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日常作恶行为的心理学家鲍休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如果你有机会把没什么害处的虫子喂进咖啡研磨机,你会喜欢这么干吗?你会用闹翻天的噪音折磨无辜旁人而幸灾乐祸吗?

这些只不过是德尔罗伊·鲍休斯(Delroy Paulhus)用以了解我们身边“阴暗个性”的部分试验。本质上他希望解答我们可能都会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以残忍为乐?不仅变态狂和杀人犯——而且校园恶霸、网络小白乃至政治家、警察此类显然属于社会良好人群的都这样。

鲍休斯表示,很容易对这些人迅速做出简单化的假设。身为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的鲍休斯称,“人们希望把我们的世界简化成好人或坏人的世界”。但他的研究方法却另辟蹊径,像研究有害昆虫的动物学家一样,他把日常作恶行为的不同类型分门别类,创立他所谓的“分类学”。

自爱

鲍休斯最先感兴趣的是自恋狂——他们是极其自私自负的人,为保卫自己的自负感可以大打出手。然后十几年前,他的研究生凯维·威廉姆斯(Kevin Williams)建议他们探究这些自恋倾向是否跟其他两种讨厌的性格有关——玩弄权术(冷酷的操作者)和精神变态(冷酷麻木、不顾他人感受)。他们共同发现,这三种性格在很大程度上互不相关,虽然有时候也同时出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鲍休斯的问卷调查通常询问调查对象是否赞同“我喜欢捉弄弱者”、“不把你的秘密告诉我是明智的”诸如此类的说法。你认为这些性格难以启齿,调查对象不愿意承认——但至少在实验室里人们敞开心扉,他们的回答的确看起来与青春期和成年期现实生活中的欺凌有关。他们不忠于配偶、考试作弊的可能性也更大。

即便如此,由于鲍休斯注意的是日常作恶行为而非刑事或精神病案例,这些性格在第一次会谈时绝非显而易见。比如,自恋倾向得分特别高的人很快表现出“言过其实”的倾向,而言过其实是增强自尊的一个策略。在部分实验中,鲍休斯给他们提出一个凭空捏造的主题,他们迅速设法表现出了如指掌的样子——当他提出质疑时他们才愤怒起来。

人性本恶

一旦鲍休斯开始打开这些黑暗心灵的窗户,其他人很快希望探究回答有关人性的一些基本问题。比如人性本恶吗?对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的比较研究显示,自恋狂和精神变态的遗传成分相对较大,不过喜欢玩弄权术似乎更多的是由于环境。不过,无论我们从父母遗传了什么都不能消除我们的个人责任感。“我认为没有谁是天生的精神变态,对此也并非无能为力,”利物浦大学的明娜·莱昂斯(Minna Lyons)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只需看看流行文化中的反英雄角色——詹姆斯·邦德、唐·德雷帕、《华尔街之狼》乔丹·贝尔福特——便可明白黑暗性格很性感,越来越多的科学研究也证明了这点。从另一个基本人性也许可以进一步看出这些好处——无论你是早起型还是夜猫子。莱昂斯和他的学生艾米·琼斯(Amy Jones)发现,夜猫子——熬夜但不能早起的人——往往在一系列黑暗三性格的评分中得分较高。他们常常是敢于冒险,这是精神变态的一个特征;他们更爱操控、喜欢利用别人。如果你想想我们的进化历程就不难理解了:也许是黑暗性格的人更有可能在他人熟睡时去偷、去操纵和乱搞男女关系,于是他们进化成夜猫子。

无论该理论的真实性如何,鲍休斯赞同总是存在这些人利用的空间。“人类社会太复杂,提高自己繁衍成功率有多种不同办法——有的需要亲切和蔼、有的是下流肮脏,”他说。

黑暗角落

近来他发现,有的人还欣然承认给他人造成痛苦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取乐。至关重要的是,这些倾向不单是自恋、精神变态、玩弄权术的反应,而似乎是形成自己的亚型——“日常虐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Science Photo Library)

“往咖啡机扔虫子”实验让鲍休斯及其同事有了检验其是否体现现实生活行为的完美方式。在受试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咖啡机经过改造,给虫子留了出口——但机器人仍能发出模仿虫子壳与齿轮相撞的粉碎声。一些人大惊失色不愿参加,其他人则乐此不疲。“他们不仅愿意做虫子的恶作剧,而且还更有甚者,”鲍休斯说,“其他人则认为这种行为太恶心,甚至不愿意与他们共处一室。” 至关重要的是,这些人在日常虐待方面的得分也非常高。

可以说,一个理性的人对虫子的感觉不太关心。不过研究团队后来做了一个计算机游戏,游戏者可以通过自己的耳机用喧闹的噪音“惩罚”对手。惩罚并非强制性的,事实上志愿者要完成冗长的文字任务才能获得惩罚对手的权利——不过,出乎鲍休斯的预料,日常虐待狂更乐意不辞辛劳地完成文字任务。 “他们不仅有做这事的意愿,还有去享受的动机,额外花一些力气获得伤害他人的机会。” 重要的是,这个实验不存在挑衅,他们的残忍行为也不会带来个人收益——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找乐子。

网络小白跟踪

鲍休斯认为这与网络小白直接相关。“他们就好像日常虐待狂的网络版,因为他们花时间去害别人。” 果不其然,对小白评论员的一次匿名调查发现,他们的黑暗性格得分很高,找乐子是其主要动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鲍休斯的发现受到了警察和军事机构的注意。他们想与他合作,看他的深刻洞见是否能解释为什么有的人滥用职权。“问题是这些人可能故意选择有权力伤害别人的工作,”他说。若果真如此,那么进一步的工作就有可能提出在招聘时淘汰这些黑色性格者的办法。

他对“道德的权术主义”和“团体自恋”的新研究也很兴奋,这两类人也许具有黑暗性格,但是利用黑暗性格干好事。在有些情况下,冷酷无情也许很有必要。“要成为首相,你得走近路、伤害人,甚至做小人以实现自己的道德事业,”他说。毕竟黑暗性格通常具有解决事情的冲动和自信——甚至德兰修女显然也有坚毅的一面,他说。

所有这些突出了鲍休斯积极探索的非善即恶二分法的错误。某种程度上这既是一个专业问题,也是一个个人问题。他承认在自己的行为中也看到了阴暗面:比如他喜欢看猛烈、惨痛的比赛。“不要多久我的黑暗性格就会超过普通人,”他说。“不过我是一位科学家,有着持久的好奇心,而且喜欢探讨这类东西——我认为也许自己具有详细研究这些黑暗面的有利条件。”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友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