顶上为木料,高度约为 33-39 英尺(10-12 米)。

数英里之外都能看到堡垒。建设堡垒的工程量巨大,必须投入大量的组织工作。仅木料一项就需要砍伐约 170 公顷(420 英亩)的森林。

虽然 Penycloddiau 堡垒如此非凡,但它却并非本地区或者英国惟一的堡垒。

类似的山丘堡垒建筑物在英格兰南部司空见惯,在威尔士或是苏格兰则要少些。威尔士这部分地区到处都有这种山丘堡垒。在方圆 150 平方英里(389 平方公里)范围内,就有约 30 个山丘堡垒。

这也为之平添几许神秘色彩。当时,这个地区人口密度并不算大,却有如此之多的堡垒,实在令人意外。

那么,修建这些堡垒究竟目的何在呢?

山丘堡垒这个名称本身当然表明了它们的军事用途,但这种简单解释也问题多多。

牛津大学考古学家加里·洛克(Gary Lock)负责领导附近 Moel-y-Gaer 山丘堡垒的发掘工作。他表示,“人们守卫山丘堡垒非常难,特别是像 Penycloddiau 这样规模的堡垒。守卫堡垒也许要成千上万的人才行,与此同时,要进攻堡垒,也需要有成千上万的人。当时的人口根本就没有那么多。”

这种说法还有另外的缺陷。例如,该地区没有几个堡垒拥有水源。

同时,这里几乎也没有发现什么武器。通常认为,当时武器的情况是:更常见的发现是前一时期——青铜时代遗留下来的武器。

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到这个时期,首选武器似乎还一直是弹弓和石头。在山丘堡垒曾发现这些武器,但其数量却不足以证明这里曾爆发过大规模战役。

不过,认为有一支有组织的队伍将大量石头背上敌方堡垒的想法似乎有些荒谬。

布拉德福德大学的伊恩·阿密特(Ian Armit)试图搞清楚这些堡垒的防御功能,他研究了其他文化中更近代的类似建筑物。

他发现,小型社会中的战争往往极为注重仪式,设有各种规则和惯例。他表示,围攻战“不会经常发生,因为它会被视为懦弱的表现,而且也不公平。”

在这种背景下,即使缺少水源也是能够解释的。阿密特指出,实际上,在铁器时代,当罗马的凯撒大帝进攻高卢(Gaul)的山丘堡垒时,罗马将领就曾写信谈到自己的士兵如何在敌人离开堡垒取水时发动进攻。

但是,如果当时的战争为小规模冲突,而不是围攻战,那究竟为什么要修建堡垒呢?

为理解这点,就必须要认识从青铜时代到到铁器时代的转变历程。

Image copyright CCI Archives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艺术家对青铜时代金属制品的印象

在 4,000 年前至 2,800 年前的英国,青铜是不同社会之间建立联盟和贸易网络的主要方式。社会组织程度提高,战争规模扩大,武器也就更为精良。这也许就是考古记录中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些武器的原因所在。

但在青铜时代末期,这种复杂的财富和贸易系统已经崩溃,

其中的原因依然是个迷。我们知道,英国大部分地区气候趋于恶化。我们还知道,铁器也许是从欧洲大陆传入英国的,它取代青铜成为首选金属。

卡迪夫大学的尼尔·沙普尔斯(Niall Sharples)表示,“这有点儿像现在的银行危机,当时,人们周围的一切东西都围绕青铜,要用青铜来交换。外部因素导致这种体系崩溃,于是,人们对系统失去信心,他们必须找到其他办法。”

这个危机导致我们所称的铁器时代的降临。在英国,铁器时代约从 2,800 年前开始,一直持续到 1,900 年前罗马人入侵。

大约在同一时期,英国各地开始积极修建山丘堡垒。

以下几点可能有助于揭示其中的奥妙。首先,英国缺少长途贸易路线和青铜交换作为维系友谊的手段,社会本身变得支离破碎。由于不再能依靠遥远的联盟,人们就变得更加自给自足和孤立。

其次,气候变化的影响使农业经营的风险更高。因此,人们会集中各种资源,例如,将粮食存储在一起。实际上,在大量山丘堡垒都曾发现贮藏窑。

利物浦大学的雷切尔·蒲柏(Rachel Pope)负责领导 Penycloddiau 堡垒的发掘工作,她表示:“我认为,山丘堡垒的起源可能很大程度上与青铜时代末期的情况(气候方面)有关,据我们所知,它有相当大的影响。也许它与人们聚集在一起相关,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庄稼不会歉收,确保动物种群的生存。”

第三,人们不再能通过青铜炫耀实力,部落或群体也许转而使用一种不同的社会地位象征——山丘堡垒,它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才能建成,当然,很远处就能看得到它。

山丘堡垒能够宣示特权和群体身份,还能作为存储粮食之地,也许它曾帮助人们同时达成多个目标。如果它还能保护人们不受潜在敌人的安全威胁,那就更好了。

山丘堡垒也许还兼作定居地(虽然并不一定全年居住)。

考古学家再次遇到的棘手问题是,他们缺乏能证明这种假设的文物证据,但这也不能说明山丘堡垒作为定居地的看法是错误的。在铁器时代,这个地区的人们并不使用陶器。在威尔士山区的酸性土壤中,金属和骨头都会被分解。这也致使考古学家难以获得真凭实据。

结果,考古中最大的发现是一个燃烧坑,它是 2009 年在兰贝德(Llanbedr)的 Moel-y-Gaer 山丘堡垒发现的。除了石头外,洛克的团队在博德法里(Bodfari)的 Moel-y-Gaer 山丘堡垒还发现一些手工制品,例如能够证明当时人们从事纺织活动的一个纺轮。(Moel-y-Gaer 在威尔士语中意思是“山丘堡垒”)。

于是,这种建筑物就有迹可循。

在 Penycclodiau 山丘堡垒,蒲伯及其团队成员发现了 82 个可能的圆屋平台,其中的一些还围绕着一条溪流而建。他们目前正在发掘其中的一个。蒲伯表示:“被人使用的痕迹往往很不明显,我们还没有发现有什么像灶台一样直截了当的证据,但我们在其中的确发现了柱坑。”

据此,蒲伯认为,Penycclodiau 山丘堡垒定居地主要是季节性的。

她说,“在分析英国山丘堡垒的起源时,我们能够发现,山丘堡垒与农业的关系超出了防御功能,这更像是现在人类将动物送入太空一样。很多情况下,定居地似乎都是相对暂时的,虽然不是全部情况,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如此。房屋并不是固定不变的。”

未来我们能否知道英国各地修建山丘堡垒的奥秘呢?也许不能。

但卢迪安山脉的发掘工作仍在继续,还会发现更多的线索,因此,可能性依然存在。许多山丘堡垒从未被发掘,或者研究工作仅仅在几十年前才开始,当时的考古学家也不像今天一样系统化。

盖尔表示,“我们做的工作越多,做得就越谨慎,得到的答案也就越多,但我们永远无法了解全部真相。这也是我对山丘堡垒着迷的部分原因所在——探索未知的魅力。”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