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再扩大!可城市能够无限膨胀吗?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Thinkstock)

世界上现在有三十多个特大城市;不断扩张的城市面积使得其中每一座特大城市都能容纳千万人以上。

大城市的优势十分明显:人口集中、交流便捷、基础设施完善,创造了更多机遇,沟通更高效;但大量增长的人口同样导致了污染加剧、租金水涨船高和基础设施耗损严重等问题。

理论物理学家杰弗里·韦斯特(Geoffrey West)的观点是,上述问题会随着人口的增加而变得更为严重。

他认为,“城市越大,人均所得越多。因此,城市越大,艾滋病病例更多,工资收入更高,犯罪率更高,发明的专利更多,如此等等。一切都合情合理,也可以预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韦斯特表示,全球的超大城市似乎都在共享着一种超线性扩张的理念。他说:“想要持续发展,就必须保持创新,并且创新速度需要不断加快。这样,重大创新之间的周期越来越短,进而生活的节奏不得不加快,从而维持这种发展。”

尽管各大城市有着相同的理念,但各自发展的动力则有所不同。这些城市竭力维持着日益增长的各种数字,各自面临着不同的压力。

下面分别讲述五个特大城市各自让人谈虎色变的特点;这些特点共同描绘了一幅城市人口扩张所致问题的全景图。

开罗 - 拥堵

作为埃及首都,开罗是1850万人口的安身之处。近十年来,城市规划者公开承认了该市存在的拥挤堵塞问题。

据卫报近期的一篇文章报道:就在上个月,埃及启动了相关方案,拟通过在城市东边建立新城“无名的开罗”,来缓解这个大问题。该项目将耗资300亿英镑,需要5-7年时间方可完工。

“无名的开罗”将占地约700平方英里,同时将着力打造一个面积相当于两个纽约中央公园的城市公园。

城市规划者温德尔·考克斯 (Wendell Cox) 表示,这种规划有个问题,即通常不会以人为本。

“城市规划者有种趋势,即认为他们想把哪儿规划成工作片区,就可以把人们挪入这个片区工作,而且不会离开。”他说,“然而世界是瞬息万变的,所以这种想法是行不通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开罗市往返的上班族必须面对交通拥堵的路段(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另一个问题是,这并非开罗首次尝试建造新城市。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埃及已尝试建造了六座十月城(October City),新城在开罗以西32公里车程的沙漠地带,最新的一座则是在开罗城以东38公里处。

这两次尝试都算不上成功。2010年《纽约时报》载文称这些城市的大多数居民都很富裕,“新城……可能会加剧埃及已然严重失衡的贫富差距,并可能为未来的麻烦埋下种子。”

毫无疑问,城市规划者现在肯定希望交上好运,找到第三条出路。

伦敦 - 房价

英国伦敦激增的人口已然超过二战前近1000万的峰值。人口增长使租房客和购房者们都面临着高昂的价格。现在伦敦的平均房租(月租1412英镑/兑换后的美元)已经达到英国其他地区房租的两倍。

伦敦大学学院建筑师迈克尔·巴蒂 (Michael Batty) 说:“作为国际化居住地,伦敦已变得炙手可热。其实以前也一直如此,但我相信它还会越来越有吸引力。过去二、三十年里有许多外国人带着钱来此定居,这大大拉动了伦敦市中心房价的增长。”

有人发起了一项“伦敦在变”的工程。为此,愤愤不平的租客在市中心的广告牌上写满了各种标语。上面写着:“住在伦敦很痛苦,除非你是有钱人!” 以及 “我是土生土长的伦敦人,却因付不起这里的房租而待不下去”等等。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伦敦的住房费用要远比在英国其他城市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巴蒂也无法确定是否存在一种立竿见影的办法,可以同时降低买房和租房的高额费用。

他说:“我们一直在努力保持稳定,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英国、享受这里的服务和交通,购买或租赁房屋,...... 而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应对这个问题的能力却很有限。这种人口涌入对交通、国民医疗保健制度以及其他所有方面都造成了巨大冲击。造成冲击的部分原因是,英国在应对如此高增速的问题上实在没什么经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伦敦已成为全球富人的引力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考克斯表示,造成房价和租金增长的部分原因是开发市郊有诸多限制,而要想在伦敦周边绿色区域的“绿化带”上建房子也是不可能的。

他说:“不能动土是真正的原因所在。...... 就拿‘大伦敦市政府’(简称GLA)来说,它占地600平方英里,几乎是绿化带里唯一的建筑。而围绕它的绿化带则有1900平方英里,是建筑面积的三倍有余,但你却不能在上面盖房建楼。”

这条绿化带创建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旨在确保环绕英国城镇的土地可以尽可能地郁郁葱葱、舒心怡人。但数十年过去了,随着人口的增长,伦敦人不禁疑惑,对绿化带的保留还算不算明智之举。

孟买 - 交通

孟买拥有2100万市民且数量仍在增长,其人口和纽约大致相当,但城市面积却只有纽约的一半。城市的公共交通因此不堪重负,尤其是那些从郊区开往市中心的列车。

按照《大西洋》杂志专栏作家爱德华·格莱泽 (Edward Glaeser) 的说法,“在孟买,每辆列车的平均单程时间为50分钟,是美国列车平均用时的两倍。”

1991年,孟买地区开始实行建筑高度限制,以此遏制城市的发展,但结果却导致了贫民窟的蔓延,并驱使郊区的上班族搬得更远,从而催生了如今极为漫长闷热、汗流浃背的列车之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一月份,发生了数起针对列车系统的抗议。

《印度教徒报》称,承载了孟买铁路系统中一半乘客的那条线路的列车晚点,致使这座城市的生命线彻底瘫痪。这条线路通勤乘客得知火车晚点后怒不可遏,群情激愤,行为狂暴。

即使孟买的上班族能够上车,这也是趟艰难的旅程。国际合作与城市发展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孟买的九节车厢列车设计载客量为2628人(876张坐票,其余持站票)然而,在上下班高峰时段这些列车上挤着4500名乘客却是家常便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空间向上延伸而非横向蔓延的想法再一次被提上议程。经济适用房能够带来关系紧密的社区,并鼓励人们在市中心工作、生活。不幸的是,这样的解决方案推行起来并不容易,因为孟买缺少相应的交通基础设施,无法营造令人向往的城市生活。孟买大多数摩天大楼都被绿化地带和川流不息的马路所环绕。像孟买这样的情况,“盖楼便有人来住”的战略可能行不通。

雅加达 - 海平面

印尼的首都在下沉,海平面在上升。全球变暖、洪水肆虐、森林砍伐以及居民数十年来抽取地下水的行为都或多或少导致了这个问题。终将有一天,雅加达将不再适合居住。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二月的雨季使这座1400万人口的城市陷于瘫痪,6000人因此无家可归。三月份,一场更糟糕的暴雨来袭,四人死亡,20,000居民得以疏散。(点击可浏览灾难现场照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雨季暴雨来袭,雅加达街道洪水肆虐,一片混乱(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全球变暖意味着洪水频发。科罗拉多博尔德市地球系统研究所研究员欧文·库珀 (Owen Cooper) 表示,每年印度尼西亚海平面上升的程度都比全球大多数地区高6-9毫米。

“海平面的上升程度并不很一致。”库珀说,“海水的四处流动取决于洋流。实际上部分地区的海平面是下降的,而其他地区却在上升。雅加达……就海平面上升而言,比多数城市面临的挑战更大,就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造成了其海平面上升得最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为对抗洪水,市政府决定构筑一条32公里长的海堤和一条人造岛屿链。该项目需耗资400亿美元,而这个国家每天的人均收入几乎不超过10美元。该项目预计30年完成。

上海 - 空气污染

中国的经济增速高达7%,而这种高速增长却对国内的城市造成冲击。在上海,分析人士认为,钢铁、混凝土和玻璃工厂很可能会加剧城市的污染,促使当地政府考虑向居民发放防污染口罩。

空气质量专家库珀表示,中国正面临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更为严重的空气污染。“总体上看,由于相关政策和排放控制措施的推行,欧美国家汽车和发电厂的污染排放量已大幅下降。”库珀说,“而中国正在发生的却是发生完全相反的情况。”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国的高速发展导致上海空气污染严重(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而且这种现象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他们做了很多清洁的努力,尤其是在最近的五年里。通过卫星图片,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发电厂的硫排放量开始稳定并趋于下降。但是总体来看,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发电厂和汽车所排放的氮氧化物还将持续增加。”

这对人们的健康意味着什么呢?中国前卫生部部长陈竺近日称,中国每年有近50万人死于严重污染。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在空气中直径小于2.5微米的细小微粒(即PM 2.5)比其他污染物对人们的影响更为广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上海空气质量极差,人们已多次举行抗议(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库珀表示“PM 2.5 之所以受重视,是因为这些微粒极小,可以深入人类的肺脏内部,从而进入血液系统。”诸如硫酸盐、硝酸盐、氨、氯化钠、炭黑、矿物粉尘与空气中的水结合,都能生成这种破坏性的微粒,导致肺癌等危及生命的情况。

中国拟于2017年减少类似上海等城市的污染排放,其中一部分措施就是要关闭煤电厂。这会驱使中国忙于寻找污染较少的可替代电力资源,但与此同时城市的空气依然会继续危害人们的健康。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孟买的列车无力负担该市数百万的上班族(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越来越多的城市都将不得不应对上述相关问题。联合国预计,到2030年,全球人口超过1000万的特大城市数量将达到41个。

尽管这一数字令人担忧,韦斯特还有好消息告诉大家。他说:“如果能撑过这关键的30年,我们相信有一件事(尽管备受争议)将会发生,那就是总体而言地球人口会稳定下来。”

“到2075年左右,我们将看到城市发展大步减速,全球人口趋于稳定。”他说,“与之相关的是,到那个时候,我们可能会看到移居城市的人口也会稳定下来。”至于他所预言的能否实现,时间终将给出答案。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