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发明衣服不仅仅只是为了保暖

Image caption 从爱丁堡的萨顿监狱获释后,裸体者斯蒂芬·高夫沿着苏格兰边境向南穿越皮布尔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斯蒂芬·高夫(Stephen Gough)特别喜欢裸体,但这却让他付出自由的代价。由于在公共场合裸体,他在监狱总共度过 10 年时光,并多次被捕。

但高夫也以“裸体者”而闻名,在温暖的天气里他喜欢裸体出行。他对公众并不会带来危险,但在 2003 年他从英国约翰岬角(John o'Groats)裸体走到天涯海角(Lands' End)时,却在英国各地引发强烈抗议。

在他试图再次裸体出行时,很快被捕。在狱中,他常常因为拒绝穿衣服而被关禁闭。

但是,没人能否认,我们人人生来都像高夫一样赤条条的、没有穿衣服。区别在于,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在公共生活中遮盖自己的身体。

这样做有合理的理由:严寒时节,不着片缕我们会冻死;酷热时节,衣服能帮我们防晒。但是,有些采集狩猎社会的人们仍选择大多数时候裸体。这表明,衣服对于我们的生存并非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裸体是自然的,那么,我们对衣服的迷恋始于何时呢?其中的原因又何在?

由于衣服不会变成化石,因此我们无法获得早期人类的直接证据,那时我们的祖先——“古人类(hominin)”不再裸体而行,而是开始用动物皮毛遮盖自己的身体。

Image caption 某种程度上,早期人类需要有东西蔽体(图片来源:Entressan/SPL)

但人类学家很大程度上要靠间接方法认识衣服的起源。2011 年一项对虱子的研究表明,虱子在 17 万年前才出现。研究人员发现,寄居在我们衣服上的头虱和虱子大约在这个时候开始分离。其中的思路是这样的:自从我们开始穿衣服后,有些虱子才开始寄居其中,并演变为不同的种类。

在这个时候,我们人类种族——智人已经开始在非洲大地上行走了。他们不再有多少体毛,而正是体毛才帮助古人类在夜间保暖,在白天防晒。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伊恩·吉利根(Ian Gilligan)认为,也许我们人类开始穿衣服是为了弥补失去的体毛的作用。

若干现代采集狩猎社会,如南苏丹的努尔人(Nuer),穿的衣服就很少。这表明,简单防护是我们人类开始穿衣服的唯一原因。可以想象,人们开始有“得体感”,希望遮住自己的身体,但很难找到这点的直接证据。

史料显示,其他狩猎社会,如南非的火地人(Fuegians),有时穿着简单的衣服,但他们也会裸体四处行走。也许早期人类只是在天气寒冷时才会穿衣服蔽体。

不难发现,在非洲以外地区,衣服对于防寒是至关重要的。另一个人类种族——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会在非常寒冷的天气中行走,当然需要有东西蔽体。

在现代人类出现很久之前尼安德特人就生活在欧洲。据认为,我们都是从共同的祖先——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进化而来。

Image caption 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需要有东西防寒(图片来源:Mauricio Anton/SPL)

因而,如果尼安德特人也穿衣服,那么衣服就不止发明了一次,早在我们发明衣服前尼安德特人就已经发明了衣服。

人类两个种族穿衣服似乎有着不同的途径。丹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内森·威尔士(Nathan Wales)认为,“尼安德特人和人类[的衣服]似乎没有显著的差别。”

在 2012 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威尔士估计,冬季时,尼安德特人会遮盖身体部位的 70%-80%,从而能在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他们的栖息地安然度过寒冷季节。为了弄明白这点,威尔士比较了现代狩猎社会在不同环境中的穿着,并与历史气候条件进行对照。

威尔士认为,现代人类需要遮盖更多的身体部位,会高达 90%。他表示,这意味着,尼安德特人不必制作紧身衣物完全遮盖自己的身体。

对于他们曾经穿着的衣服我们现在知之甚少。

根据 2016 年 8 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尼安德特人也许会制作简单的皮毛斗篷。研究人员指出,典型的尼安德特人可能在身上围着兽皮。

同时,现代人类制作衣服要略为复杂,也许要将若干片材料缝合在一起。

研究报告首席作者、来自加拿大本拿比西蒙弗雷泽大学的马克·科拉德(Mark Collard)认识到,现代人捕猎动物可帮助他们制作更厚实、温暖的皮毛衣服。貂熊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貂熊皮是领口或袖口的上好装饰品。

Image caption 据认为,尼安德特人的衣服不如现代人类的衣服好(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科拉德发现,即使在今天,貂熊也还是因纽特人(Inuit)等族群优先捕猎的目标。他表示,“人们对兽皮梦寐以求,它的毛发结构使之不会像其他皮毛一样容易挨冻。它比军队的防寒衣物还管用。”

对威尔士而言,这些发现证明,现代人类的行为与尼安德特人截然不同。他说,“技术真的帮了人类大忙,人们很快就迁入新的栖息地。于是,人们不必为适应恶劣的天气提高自己的御寒能力,只需制作更好的衣服就行了。”

不过,尼安德特人身材矮壮,实际上比现代人更能适应欧洲的寒冷天气。他们来欧洲的时间比我们早得多,而现代人大部分时间却生活在热带非洲。

荒谬的是,尼安德特人更为适应寒冷天气的事实也许还加速了他们的衰落。

这听起来矛盾,但某种程度上,事实的确如此。

现代人身材更高,更易受到寒冷天气的影响。因此,这就迫使我们的祖先追求更大的技术进步。吉利根表示,“我们做出更好的衣服作为弥补,最终,在大约 3 万年前气候变得极为寒冷时,我们有了度过难关的优势”。

Image caption 早期现代人也许已经制作出几乎能遮盖全身的皮大衣。(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

有考古证据表明,人类制作服装的技术更好。我们已经发明了专门的裁剪工具,如刀片乃至缝衣针。这些工具帮助我们将兽皮切割成矩形和方形等不同形状,然后再缝制在一起。

相比之下,尼安德特人似乎只有简单的刮刀。吉利根在 2007 年指出,这种情况让他们在冰川时代末期这样的严寒时期也只能有低质量的衣服蔽体,因而也加速了他们的衰落。

吉利根表示,“他们开始为生存挣扎,这可能是他们灭绝的原因之一,他们没有现代人在非洲早已发明的复杂制衣技术”。

在现代人有更为复杂的工具和衣服时,尼安德特人也并非曾被描述的野蛮哑巴,认为他们的复杂程度要比我们低是毫无理由的。他们也许只是没有必要用衣服遮住全身,在他们最终需要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却缺乏必要的技术。

实际上,在制作兽皮方面,我们也许曾经从尼安德特人学得一二呢。

2013 年,荷兰莱顿大学玛丽·索瑞西(Marie Soressi)带领的一支团队发现,尼安德特人是最早用骨头而不是石头制造工具的人。他们早在约 4 万至6 万年前就已经这样做了。

这些“磨光工具”是用鹿肋骨的碎片制成的。它们被用来将兽皮弄得更软,也许会用于制作衣服。

Image caption 人们也许曾用衣服取代人体艺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在尼安德特人走向灭绝后,类似的骨制工具也在智人遗址发现。

索瑞西表示,“这类骨制工具在旧石器时代晚期非常普遍,因此,在尼安德特人灭绝后,在现代人的任何遗址都使用得非常普遍,我认为,它可能是从尼安德特人传给现代人东西的第一个证据。”

了解了尼安德特人对付严寒的办法对现代人极为有用,这样,现代人就能将骨制工具与自己的其他工具结合起来使用,制作出更好的衣服。

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尼安德特人没有复制现代人更为复杂的技术呢?也许现代人只是在地上发现了尼安德特人散落的骨制工具,而不是真的见过尼安德特人。

距今更近的年代,大约 3 万年前,石器时代的衣服变得更加复杂。

在格鲁吉亚的 Dzudzuana 洞穴,研究人员在人们曾经居住的地区发现了彩色的亚麻纤维。它们可能被用于制作不同颜色的亚麻衣服。

这表明,衣服不仅有用,它们还有装饰作用。换言之,衣服正在成为象征性的东西。

Image caption 与人体艺术一样,衣服也成为我们身份的一种象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吉利根指出,早在衣服出现前人类可能就已经开始装饰自己了。“看看那些不穿衣服的现代狩猎人,他们也会用人体彩绘装饰自己。不一定非要用衣服才能装饰自己。” 有证据表明,尼安德特人会在身上涂上赭石色的颜料,最古老的证据可追溯到约 20 万年前。当然,颜料也可用来给兽皮染色,用于葬礼仪式或者用于洞穴艺术。

在天气太冷、无法暴露涂色的身体时,早期人类被迫将身体遮盖起来。吉利根指出,“这种装饰功能被转化为穿衣服,一旦情况成为这样,人类就会出于社会目的以及取暖目的而需要衣服。”

这点也能用来解释衣服之所以成为识别许多人身份的必不可少的一个原因。同样,对于某些狩猎部落的身份而言,缺少衣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对于前面那位裸体者也是如此。

因此,关于衣服的事实比您想象的可要复杂。没有衣服,我们就无法生存下来,但今天,衣服的功能却比取暖要更多。

衣服成为我们的身份、文化和社会规范的一个组成部分。吉利根说,衣服让我们从其他物种中、从自然界中脱颖而出。更重要的是,衣服还表明我们属于特定的社会和政治群体,它们也让我们彼此有别。

请访问 BBC Earth 阅读 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